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10:同乘

010:同乘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106  |  更新时间:

小青这时候也抱了两套干净的衣裳赶过来,见状,重新拿了条青丝面纱给许娡戴上,并像母鸡似的挡在许娡身前,却是比许娡矮了整整一头。

僵持之时,就听一个轻轻柔柔的声音从许娡身后传来。

“姐姐,你坐我那辆吧,我跟婆子们坐一辆。”说话的正是许婕。

许娡回头,见罩了面纱的许婕领着两个水葱似的丫头走过来,隔着马车向宫吟飞盈盈一礼:“小女许婕见过侯爷。”

宫吟飞习惯性地“嗯”了一声,见其一副弱不禁风的娇柔之态,不由心头生出几分怜惜之意。

总不能叫一个姑娘家跟一帮粗使婆子挤一块吧?他想了一下,指着自己的蓝帷马车对许娡说道:“若许姑娘不嫌弃,还是与我同坐一辆吧。”

许娡看向他手指的方向,只见一辆更大的朱轮华盖蓝帷马车就停在自己的马车前,不禁有些犹豫:眼下自己的马车是坐不了了,坐许婕的?她一个当姐姐的,怎么好让自己的妹妹去跟下人挤?可又实在没有其他空闲的马车了……

宫吟飞见她左右徘徊不定,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知她心里所想,逐笑道:“当然了,若许姑娘担心名声受损……”

话音未落,便被许娡出声打断:“好吧,我跟你坐一辆。”她压根没考虑名声的问题,只是在想怎样才能更舒服的赶路。

“侯爷不妥!”丹青试图阻止。

然而宫吟飞却已扬了扬手:“无妨!”随即上前两步向许娡伸出右手,“许姑娘,请随我来。”笑容无害,眼眸温和,任谁都看不透。

许娡记得这只手,干净修长,骨节分明,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的手。只是身为女子,不可与男子有肌肤之亲,但又不能驳了永宁侯的面子,只好隔着衣料,将左手搭在他的手臂上,提裙踩着脚凳下车。

许婕见此景已是双颊染红,含羞低头不敢再看。

行走间,许娡看似不经意般打量起周围的环境,发现道路笔直平坦,两侧树木也是整齐有序,若没猜错应该是条官道。

以往只抄近道走小路的许娡还是头一回见,不免多看了两眼。

此举在别人眼中倒没什么,但是落在丹青眼中就又多了层图谋不轨的意思。

总之丹青怎么看许娡都不顺眼,越看越觉得可疑。

奈何尊卑有别,小白和小青不得同乘,只好继续坐许娡的马车。

见众人各就各位,丹青也翻身上马,随着他一声“出发!”,车轮骨碌碌转动,长长的一路人马又继续赶路。

丹青护主心切,小心跟在宫吟飞的马车旁,银针在手,时刻提防里面的动静。

许娡端坐在马车一侧,轻易感受到背后的敌意与杀气,不由轻笑出声。

宫吟飞闻声抬眸:“怎么了?”

许娡赶紧收了笑,正襟危坐道:“没什么。”

只是走了一会,先前那股心烦气躁的感觉又自袭上心头。未免让宫吟飞看出端倪,许娡只好假装新奇打量起马车的内部结构。

只见四步见方的马车内是万字不断头的藏蓝色帷幔,空间较她的马车大了一半不止。三面靠壁是用金丝楠木搭造的矮踏,上铺兽皮,脚踩波斯毡毯,既隔凉又舒适。面前一张实木茶几,桌面上摆放一套掐丝珐琅三君子的茶盅,而此时的宫吟飞就坐在茶几后面看书。

她本想看书名的,不想又被那双拥有高洁气质的大手吸引。如此近距离的欣赏,连光滑饱满的指甲都清晰可见,当真是让男人羡慕,女人嫉妒。

如着魔一般,许娡忍不住再次打量起眼前这位“京城第一美男子”来。一件象牙白金丝滚边暗纹团花的圆领袍穿在身上,看上去十分矜贵;轮廓清秀的俊脸上,剑眉斜挑入鬓,眼眸迷离深邃,表情柔和而专注地看着手中书卷,宛如是一副宁静淡雅的水墨画。

宫吟飞似是感受到一旁的灼灼目光,抬起头,正对上许娡一双肆无忌惮的眼睛,不由低头打量自己:“我身上有什么吗?”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很好看。”许娡收敛了目光,如实回答。

宫吟飞闻言,既讶然又尴尬,轻轻咳了一声:“谢许姑娘夸奖。”

许娡见他神情有些不自然,这才意识到是自己失言,若无其事地撩开窗帘看向窗外,巧妙地转移了话题:“还有多久到京城?”

“明天吧。”宫吟飞随之看了眼窗外,“看来要让许姑娘在驿站委屈一晚了。”他心中早有预料,毕竟两家人马加起来上百人,又都婆子和丫头,不可能按照正常的速度行进。

但之后的行程不能再耽搁了,离京城越近就越危险,他之所以决定走官道也是出于安全的考虑。

眼角余光注意到车窗外满是敌意的丹青,许娡笑着对宫吟飞道:“你的护卫很尽责。”

宫吟飞有些不明所以:“此话怎讲?”

许娡朝他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她总不能对他说,你的护卫此时正手握银针,只要我一有动作,瞬间就会被扎成马蜂窝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许家的面,她可不想暴露身份。

中午在路边简单吃了个便饭,又马不停蹄的继续赶路。午后的暖阳透过车窗洒在许娡的背上,加之身体随着马车微微晃动,没一会人就犯困。

身为杀手,本应时刻保持警觉,但许娡不知怎么,竟在宫吟飞面前提不起精神,没一会功夫就打起了瞌睡。

宫吟飞见她单手支颐在茶几上睡着,不由细细打量起她。

逆光之下,许娡的侧脸被勾勒出金色的轮廓,虽遮了面纱,但不难联想之前的美貌。纤长的睫毛在她细腻白皙的小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不时轻颤一下,想来睡得还不够安稳。

宫吟飞生平第一次看女人的睡颜,觉得很有意思,一时之间竟没有心思看书,学着许娡以手支颐,就这样盯着她看,眼神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温柔,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如此看了一下午,竟也不觉得困。

宫许两家的队伍终于在天黑前赶到已事先预定好的驿站。

负责接待的驿丞和巡检在门口恭候多时,见宫吟飞撩帘出来,忙迎上去跪在马车旁:“下官拜见永宁侯,有失远迎,还望侯爷恕罪。”

宫吟飞“嗯”了一声,却没有下车,而是回身将车帘高高撩起,将手伸向车内。

驿丞和巡检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便又是一拜:“恭迎侯夫人!”

许娡闻声一愣,纤纤玉手停在半空,落也不是,不落也不是,尴尬得要死。

亏得小白机灵,端着脚凳跑过来,放在宫吟飞面前:“侯爷请。”

宫吟飞不好再坚持,于是先行下车。

小白叫来小青,将许娡搀扶着下了马车。

许娡注意到驿站门口的姜国旗帜,知道这是一处官驿,倒一点也不惊讶。只是没走两步,忽闻身后一道破风之声,听上去只是普通的石子。出于本能,她迅速估算着石子的力道与射程,只要她想,便可以轻易避开。

但什么人会用石子来袭击她?许娡不用想也知道。

不由瞥了丹青一眼,绝不能让他得逞。当即膝盖一弯,硬生生受了一记。索性石子的力道不重,只是刚好打在她腿弯处的穴位上,使她一时站立不住。

“啊!”她假装狼狈地跪在地上。

宫吟飞闻声回头,见许娡摔倒,忙过来扶她:“怎么搞的?”

“没事,脚滑了一下。”许娡就势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小青气得跺脚:“这什么破砖,赶紧凿了!”

“是是是!马上凿!马上凿!”驿丞和巡检在一旁吓坏了,这要是磕个好歹来,他们的前程尽毁不说,小命怕是都难保了。

“诶?不得无礼!”许世杰这时候走上前,说了小青一句,转而对许娡道:“我来背你吧。”

许娡其实一点不疼,但碍于要做戏给丹青看,只好覆上许世杰的背。

驿站不大,只有上下两层,四个单间在二楼,宫吟飞、许世杰、许娡和许婕四人刚好够分。一楼的大通铺留给许家的丫头婆子,其余男丁则打地铺。

由于人员众多,宫吟飞将两家随行的厨子也一并派去烧饭。

许娡在马车里颠了一天,此刻终于能泡在浴桶里放松放松,不由得长长地舒了口气。

小白来拿换洗的衣服,并将一套居家常服搭在旁边的架子上。

这时,丹青在外敲门:“许姑娘,可以吃饭了。”

许娡本来不怎么饿,他这一说,肚子反倒咕噜噜叫起来。

小白笑着高声回应:“知道了!这就来。”

许娡一身浅水红窄袖夹衫坐于镜前,由小白服侍着梳头。依照许娡的吩咐,将她半湿的长发用白玉簪子简单绾了一下,如此既不失礼数,又不会头痛。

推门的瞬间,一阵菜香扑鼻,许娡顺着香味很容易找到了二楼的厅堂。

只是厅堂十分促狭,只比宫吟飞的马车大了一点点。

许娡突然有不好的预感,难道要跟宫吟飞同桌吃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