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15:登门

015:登门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075  |  更新时间:

“哦?”许世杰笑着睨向许婕,“那一定是二妹妹说的喽。”

许婕吐了吐舌头:“难不成你还把这几条破鱼当宝贝?”

“怎么叫破鱼?”许世杰笑她不识货,“这些可是难得一见的‘绯秋翠’。”

许娡不禁再次看向池子里那些所谓的“绯秋翠”,她对鱼不甚了解,只见它们的背上有一条紧密排列的鱼鳞,一直到鱼体尾部,腹部的侧线上也有一排鱼鳞,其他部位则没有鱼鳞。背上的钴蓝色和下腹部的红色花纹相映成趣,还参杂了些许绯红的花纹,估计就是因此而得名。

聊到兴起时,许世杰非要留许娡和许婕两个在这里吃晚饭,叫来丫头怜春和怜夏奉上茶点,三人先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坐下。

许婕喝了口茶,问道:“二哥,你今天出去一天,做什么去了?”

许世杰抓起一块点心喂给地上的小猫、小狗和小松鼠:“没干什么啊,就是出去逛逛,看看有什么新奇的玩意。”

许婕嗤他一句:“土豹子。”

“嘿!”许世杰假装撸袖子,“丫头片子找打了是吧?”

一下午的时间,与其说是兄妹三人其乐融融,不如说是许世杰和许婕两个人嬉戏打闹,而许娡在一旁做看客来的准确。

许娡虽然才十六岁,但两世的记忆加起来,少说也有三十几年,早已过了少女的年纪,是个名副其实的“老女人”了,所以有些时候,她更愿意一个人像猫儿一样窝在家里晒太阳,哪怕什么事情都不做,她也高兴。

晚饭是在正房的中厅里吃的。一盘素肚丝,一盘花香藕,一盘龙井虾仁,一盘酒酿清蒸鸭子,一碗七翠羹,外加一壶桂花酿,一顿饭吃的既清淡又可口。

饭后,许世杰又借口消食,带着两个妹妹在宅子里闲逛,看似漫无目的,却是在入夜前分别将二人送回了各自的院子,很是细心周到。

他故意先送的许婕,是因为有话要对许娡说。

“妹妹,明天你有什么事么?”许世杰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有啊。”许娡看向许婕院子的方向,“我们约好的,要出去买些东西。”

许世杰有些担心:“两个姑娘家还是不要出门了吧!要买什么打发下人去就行了,或者跟我说也行,我帮你们去买。”

许娡掩口一笑:“这可不行,因为我们跟二哥一样呀。”

许世杰不解:“什么跟我一样?”

“都是土豹子呗!”许娡跟他开起玩笑,“好了二哥,我们有分寸的,你就别跟着瞎操心了。”

许世杰明天也有事情,只好反复叮嘱她多带些人,不要只带丫头,小厮什么也要待上几个。

第二天,许世杰又是早早出了门。

许娡由小白服侍着简单梳了个髻,穿了一件杏黄缎面牡丹折枝刺绣圆领褙子和一条桃红绣牡丹的百褶裙,又戴了一对宋春婷送的小扇形的耳环,便去后院找许婕。

许婕不像许娡好歹还出过几回门,她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完全不知道要怎样装扮才得体,在身边伺候的彩霞和采薇也是手忙脚乱。

“反正是要带帷帽的,妹妹随意即可。”许娡坐在一旁吃着蜜饯青梅。

即便如此,许婕在选择衣服的颜色时,还是拿不定主意,最后在许娡的建议下,决定穿芙蓉色鸡心领的直身褙子。

二人携手才踏出垂花门没几步,便见一小厮迎面跑过来:“大小姐,二小姐,永宁侯来了。”

许娡微怔:“他来做什么?”

话音未落,大门口传来一声咳嗽:“怎么?不欢迎吗?”

许娡脸一黑,从小白手里接过帷帽戴上,上前两步,矮了矮身子:“许娡见过侯爷。”

许婕也学着许娡的动作。

宫吟飞和丹青两个一前一后进了大门,停在许娡面前,习惯性地“嗯”了一声,笑道:“我好像来的不巧?”

许娡心里嗤他一声,明知故问,但面上依旧神色自若,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侯爷哪里的话,快请进。”

四人一起往中路的会客厅走,一路上,许婕都紧张地拽着许娡的衣角。

进了会客厅,许娡先请宫吟飞上座,然后和许婕虚坐在右手边的椅子上,吩咐道:“小白,去把父亲给的庐山云雾拿出来招待侯爷。小青,去请二爷回来。”说话间,和许婕将头上的帷帽摘下,换上青纱遮住脸面。

非礼勿视,宫吟飞自觉看向一边,却是叫住小青:“不必了,我坐坐就走。”

许娡挑眉,恨不得他马上就走,于是招手道:“那小青回来吧。”

许婕打心底里佩服许娡的镇定自如,坐在一旁不由细细观察琢磨起她的一言一行,甚至是一举一动,想要牢牢的记在脑子里。

宫吟飞笑着打量许娡姐妹,见二人虽遮了面纱,气质却是截然不同。许婕一看就是小家碧玉一般,而许娡,则是骨子里透出的桀骜之气。

他笑问她:“在京城可还习惯?”

“托侯爷的福,很是习惯。”许娡眉眼不抬,态度冷淡道。

宫吟飞接过小白奉上的茶杯,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既然习惯,明天开始,我叫人来教你些宫里的规矩。”

“宫里?”许娡蹙眉不解。

“是啊。”宫吟飞拱手向天道:“承蒙皇上抬爱,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所以,一些面圣的礼节你要学起来。”

“面圣!”许娡吃惊。

旁边的许婕更是差点从椅子上瘫了下去,亏得有彩霞扶她一把。

许娡赶紧让自己冷静下来,问道:“婚期定在什么时候?”

宫吟飞还未开口,丹青却是轻蔑一笑,道:“一个姑娘家,就这么急着嫁人?”

许娡冷笑着看他一眼:“是啊,我等不及想让你叫我一声‘夫人’呢。”

不想此话正中丹青软肋,指着许娡“你!”了半天说不出第二个字。

宫吟飞见丹青气得咬牙,赶紧出头灭火:“好了好了,我此次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钦天监需要你我二人的庚帖,才好算日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