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01:提亲

001:提亲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151  |  更新时间:

姜国,初春。

津州荷花里,一座富丽堂皇与幽深秀丽完美结合的宏大宅院坐落于此。

青天白日,一蒙面娇小的身影迅速跃过院墙,身轻如燕,飞身便上了西北角一处苏式的二层小楼,旋即翻窗而入。

身手极其敏捷轻巧,甚至连周围巡逻的护院都没有半点察觉。

一名身穿碧色衣裳,梳丱发,秀气模样的小丫头在自家小姐的闺房里急得团团转,见许娡翻窗进来,忙迎上去道:“小姐,您可算回来了,太太差人来问了好几次,我都没敢回,只是这次怎么这么久,天都亮了呢。”

她叫小白,是许娡的贴身丫头,知道许娡会些拳脚,却不知她家小姐其实也是拿人钱财**的杀手。

许娡的前生是个孤儿,被秘密组织训练成为一个无往不利的超级特工。

重生之后,她庆幸自己还保留着前生的记忆,靠自己的本事攒下一笔不菲的积蓄。

当然,她对小白只说是做了侠盗,劫富济贫罢了。

只是身为姜国首富的嫡长女,实在不需要再私下里攒私房钱了。

她许家富有到什么程度?若许家不缴纳税银的话,那么国库就少了六成的税收。

换句话说,姜国所有的商户,有六成都是他许家的产业。

一般女孩生在这样的人家,尽情享受就是了,但许娡的危机意识比较强,恰逢姜国国势渐衰而周边几个国家又日益壮大,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她不得不为自己多留条后路。

不等许娡开口,门外忽然传来一个略显焦急的声音:“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许娡闻声蹙眉,听声音再熟悉不过,是另一个服侍她的丫头,叫小青。

只是小青这个时候跑进来……她的夜行衣还没有脱呢!

还好小白手脚麻利,待小青进到里间时,看到的只是穿了件雪白的中衣,在临窗的大炕上倚着引枕看书的许娡。

小白正把许娡的夜行衣塞进床底下,见小青进来,忙从月洞门架子床后走出来,训斥道:“做什么冒冒失失的,没个规矩。”

小青来不及多做解释,抚着胸口急声道:“不好了!永宁侯来了!”

许娡正准备翻页的纤纤玉指在空中一顿,永宁侯?他来做什么?随即将那页翻过,继续看自己的书,假装没听见一般。

小白眼尖心细,注意到许娡的细微动作,立即翻了个白眼给小青:“嗨!我当是什么事呢,侯爷又不是第一次来,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嘛,你别忘了,他可是纯少爷的亲舅舅。”

小青在一旁急得跺脚:“哎呀!侯爷这次不是来探望纯少爷的,而是……而是来提亲的!”

提亲?许娡心里一惊,莫不是他知道了什么?然后假借提亲之名引她出现以证实他的猜测?

思来想去,许娡再坐不住,合上手中书卷:“走,去看看。”

小白会意,忙服侍许娡更衣。

上身穿了件米黄色的竹叶梅花刺绣圆领袍,下配白底绣花马面裙,不施粉黛,如瀑长发用玉簪简单绾了一下,余下的倾泻身后。

小白放下梳子,挪步将妆台旁一架贵重且稀有的西洋美人镜的镜袱揭起。

许娡起身站到镜前,看镜中的小白为自己系上青色的绿萼梅刺绣斗篷。

小白理了理斗篷上的皱褶:“这才三月初,外面冷着呢。”

许娡淡淡“嗯”了一声,便领着小白、小青下了自己的抱月阁。

出了阁楼往东,沿着曲廊直奔许家大宅的中心建筑——春禧堂。

作为许家最大的会客厅,春禧堂可谓穷尽了奢华,单是高堂正中那副由整块玉石精雕而成的牡丹图就价值连城,更别说满目的古玩摆设,珠宝珊瑚了。

许娡由后面的角门进入,透过玄关的镂空隔断望进厅内,并未见到永宁侯,而是看到高堂之上的父亲。作为许家的家主,许明一向在商场上顺风顺水,然而此刻,他的脸上竟是露出了一丝罕见的忧愁之色。

原来在许明的左首位,坐着一个油头粉面的胖子,腆着酒肚,大大咧咧,恨不得躺在太师椅上。

许娡不喜的蹙眉,小声问道:“他是谁?”

小青最是八卦,在许娡耳边小声道:“他叫曹乾坤,是曹家的大公子。曹家原本在津州也算是首屈一指的盐商大户,全因这个败家子,成天花天酒地不说,还好赌成性。如今曹家已是徒有虚名,勉强经营维持。”她说着,不免有些担心,“小姐,听说咱们老爷和曹家老太爷当年可是忘年交,如今曹家落魄了……哎呀,他不会是来借钱的吧?”

许娡冷笑一声,视线又落回到曹乾坤的身上。

曹乾坤吊儿郎当坐在太师椅上,无端端的,突然打了个哆嗦,忙坐直了身子左右看看,见四下无人,又担心许明看出他的异样,便将泛黄的一纸婚书往茶桌上一拍,大声掩饰自己的心虚:“怎么着!想赖账?我曹乾坤可是先把丑话撂到这,你们要是敢背信弃义,就别怪我把这婚书传印给商盟里的商户,诶!到时候看看还有没有人敢和你们许家做生意!”

经商之人以诚信为本,曹乾坤的话无疑对许明构成了威胁。他不禁重叹一声,当初真不应该跟曹老太爷定什么婚约,就曹乾坤这副德行,哪里配得上他许明的女儿!要配也得是永宁侯那样的皇亲贵族,想到这,他又是一阵默然,貌似……永宁侯的名声也不甚好。

他永宁侯的爵位怎么来的?举国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还不是因为他有个好姐姐,贵为贤德妃。

这贤德妃也是个有福的,入宫得宠不说,没几年就诞下太子,母凭子贵,成了贵妃。

一时间,风头无两。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宫吟飞作为她唯一的亲弟弟,加官进爵,自然不在话下,更有皇帝钦点他为太子太傅,负责教导太子,也就是他的亲外甥。

于是乎,朝廷中那些想要巴结太子而苦无门路的,纷纷找来永宁侯府,送礼的送礼,送女人的送女人,也不知踏坏了宫家多少门槛。

然而,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一方商贾,只要送上门的,他宫吟飞都照单全收。

久而久之,便落了个不劳而获,贪财**的恶名。

许明眉头微皱,表面看似平静,心里却一直在衡量利弊,盘算得失。

嫁给永宁侯这样的显贵人家,无疑对许家日后由商入仕有很大的帮助,但花无百日好,人无百日红,保不齐皇帝哪天腻歪了,不再宠幸贤德贵妃,那么她娘家的荣宠也会随之消失。

且伴君如伴虎,一个不小心就是诛九族的大罪,到底会连累他许家的。

可若让女儿嫁给曹乾坤,他又心不甘。

正踌躇两难之际,门外走进来两个人。

许娡躲在隔断后面,只见一个气度不凡,身着宝蓝色销金团花云锦袍的男子步态雍容从正门走进来。一头黑发用琥珀的束发冠束起一半,余下的披在身后,飘逸如风;腰系墨蓝玉带,脚踏黑蟒靴,衣装甚是考究。

如此出色的外形,样貌自是不必说,面如冠玉,目若朗星,鼻如悬胆,齿若编贝,不愧被称作京城第一美男子,除了永宁侯宫吟飞,还真是没人当得起这个称号。

在他身后,一个儒生打扮的男子跟着进来,温文尔雅,恭敬谦卑,只是眉目低垂,看不清模样。

许娡一见,心里却是咯噔一下。

宫吟飞刚去看了外甥许纯,回来的路上听闻有人滋事,作为姻亲,自不会坐视不理。虽说其妹宫若雨,也就是许家的长媳病逝多年,确因纯哥儿,两家一直未断了往来。

许明一见宫吟飞进来,赶紧上前,拱手躬身行礼:“侯爷。”

曹乾坤听了呼吸一窒,他岂会不知许家的背景,只是没想到这么轻而易举就见到如此高不可攀的人物,立即从椅子上弹起来,笑容谄媚地给宫吟飞鞠躬行礼:“小人曹乾坤,见过永宁侯大人。”

宫吟飞的目光并没有在曹乾坤身上多做停留,只用稍稍上挑的眼尾扫一眼便移开,翩翩走到首位上坐下,立马有下人奉茶上来。

他端茶轻饮,一双手修长细腻,骨节分明,不似女人的柔嫩无骨,也不似一般男人的粗糙,一看便知是常年养尊处优下的产物。

许娡活了两辈子,还是第一次觉得一个人的手,竟可以美出气质来。

一时间,厅内静若寒蝉。

直到宫吟飞不紧不慢把杯中茶饮尽,才再次看向曹乾坤:“听说,你是来提亲的?”他语气慵懒而冷淡,给人以矜贵疏离之感。

“这……”曹乾坤摸不准宫吟飞的脾气,犹豫着不知要怎么开口。

宫吟飞却是不给曹乾坤开口的机会,一撩衣摆,翘起长腿:“巧了,我也是来提亲的。你说,许家老爷会将他的宝贝女儿许配给谁?”平和的语调听不出丝毫情绪,却是给人以咄咄逼人的气势。

*********************************************

新书上传!有存稿,求收藏,每天上午10点准时更新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