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03:任务

003:任务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161  |  更新时间:

在别人看来只是眨眼的功夫,可许娡却觉得这过程太过漫长,只因眼角余光注意到丹青正疾风而来。

许娡暗自计算刀片命中宫吟飞与丹青赶来的时间差,逐一咬牙,竟然再次失手。

果不其然,在千钧一发之际,丹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一枚钉子粗的银针倾注全部内力射出。

叮————————!

相同的材质在撞击之下发出耀眼的火花与刺耳的嗡鸣声,将距离宫吟飞额前仅寸余的刀片死死钉在其身后一副纯阳子的画像上。

丹青一阵后怕,待到得宫吟飞跟前时,哪里还有许娡的影子!二话不说,立即单膝跪地,拱手道:“丹青失职,让侯爷受惊了。”

宫吟飞将书往桌上一扔,不但没有怪罪,反而一副揶揄神情,剑眉一挑,说道:“想不到你竟然连续两次败给同一个人。”

丹青脸色一红,自觉羞愧至极。

宫吟飞起身,用修长的右手轻轻拂去左肩上被刀风削落的几根鬓发,转身来到画像前,摩挲着下巴,认真端详起画上的刀片,竟发现是用十分罕有的玄铁打磨而成!不由蹙眉:“这刺客是什么来头?”

因为在姜国,玄铁的稀有程度绝不亚于传说中的冰蚕丝。

丹青在许刺客交手时就已经注意到了,因而也是满腹狐疑,只得如实禀报:“暂时还不知,不过从身形看,应该是个女的。”

“女的?”宫吟飞有些惊讶,“是哪路人手?”

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丹青也不好贸然揣测,拱手道:“容属下再派人查探查探。”

宫吟飞“嗯”了一声,向丹青挥了挥手:“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在津州与京城的接壤处,有一片鲜为人知的密林,这里荆棘遍布,尸骨横陈,四处弥漫着腐臭的气味。然许娡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令人作呕的味道,在阴云笼罩之下,越走越深……

脚下不时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是地上的枯枝与尸骨的断裂声,在这死一般寂静的密林中显得格外刺耳,不过许娡对这些声音却是听而不闻。

一路向北,大约走了一里路的样子,便远远瞧见五个高大身影。中间的一位身披黑色斗篷,背对着许娡,负手而立,在其左右两侧各站了两名黑衣护卫。

“你来了!”中间那人用阴阳怪调的腹语说道。

蒙面的许娡依照规矩,停在距离那人一丈之外的地方,将满满一袋金条抛向他:“还给你。”

一旁的护卫顺势接住,拉开袋口让中间那人过目。

那人只是扫了一眼,便冷笑道:“怎么?嫌佣金不够?”

许娡面无表情回答道:“你可以选择换个任务给我。”

那人冷哼:“若是不换呢?”

“那么告辞!”许娡拱手,即刻转身要走。

身后那人忽然阴笑出声:“你以为,我会让你活着离开么?”

许娡头也不回,只稍稍侧脸,勾唇一笑:“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话音未落,余光已见左右两侧有两道黑影夹攻过来。

许娡回身躲避时,手中仅有的一个玄铁刀片已经飞射出去,就见一个护卫不可置信地捂着脖子,顿时有血柱冲天而上,随即砰的一声仰倒在地,颈骨竟被割断了半边。剩下的三个无动于衷,立即改变战术,向许娡发起更为迅猛凌厉的攻势。

许娡瞳孔一缩,竟然是死士!

死士跟杀手虽然都是杀人工具,但两者间有着很大的区别。雇主雇杀手杀人是要付高额的佣金的,而且杀手不是什么人都杀,他们有独立的人格,是愿为金钱而冒险的投机者,他们有选择的权利,与雇主属于利益关系;而死士则不同,死士没有自我,有的只是对主人绝对的服从。想要做到这一点,必需从小给他们洗脑,这要比雇佣一个杀手要费劲得多。毕竟抹杀一个人的灵魂,使之成为合格的死士,没个十几二十年的功夫和雄厚的财力是不行的。

这不禁让许娡怀疑其雇主的身份,究竟什么样的人物,又有什么样的恩怨,需要如此大费周章,劳师动众呢?

她知道,被雇佣这五年,暗杀不下百人,其中大部分是雇主为了掩人耳目而无辜被害的。

就是不知道此次任务的对象宫吟飞是属于哪一类了。

交战过程中,许娡已逐渐摸清三名死士的武功套路,虽也是顶尖高手,但照比丹青还是低了一个档次。

既然不是一个水平,那么许娡也没必要跟他们浪费时间,当即眸色一凛,将系在马尾上的丝带拽开。

没了丝带的束缚,许娡的黑发犹如九天瀑布般倾泻而下。

三名死士还以为她疯了!

伴随着阴风,许娡娇丽的面容忽然露出令人诡谲的嗜血笑容,冷哼道:“就凭几个行尸走肉也想阻拦我!”

嗖的一下!

不待三人反应过来,其中一个死士便应声倒地,随之一团毛茸茸的东西骨碌碌滚到一边,正是那人的脑袋。

再看许娡,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死士的身后,手中拿着一根泛着森森寒光的银线,正对着剩下的两名死士微笑。

这画面实在诡异!两名死士不由得露出惊恐神色,其中一人更是指着她手中银线惊呼:“冰,冰蚕……”话未说完,脑袋已经搬家。

她的动作实在太快,活着的那个甚至没有看清她是如何出的手。

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许娡意犹未尽地勾起唇角,不紧不慢将手中冰蚕丝收回丝带中,又重新将头发扎好,然后对那个死士淡淡说道:“自尽吧,给你留个全尸。”她知道死士每次执行任务前都在嘴里藏了剧毒,一旦任务失败,或是被虏时,便会服毒保住主人的秘密。

只是她高估了这名死士的忠诚度。见其嘶吼着直冲过来,只得再次飞出玄铁刀片:“算了,还是送你一程吧。”

杀人无数的许娡不在乎再添四条人命,除非她死,任何人都别想阻拦她,或是强迫她做她不喜欢做的事情。

至于那位雇主……许娡不用想也猜到一定已经趁机逃走了。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在琢磨:宫吟飞虽没有娶妻,但据说妾侍一大堆,有府里圈养的,也有府外散养的,总之不是好鸟。他突然来提亲,会不会是知道了她的身份?

可是她的骄傲又不允许她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多想无益,想要知道答案,只有将计就计,嫁给宫吟飞。

这绝不是意气用事,若真是被宫吟飞查出身份而以此要挟她或者许家的话,作为他的枕边人,她下手可就方便多了。

前生的她已有过这样的经验,新婚之夜,将任务目标杀死在床上。

对于一个特工来说,爱情只是取得目标信任的手段。

她不在乎故技重施。

另外,她也想以此来报答许明夫妇这十六年的养育之恩。

前生的她没有感受过亲情,是个冷血的杀人工具。

今生,她在许明夫妇的呵护下长大,让她体会到了亲情的幸福滋味,因此格外珍惜,哪怕是用她的生命去守护。

更何况,许明不光是为了许家的前程,换位思考一下,作为父亲,能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入侯门做诰命夫人,这在封建的古代绝对是最好的归宿。

“我回来了。”许娡信守承诺,赶在天亮前回了许家。

为了等许娡,小白已经连续两晚没有睡觉了,眼见着许娡翻窗进来,也顾不得什么主仆之礼,顶着烟熏似的黑眼圈,一下子扑到许娡的怀里,激动得热泪盈眶:“小姐,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小姐了……呜呜呜……”

许娡被许明夫妇娇生惯养了十六年,体力明显没有前生那样好了,加上也是两宿没睡,累极困极,一个没站稳,竟被小白扑了个趔趄,还好扶住身后的茶桌才稳住了身形。一边轻拍她的后背,一边安慰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再说了,我只是去看看未来的夫君而已,又不是做傻事。”

“对对对!”小白想到什么似的,赶紧站直了身子,来不及抹掉脸颊上的泪珠,转身双手合十不住的拜,小嘴也不停的念叨:“感谢老天爷,感谢满天神佛,我家小姐只是去看望未来的夫君而已,让诸位费心了,费心了……诶?”说着话,忽然反应过来,转头问许娡,“小姐,我没听错吧?您刚刚说什么?未来的夫君?”

许娡耸肩:“不是已经提亲了吗?”

提亲是没错,只是……小白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小姐答应了?”

“为什么不答应?”许娡不答反问,“宫吟飞贵为永宁侯,又是皇帝钦点的太子太傅,贤德贵妃的亲弟弟,如此显赫的家世,我为什么不嫁?”

小白自小就在许家,对高门大户的联姻制度并不陌生,所以她觉得许娡这么做,只是在成全许家的利益,心里不免替许娡觉得委屈。

她闷声帮许娡脱掉夜行衣,扶她上床,帮她盖被,为她放下床帐,期间一句话也没有说,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可是不说,小姐就会白白牺牲掉自己的幸福,用婚姻来换取许家的前程,连她自己也难逃媵嫁的命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