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04:懿旨

004:懿旨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322  |  更新时间:

都说一入宫门深似海,想必侯门也浅不到哪里去。她越想就越觉得害怕,最后还是鼓起勇气,隔着床幔喃喃道:“其实……咱们许家的小姐又不止您一个,干嘛非得让您牺牲呢?小姐,要不您去跟老爷说说,让侯爷娶了二小姐吧,老爷最心疼您,他一定会答应的。”她的声音很小,像是在自言自语,却又能叫许娡听得一清二楚。

许娡觉着有些累,当作没听见,轻轻把眼闭上。

小白见状,只得隔着簇新的粉红色床帐撅了撅小嘴,轻手轻脚地退下。

待小白离开,许娡复又把眼睁开,望着床顶的承尘出神:两次刺杀均以失败告终,究竟是丹青的武功太高强,还是自己的身手在退步?

眼前不禁浮现出她将玄铁刀片射向宫吟飞额头那一幕,眼见他分明是一副泰然自若的神情,难道他对丹青这么有信心?甚至到了不惧生死的地步?

她不相信。

或许从第一次失手后,他们就已经注意到她了。故意演这一出戏,就是要再次确认她的身份。

可是她又想不通宫吟飞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为财?虽说许家已经到了富可敌国的地步,但作为皇亲国戚的侯门宫家,应该也不差钱才对。

为情?许娡自嘲一笑,她和宫吟飞也算是姻兄妹了,逢年过节的,见面何止一两次?要提亲早就来提了,偏偏要在她失手后的第二天巴巴跑来提亲?鬼才信。

如此一分析,许娡更加确信宫吟飞来提亲绝对是另有所图。

她一遍遍告诉自己,嫁入侯门不过是为了知道宫吟飞的真正目的。虽说是以身犯险,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觉得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许家近年来发展太快,树大招风,已经威胁到皇室的利益与权威。而宫吟飞作为贵族一员,刚好可以借此机会,以她来压制许家。

许明爱女如宝,众所周知,疼惜女儿的程度不亚于儿子,这在古时候也算是一朵奇葩了。

所以,若宫吟飞真的敢对许家不利,她绝对不会手软。

许娡也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听得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多时,小白撩起床帐:“小姐,快醒醒,老爷太太叫您到春禧堂一趟,说是侯爷来了。”

许娡一听,哪里还有心思赖床,腾地起身,吓了小白一跳。

“又来?”许娡问。

小白点头,扶着许娡下床:“是啊小姐,老爷不光是叫您去,还叫了各位爷和二小姐,听说连纯哥也抱去了,说是有什么旨……”

难道是圣旨?许娡习惯把事情往坏处想,拉着小白坐到梳妆台前:“梳个简单的即可,要快!”

小白应是,手脚麻利地忙和起来,没一会便妆扮好了。

再看许娡,上身是一件烟粉色花卉刺绣镶领的对襟褙子,下穿一条白色暗花的百褶裙,脚上一双跟褙子同花样的绣鞋,料子、绣工皆是上乘。

一头长发半披半挽,发间饰有零星珠翠,行走间飘逸灵动。

许娡对着西洋美人镜中的自己满意地点了点头,造型纯静却又不失温婉,是她喜欢的。

“走吧。”

出了阁楼,一阵带了丝丝凉意的春风扑面而来。

由于没有足够的睡眠,许娡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没等她开口吩咐,肩上便是一沉。

小白绕到许娡身前,为她系上昨天那件青色绿萼梅的刺绣斗篷:“当心着凉。”

许娡心中一暖。

小青这会儿已来到许娡跟前,福了福身:“小姐早。”

许娡看看小青,习惯性地“嗯”了一声,便领着小白小青快步赶往外院的春禧堂。

行不多时,忽闻外院方向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许娡不喜的皱眉。

“我去瞧瞧。”小青不过十二三岁,还是孩子心性,喜好热闹,听到动静就耐不住性子,兴奋地跑出去了。

相比之下,十六岁的小白就显得稳重得多。

小白上前一步,搀扶着许娡的胳膊:“小姐不用担心,这鞭炮都放了,想必不是坏事。”

许娡挑眉看她:“谁说我担心了?”

小白得意的望天:“刚刚也不知道是谁,一直皱着个眉头,人都不漂亮了。”

许娡被她逗的“扑哧”一声,顺势在她手背上掐了一把:“皮子紧了是不是?”

小白被掐的“哎呦”直叫,绕着廊柱不住地求饶:“小姐饶命,小姐饶命。”

这样一路嬉戏打闹到了垂花门,许娡和小白便一起收了笑容。

小白为许娡稍稍整理了一下仪容,随即掏出一块淡青色的面纱,将许娡绝色的面容遮住,只露出一双明眸凤眼来。

还未出阁的姑娘是不能抛头露面的。

出了垂花门,便是外院。

许娡只闻一阵呛鼻的燃放鞭炮的味道,不禁两眼一翻:只是接个圣旨而已,犯得着这么大张旗鼓嘛,还放鞭炮,土不土啊。

而当许娡由抄手游廊绕到春禧堂前,才算是真正傻眼。

只见一张张簇新的猩红地毯,整整齐齐铺了一院子,且院中无一处不是张灯结彩,比坊间庙会还要热闹喜庆。

再看在场人员的规模,绝对是盛况空前,无论七大姑还是八大姨,全都盛装打扮一番。

许娡抚额,她现在只想回去睡觉。

“娡儿!快过来。”许明站在院子正中,朝许娡招手,不忘递了个眼神。

许娡顺势看过去,只见眉目如画的宫吟飞正站在许明对面的台阶上,一身象牙白的工笔山水楼台交领袍,端的是玉树临风。

宫吟飞刚好也朝这边看过来,四目相对的同时,他不禁重新打量起这个即将是自己妻子的许娡。一晃几年,只觉得她越发出落得亭亭玉立。身形窈窕不说,一双凤眼长而秀丽,黑白分明,不难想象面纱下是如何的标致。

而许娡则是落落大方走到许明身边,任由其打量。

在此过程中,许明夫妇密切关注着宫吟飞,见他并没有露出厌恶或是嫌弃的表情,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这才将一颗心放到肚子里。

做父母的,哪个不希望未来女婿能够像他们一样疼爱自己的女儿。

母鸡似的将许娡拉到自己身旁护着,抬头看了看天色,客气地对宫吟飞道:“侯爷,吉时到了。”

宫吟飞心中摇头苦笑,所谓吉时不过是为了等他的宝贝女儿罢了。

“那么先由丹青来为各位宣读太后的懿旨。”他稍稍退了一步,将中间的位置让给身后的丹青。

在场百余人,闻言纷纷跪在地上,五体投地。

********************************************************

小伙伴们收藏了吗?投推荐票了吗?晚上8点还有一更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