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19:难缠

019:难缠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074  |  更新时间:

许娡还没走到房门口,就听到许世杰和红绡两个人纠缠不休的声音。

“大姐,求您行行好,放过我吧,你要多少钱?我给,我一定给!”许世杰带着哭腔道。

“这话怎么说的!”红绡委屈怨怼的声音响起,“莫不是许公子嫌弃奴家是卑贱出身?”

“没没没!绝对没有,姐姐别误会,在下并无轻视之意。”许世杰赶紧解释。

这时候,小白已经撩了门帘,许娡前脚才迈过门槛,就见两个身影向她扑来。

许娡不动声色躲了过去,再看脚下,正是许世杰和红绡两个人。

俯视之下,许娡对着红绡身下的许世杰诡诈一笑:“二哥好兴致。”

许世杰闻言,当即羞愧的无地自容,想要挣扎着起身,奈何红绡化身为八爪鱼将他缠得死紧。

“放开我。”许世杰喝道。

“不放!”红绡一副小女人姿态,死死抱着他的腰身。

“快放开!”

“不放不放,就是不放。”

许世杰拗她不过,又不能对女人动手,只得向许娡求救,谁知仰脸一看,竟愣住了。

在他的印象中,许娡是最不喜穿红着绿的,一向以清新淡雅的妆扮示人,今日一见,何止一个美字了得!

面似芙蓉,眼若桃花,一袭大红遍地金的抹胸收腰罗裙将她看似娇小的身段勾勒得玲珑有致。

即使身为哥哥的许世杰,看着都要一阵脸红,一时之间,竟忘了要说什么。

然许娡刚在屋内已听得明明白白,显然是红绡倒贴的,于是问许世杰:“二哥,我问你,这个女人跟你有关系没有?”

“没有!绝对没有。”许世杰高举双手,“妹妹,你要相信我。”

许娡点头,她自然相信。即便许世杰说了谎,她也不会向着外人。

“红绡。”她看向红绡,声音平静无波,却有摄人的气势,“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你若自己走,还有五百两银子可拿;若要我哄你走,可就一分都拿不到了。”

不想红绡竟媚笑一声,声音酥麻道:“呦!我竟不知这许家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女娃子当家作主了?”

许世杰刚要辩解,就听许娡开口:“这种事情哪里用得着二哥做主,有我便足够了。”嘲笑她微不足道,贬低之意尽显。

红绡听了,一张脸由红转黑。她好歹也在风月场所混迹多年,难道还能输给一个小丫头片子不成?当即拧着纤腰从许世杰身上爬起来,转变战术,一手掐腰,一手指着许世杰的鼻子,泼妇骂街道:“你还是不是男人啊!这种事情也要自己的妹妹做主,说出去也不怕寒碜!”她以为男人都好脸面,碍于面子勉强收了她也说不定。

谁知这许世杰竟恰恰相反。

就见他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却是躲在许娡身后,伸出脑袋一脸无辜对红绡道:“是不是男人,你昨晚不就知道了么。”

“你!”红绡气得脸色涨红,恨自己瞎了眼睛才找上他的,“你个窝囊废!”

“嗯哼,昨晚你可没说。”许世杰耸肩。

他承认,因昨晚喝了酒,一时贪欢惹上红绡。但如果他知道红绡是这个目的,又是这么难缠的话,他哪怕醉得六亲不认也不会去招惹她的。

万一被许明知道了,即便昨晚的事情谈成,在父亲眼中也会有律己不严的标签,那样自己多年的努力就又白费了。所以哪还顾得上男人的尊严,只想快些打发了她走。

这时候,伺候许娡的程妈妈赶紧走过来维护道:“诶呦!我说二爷啊,您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啊?咱们小姐还没出阁呢。”

许世杰这才注意到,刚刚还在院子里围观的丫头们全都捂脸跑开,连小白也是低头回避,这才意识到是自己言行有失。挠挠脑袋,僵笑着躲在许娡身后,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许娡庆幸自己化了妆,外人看不出她脸红,但尽管如此,依旧是难掩尴尬。逐咳嗽两声:“一炷香的时间快到了。”又将话题引了回去。

红绡知道再纠缠下去也无意义,不如见好就收,但五百两银子实在是低于自己的预期,于是抱着胳膊,坐地起价道:“给我两千两银子,我立刻走。”

许娡一听,想都没想,扬声道:“来人!把她给我轰出去!”

立刻有几个膀大腰圆的婆子上来,反手按住红绡。

“喂喂喂!别碰我!你们要干什么!”红绡挣扎道。

许娡嗤笑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随即袖子一挥,“扔出去。”

于是红绡就被婆子们拎小鸡似的,提着出了许娡的院子。

红绡一路挣扎喊叫,却都是徒劳。

许娡等人跟在后面,眼见红绡被婆子们扔出二门,本想折身回去,眼角余光却是注意到大门口进来一个小厮。

抬头看了眼天色,不由眉头轻蹙,差点忘了件重要的事!

逐来到红绡面前,扬手将一个没有束口的袋子丢在她面前,袋子里滚落出白花花的雪花银,正好五百两。

她没说话,只居高临下看着红绡。

红绡被看得发毛,索性破罐破摔,强忍着疼痛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叫嚷道:“姓许的你听着,老娘的干爹可是都察院左佥都御史曹征,你们等着,老娘要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哦?我竟不知曹征还有个干女儿?”

伴随着风轻云淡的声音,一个身着雪青底子五彩绣金团花圆领袍,腰系雪青玉带,头顶琉璃小冠的颀长身影步入许娡等人眼帘。

在场众人皆表情各异。

许娡白眼,许世杰茫然,小白偷笑……这其中,最为独特的还是红绡。一听来人的声音顿时身抖如筛糠,扑动一声跪在地上,转身,声音瑟瑟道:“干……干爷爷……”

顿时!

所有人都惊呆了!

许娡不觉讶然,似是完全没有想到,眼前这位玉树临风的翩翩佳公子竟然是都察院左佥都御使的干爹!

忽听得“嘎巴”一声,转头一看,却见许世杰表情痛苦地揉着下巴,当即哑然失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