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21:画册

021:画册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127  |  更新时间:

不过,既然母女平安的话,许娡也懒得去追究是谁这么卑鄙可恶了。

“阿嚏!”宫吟飞搓了搓鼻子,继续看书。

丹青将外披披在宫吟飞身上:“侯爷,当心着凉。”

宫吟飞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无碍。估计是又有人骂我了。”然后放下书,问丹青,“交待你的事情都办妥了?”

丹青点头:“是,都办妥了。据津州的人回报,那边已经派了人送信,而这边盯着许宅的也来回报说,兄妹三人已经知道长房生产一事,相信许家老爷五日内即可动身。另外,杜员外也已经写了名帖,邀约许世杰重新商谈卖房一事。”

“嗯。”宫吟飞满意地点点头,丹青办事,他一向放心,“虽如此,还是希望可以尽快完婚。不然事情悬在那,总叫人心里不踏实。对了,钦天监那边都打点好了吗?”

丹青抱拳:“侯爷放心,属下都已经打点好了,庚帖的事不会有人泄露出去。”

宫吟飞向来思虑周全,即便是庚帖这等微不足道的小事,也讲求有备无患。

许娡舒舒服服泡在浴桶里,小白在为她揉捏肩膀:“小姐,今天累坏了吧?”

“哪里就累坏了?”许娡将身子前倾,趴伏在浴桶边,露出一截白玉般的美背,“不过是教了些基本的礼仪,简单得很。”

小白拿了布巾为她擦背,骄傲道:“那是小姐聪明,我看小青在一旁学了半天都不像。”

“哎!”许娡假装叹了口气,“你是想让我夸你比小青聪明吧?”她看得出小白下午非常认真的在学,甚至比她自己还要努力。

小白傻笑了一声,忽然话题一转:“不过……小姐,侯爷似乎不像是坏人。”

许娡对宫吟飞的话题实在提不起兴趣,但又不忍扫小白的兴,无奈配合她道:“哦?怎么说?”

小白一听来了精神,一边帮许娡擦背一边说道:“你看啊,今早侯爷来的时候,咱们全都忘记行礼了,这要是换做别人,不得给咱们扣个大不敬的罪名啊?”

许娡不以为意:“太夸张了吧?”

“怎么会!”小白很认真的点头,“还有呢,侯爷说到婚期的时候,我不小心多了句嘴,我敢肯定侯爷是听见的,但是也没有把我怎么样。还有啊,他罚红绡的时候,明明可以……”

小白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宫吟飞的好话,见许娡没反应,绕到身前一看,不晓得什么时候许娡竟然睡着了。

“小姐!您怎么这样呢!”小白嗔怪一句,叫起许娡,免得她着凉。

许娡也泡得差不多了,起身让小白服侍更衣,不忘追问道:“你刚刚说到哪了?”

“还说呢!”不提还好,一提小白就气,“小姐根本没把小白的话放在心上。”

“哪有!”许娡辩解,“是你擦背擦得太舒服了,我才睡着的,不信你现在说,我肯定瞪大眼睛听着。”

“也没什么。”小白忽然脸红起来,“就是说侯爷这个人不错。”可能觉得这么说有些不妥,逐改道,“是对小姐不错。”

许娡挑眉,这花痴!

小白为她裹了布巾,走出浴桶的时候,许娡说道:“既然你这么喜欢侯爷,等我和他成了亲,我做主抬你做姨娘如何?”她语气平和,既认真,又有试探的意思,反正宫吟飞有好多个姨娘,小白要是愿意,多她一个也不算多。

但她更希望为小白找一门好亲事,可以明媒正娶,大红花轿抬小白过门。毕竟跟自己这么久了,难道还能亏待了她不成?但许娡说这话的时候,分明注意到小白的眼睛亮了一下,虽一闪即逝,但还是被许娡捕捉到她眼中的一丝窃喜。

不知为什么,许娡有一点点的痛心,她有种预感,将来会和小白之间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许娡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第二天一大早,许娡就被小白叫起来。

先是宫吟飞叫了江南织造局的人为许娡量嫁衣的尺寸。

据说这江南织造局是宫廷御用的专供机构,里边的绣娘都是由各地推送出来,再经过层层选拔脱颖而出的,随便挑出一个都是顶尖的刺绣高手。

再有王妈妈准时来为许娡授课。

今天的内容比较繁复,为了让许娡更快记住宫里的人物,王妈妈特意带来了一个小册子。

许娡接过一看,小册子里,每一页都画有一个人的半身肖像,且肖像旁会标注出这个人的基本情况和特征。例如,首领太监张公公的眉心有一颗红痣;又如,李贵人是个雍容华贵的胖子;再如,贤德贵妃也就是宫吟飞的姐姐喜欢梳朝天髻等。

许娡前世也做过类似的训练,几个小时的时间,要记住上百副照片上的人物,之后会将照片的顺序打乱,然后让你找出之前相邻的两个照片,或是给你一个人物特征,让你说出特征所对应的人物的照片编号。

诸如此类,叫许娡不得不佩服画像者的观察力和记忆力。

“这是谁画的?”她忍不住问出口,但她并没指望王妈妈会告诉她。

不过王妈妈倒没有掖着藏着,直言道:“回许小姐,这是侯爷画的。”

不等许娡开口,小白却是先一步捂着嘴巴,不可置信地惊呼出声:“不是吧?!”

有王妈妈在场,许娡不好多说什么,但她看得出王妈妈也是不喜的。

小白似乎意识到自己失礼,借口倒茶,灰溜溜退出了房间。

王妈妈在她走后,左右琢磨了一下,还是开了口:“奴婢本不该说的,但如许小姐这般袒护下人的,到了侯门深宫,是要吃亏的。”

许娡自然知道王妈妈话中含义,一脸受教的表情道:“王妈妈说的是,我会多多注意的。”

王妈妈不再多言,认真教许娡认识画中人。

说来也奇,王妈妈在宫里当差数十年,宫里宫外被她教导过的姑娘数不胜数。却是没有一个能像许娡这般,只用了两个时辰,便将画册上的人物记个七七八八的。

*************************************************

晚上不出意外还有一更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