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08:回京

008:回京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201  |  更新时间:

在座除了许明,几乎是异口同声。

好在何氏有先见之明,喝茶时已将纯哥儿和几个庶出子女打发回去,只留了亲生儿子许世清、儿媳孟氏和女儿许娡。

“我不同意!”她第一个反对,侧身对许明语重心长道:“老爷,咱们许家的女儿,虽不是高门大户,却也清清白白,就这么随随便便跟未来夫家去了,将来的名声可怎么好?”

许世清也说:“是啊爹,此事确有不妥。”

话音未落,他身旁挺着大肚的美艳少妇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他一下:“爹娘说话,你跟着凑什么趣。”

她便是许世清的继室孟氏,名门庶出,父为正二品礼部尚书,年方十八,如今已有孕九个月,即将临盆。

许明看看左边的许世清两口子,又看看右边的何氏和许娡,重重一叹:“哎!你们以为我想让娡儿跟着去吗?”他用右手背拍着左手心,极其无奈道:“那是贤德贵妃的意思,要让娡儿到京城里学规矩!”

“学规矩也用不着到京城里学啊,叫人在京里请个妈妈来,还怕教不会吗?”何氏争辩。

许明急得拍桌子:“哎呦,我说‘贤德贵妃’的意思,‘贤德贵妃’的意思你懂不懂啊!”

“有什么懂不懂的?明摆着是他宫家折辱人呢!”何氏铁了心护着女儿。

这时候,许娡开了口:“爹,娘,我决定跟姓宫的走。”她声音不高,却是极为淡定,仿佛早已做了打算。

“什么!”在座除了许明,又是一阵惊呼。

许明不禁看向许娡,她能说出这番话,相信已经了解了其中的利害关系,他不得不对自己的宝贝女儿刮目相看。

“娡儿,快别说胡话了!”何氏恨不得捂住她的嘴。

“妹妹,你怎么能……”许世清也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娘,大哥,你们听我说。”许娡耐心解释,“贤德贵妃如今是皇帝身边最为得宠的,你看宫家的势力就知道了。万一逆了她的意思,难保她不会在皇帝面前摆咱们一道。本来咱们家已经树大招风了,要是再有人故意使绊子,岂不要遭殃?”

“妹妹分析的是。”许世清还算清明,稍稍一提他就懂了,但是又不能不说出他的顾虑,“只是妹妹的名声……”

“他又没说必需我一个人去,是吗?爹。”许娡向许明求证道。

“倒是没说……”许明还在寻思许娡的打算。

许娡已经先开口道:“我许家家大业大,产业遍布全国,连京城都被咱们占了半壁江山,大哥作为许家的继承人,去查看自家的产业总可以吧?”

“对。”许世清点头,“而且去年咱们刚在京城设了聚源钱庄的第九家分号,也该去盘盘账目了。”

几人越说越觉得事情有眉目,连最开始反对的何氏都不说话了。

“可是世清走了,我怎么办呀?”一旁的孟氏着急了,她可不想生产时孤零零的。

许娡竟然忘了她!那么又要重新计划了。

许世清自然也舍不得老婆孩子,出主意道:“这样吧,我明个去跟侯爷说,让他先一步回京,等你嫂子生产之后,我再陪你去京城!”

“不必去跟侯爷说了,让世杰陪着去,再带上婕儿,只说是去京城见见世面。”许明最终想了个应该算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何氏虽然还是不太赞成,却也不得不最终妥协。

栖云观远离闹市,夜里不比城里灯火通明,这里除了跨院还有些许光亮,其他处只有一团的黑。

亥时未过,还不到宫吟飞休息的时间。他坐在椅子上,聚精会神在看手里的《左传》,身上纯白的丝绢中衣,在烛光下泛起一层莹莹的光亮,将他整个人映得有些虚幻。

只是初春的夜里还有些凉,加上房屋的密封性又不甚好,一阵夜风吹过,他不禁打了个寒噤,这才从书中回过神来,注意到丹青还在。

“怎么没去休息?”他边问边将椅背上的外披披上。

不是丹青服侍不周,他了解宫吟飞的习惯,专心做一件事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

“侯爷,我有一事不明。”丹青犹豫再三,还是问出了口。

“你是想问,许家的人会不会同意让许娡随我回京城?”宫吟飞早已将丹青的疑虑看在眼里,只是故意不说,一来他对此事有把握,觉得没有说的必要;二来,他是想逗一逗丹青,因为他总是不苟言笑,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丹青垂首:“是,侯爷故意说是贵妃娘娘的意思,是怕许家人不肯吗?”

这些年,丹青作为宫吟飞的护卫,一直跟在宫吟飞身边,兢兢业业,恪尽职守。而宫吟飞选择他的原因不光是看上了他的身手,还有他的医术。

宫吟飞做事向来有备无患,武功再高也不可能三头六臂,万一他受伤了,一时半刻找不到大夫,还不是一命呜呼?所以他当初在选择护卫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一点,刚好让他碰到了丹青。

丹青作为药侠的关门弟子,深得药侠真传,这样一位可遇不可求的人才,为什么会死心踏地的追随在一个女人庇护下,羽翼渐丰的宫吟飞?大多数人只知道宫吟飞找丹青彻夜长谈了一番,但具体的谈话内容已无从知晓。

“是啊。”宫吟飞将《左传》放下,执起剪刀拨了拨烛芯,使之烛影下的侧脸更加立体,“还好姐姐有先见之明,连夜找皇上和太后下旨,不然就被人捷足先登了呢。”

丹青点了点头:“其实侯爷第一天去许家的时候就带了圣旨的,为什么第二天才颁?”

宫吟飞想起这个就笑:“他许家虽是富甲一方,但到底是寒门出身,我一来就拿圣旨压他们,是不是太欺负人了?”随即又道,“刚好又有个愣头青与我做比较,即便我不拿出圣旨,相信许家老爷心中也有衡量。”

“侯爷说的是。”丹青也笑,“只是这样一来,恐被人说成‘先礼后兵’了。”

宫吟飞不以为意地摆摆手:“爱说什么说什么,难道我的名声还好了不成?”

丹青会心一笑,没有说话。

宫吟飞倒是想起一事,问道:“对方已经回去了?”

丹青抱拳:“是,属下派人在津州城外大肆宣扬,相信对方也是听到消息才打道回府的。”

宫吟飞勾起唇角:“不知皇后听到这个消息,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