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25:预感

025:预感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070  |  更新时间:

从杜开明那回来,天就阴阴的,不一会就开始下雨。

好在各处都有抄手游廊围着,所以并不耽误许家人收拾屋子。

兄妹三人自是不必亲自动手,有管事妈妈指挥,又有小白和许世杰的大丫头怜春从旁协助,他们只消望着各院间进进出出,忙碌有序的丫鬟婆子们便可。

许娡站在廊檐下,听着许世杰和许婕在一旁闲聊,不知不觉,一下午就过去了。

晚饭时候,雨终于停了。

原本就纯净的空气经过雨水的洗涤,更加清新宜人。

为了应景,许娡特意叫厨子做了春笋白拌鸡吃。因为心情好,饭菜又可口,竟是比平时多吃了半碗饭。

饭后,许娡又怕积食,不顾地上泥泞,只身在院子里溜达。

本以为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不想走着走着,忽然右眼皮一跳,跟着就是一阵莫名的心慌。

许娡本不信这个,偏她刚刚想的是许明,不免心里就有芥蒂。

“会发生什么是么?”她低声嘀咕了一句。

回到屋子里,这种没由来的心慌依旧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

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许娡下意识地将藏在袖子里的玄铁刀片拿在手中。

不行!得去看看。

她想着,叫来小白:“去把门窗关上。”

“小姐是要沐浴吗?”小白说着,回头看了一眼新买的自鸣钟,“时间还早呢。”

许娡也在看,才七点多,是还早,于是揉了揉脖子:“今天累了,想洗洗先睡。”

“也对。”小白嘻嘻一笑,“小姐上午看房子,下午监督底下人打扫,可是够忙的。”

小白本想调笑许娡,但见她并不像往常会跟她贫嘴,而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只好自觉去准备洗澡水。

许娡躺在浴桶中,心中不断分析,以往她在执行暗杀任务的时候,都要等到子时之后,也就是夜里两到三点钟,人们进入深度睡眠的时候下手。而她从许宅到驿站的时间大概需要半个时辰,也就是说,她亥时出门也来得及。

打定主意,许娡不再多想,而是尽快让自己小睡一下,养精蓄锐。

即使在睡眠中也保持高度的警觉,所以亥时一到,她便醒了。

悄悄将床底暗格里的夜行衣拿出来,又悄悄换上,简简单单梳了个马尾,正准备翻身出去的时候……

“小姐!你去哪?”

许娡猛然回头,见一身白色中衣的小白站在地上,着实吓了一跳。

“你怎么没睡?”她翻了个白眼,抚了抚胸口问道。

小白踮起脚尖靠近许娡,好怕发出声响,惊动了外屋的小青:“小姐要去哪?带小白一块去吧?”

许娡怎么可能带她去!

“我是去交易。”她以往都是这样说的。

“我不信。”小白鬼灵精似的,眼睛往上看,“小姐你骗我,晚上洗澡的时候我就看出小姐不对劲了。”

许娡黑着脸道:“我哪不对劲了?快去睡觉。”不然就敲昏!

小白不依,一副“你要是不带我,我就大叫”的架势,双手掐腰,气运丹田地看着许娡。

许娡没有这么多时间在这废话,面色一沉,说道:“我预感父亲今晚会遭遇不测,所以我必需得去看看。”反正小白也知道自己会功夫,与其跟她纠缠下去,不如直接告诉她。

“老爷??”小白惊呼一声,连忙捂住自己的嘴,“老爷会有危险?”

许娡郑重地点头。

小白一下慌了,压低声音问道:“是谁要害老爷?”

“我只是有预感,还不知道是谁。”许娡皱眉,“所以我才要去看看。万一是真的,也好在暗中保护。”

小白担心道:“可是这样一来,小姐的身手不就暴露了吗?”

“现在还哪有时间考虑这个。”许娡语速很快,“就算是暴露又怎样?我要保护我的家人。”

许娡不知道自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是多么的坚定,也正是这份坚定感染了小白。

随即小白抓住许娡的胳膊,激动道:“小姐,你此去一定要小心,保护好老爷,更要保护自己,家里有我呢,小姐不用担心。”

有这一番话,许娡着实踏实不少,抬手拍了拍小白的肩膀:“放心吧。”说着,转身潇洒地跃窗而出。

小白赶紧来到窗前,再看许娡,已经跃出数丈,不禁咋舌:小姐的身手竟然这般好!

许娡轻车熟路在京城上空飞檐走壁,三两下跃过城墙,然后便在树林中穿梭,期间没有半刻停顿。

依旧是熟悉的路线,如今再走,心情却不如以往轻松。

许娡一路走,一路在想如何提高自己的胜算率。

在对方不是丹青的前提下,如果是一个人,那么胜算率将会是百分之百。

但如果对方是五个人,胜算率就只有百分之八十。

要是十个人,那么胜算率就只剩下百分之六十,还不排除家人也许会有伤亡。

她默默祈祷不要有第三种情况发生,她不想让许家任何人遭受危险。

心思百转千回间,远远就见前方一座二层小楼,正是前不久他们下榻过的官驿。

因为沿途就只有这么一家驿站,所以许娡猜想许明等人八成会在此休息。

果不其然,待许娡离近些,便可见一排排的马车停在路边,而马车上的旗号正是一个“许”字。

因为天气渐暖的缘故,好些个车夫和护院并没有睡在驿站里边,而是随便在马车里躺了,或是干脆找一棵树干靠着睡。

许娡悄然落至屋顶,将二楼四间上房的瓦片依次掀开,终于在东边的上房里找到了许明夫妇。

此时,许明二人睡的正香,全然不觉屋顶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们。

看着他们熟睡的面容,许娡这一路上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

突然!数道破空之声传来。

许娡立即就着屋顶的坡度滚到一边,再看她之前趴伏的地方,已被三支钢头短箭贯穿。跟着“哗”的一声,那一处瓦片崩塌,掉进屋里。

声音之大,顿时惊醒了所有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