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07:往事

007:往事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070  |  更新时间:

许家大宅里最大的院子便是竹香院,那里是许明夫妇的住处。

许娡非要拉着宋春婷一同去。

由小白引着,沿着石子甬路往北边走,一路上小桥流水,草木扶疏,弯弯曲曲直到了竹香院西墙的月亮门。

可巧,一个面容含笑,梳着丱发的丫头正迎面走出来,是许明夫妇的丫头,珊瑚。

许明和妻子何氏一共有六个使唤丫头:金钏、银钏、珍珠、翡翠、珊瑚和美玉。其中金钏、银钏是何氏的媵嫁丫头,也是何氏最器重的,剩下的四个则不分高低,一视同仁。

另外还有管事婆子邓妈妈、李妈妈和姚妈妈三人。

珊瑚一见许娡领着宋春婷过来,忙蹲身行礼:“见过大小姐,宋大小姐。”

许娡嗯了一声:“我们自己进去就好,你快忙你的去吧。”

珊瑚蹲身应是,方才侧身让主子们先行。

走了一段曲径通幽的小路,便见一处由太湖石堆砌的假山,许娡几人绕过假山,这才到了竹香院的花厅,也作穿堂。

花厅位于竹香院正中,面阔三间,前后附有檐廊。东西山墙配以圆形窗格,南北皆是整扇的落地长窗。这里是何氏会见女客和吃饭的地方,与许明外院富丽堂皇的春禧堂不同,这里极具江南特色。单是落地长窗上的黄杨木雕就有四十八幅之多,且每一扇长窗裙板上的雕镂都格外的精细繁复,栩栩如生,将花厅装点得很是古朴雅致。

厅内以隔扇划为三部分,中间用来会客,一副垂丝海棠图挂于中堂,两侧挂有“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的堂联;东西两侧为餐厅,各设十人台的玉石圆桌一套。

许娡携宋春婷踏上檐廊时,珍珠和翡翠两个丫头便动作麻利地挑了葱绿撒花软帘迎二人进去。

珍珠高声道:“大小姐和宋大小姐来了!”

眼见着一个风韵犹存的四旬美妇从西厅里出来,宋春婷赶紧端庄行礼:“伯母好。”起身见其身后还跟着一个妙龄少女,又微笑点头:“妹妹好。”

宋春婷口中的伯母便是许明的妻子,许娡的亲生母亲何氏。何氏出生于大户人家,其父为汇香楼的老板。传闻汇香楼是高祖皇帝的御厨何福江致仕后经营起来的,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何氏虽为庶出,但琴棋书画无一不通,也正因为是庶出的关系,才得以让一穷二白的许明抱得美人归。

许家靠卖布为生,最开始甚至连正式的门面都没有一间,只是在汇香楼旁搭了个临时的布摊。

许明为人精明,且能吃苦,他在汇香楼摆摊的目的不是为了吸引顾客,而是为了吸引伯乐。

试想汇香楼能够经营百年而屹立不倒的原因,除了经营得法,无外乎还有一帮高端的客户群体,而许明等着,正是这些“贵人”。

但贵人不会自降身份,流连一个路边摊贩,即便你卖的是云锦,他都不屑一顾。

所以在此之前,许明必需要有一个上得了台面的身份。

他承认,在与何氏相遇、相识的过程中,他动了一些小心思,耍过一些小手段,但他对何氏也是真心喜欢的。

之后,他以汇香楼老板女婿的身份,轻而易举做了布庄老板,且善于经营,一年之内便在津州有了三家分店,也算小有所成。

但许明并不满足,于是他将目光瞄向了当时算是津州首富的盐商曹家。

经由岳父介绍,许明很快得到了曹老太爷,也就是曹乾坤爷爷的赏识,不但以财力助其在生意上的拓展,更是将他代入自己的人脉圈。

后许明效仿曹老太爷,搞起了商业联姻,陆续纳了几房姨娘。

生意越做越大,为感谢曹老太爷的提携之恩,这才有了后来的婚约一说。

其实曹家老太爷起初决定帮许明的时候,并没有料到许明会青出于蓝,况且当时许明给出的回报绝对比他把钱放在钱庄里挣得多。

曹家落败的原因,全是因为他那不争气的儿子,以及败家的孙子身上。

何氏很喜欢这个不骄不躁的宋春婷,眉眼带笑去拉她的手:“到这还客气什么,快随我进去吃饭。”

“是。”宋春婷略带娇羞地随着何氏进了西厅。

一旁的妙龄少女随即福了福身:“见过长姐,见过宋姐姐。”说着,抬起头,露出一副花容月貌,正是许娡的庶妹,许婕。

许娡仍是习惯性地“嗯”了一声,随着母亲进了西厅。

许婕跟在最后。

她今日穿了件浅紫色的折枝花卉褙子,下穿一条淡粉色挑线裙子,与许娡相比,她并不出挑。长发半挽,配以赤金点翠如意步摇,行走间,虽摇曳生姿,但难掩其卑微之态。

西厅内,人已经到齐。

坐在主位上,一身华服,蓄了些胡须的富态男人便是许明。

“伯父好!”宋春婷先行一礼。

“是春婷啊!快坐!快坐!”许明客气道。

许明左侧依次坐着长子许世清及妻子孟氏、次子许世杰、幼子许世勋,以及末位的纯哥儿。

彼此打过招呼,何氏引宋春婷入座,许娡和许婕也随之就坐。

“春婷啊,家常便饭,你可不要嫌弃。”何氏让宋春婷坐到自己边上,拉着她的手说道。

宋春婷忙道:“怎么会呢!伯母家的菜最好吃了,十里外都能闻到。”

“哈哈哈哈……”又是一片欢声笑语。

用过晚饭,宋春婷见天色已晚,必需要回去了,许娡便又送宋春婷出了垂花门。

回到花厅,见家人已在中堂落座,许明与何氏一左一右坐在高堂之上,茶桌上备有茶点。

许娡看这意思,应该是有家庭会议要开,便默默坐到母亲的下首位上。

只是茶过三巡,许明还不发话,急得何氏在一旁小声提醒:“你不是有话对娡儿讲嘛。”

许明一直琢磨着不知怎么开口,被何氏这一说,只好放下茶杯,清了清嗓子:“那个……娡儿,侯爷的意思,让你后天随他一同回京城。”

“什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