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26:支援

026:支援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137  |  更新时间:

他们以为是地震,衣服也顾不得穿,纷纷抱头鼠窜,跑出小楼,逃到院子中。

这时,从南边的树林中赫然飞出二十余名黑衣人,各个身手矫健,落地无声站在驿站外围。

许娡见院中之人,许明夫妇就在其中,想也不想,腰身一拧,飞身落到院中,将许家人护在身后。

众人见一个黑衣人从房顶上下来,都吓了一跳,但见这个身形瘦小的黑衣人竟是站在自己这一边,就都松了口气。可是再看对面的黑衣人,又都担心起来。

许娡注意到这些黑衣人的面巾下角都有一枚银币大小的特殊标记——用银线绣上去的飞鹰图案,便认定这一定是规模不小的暗杀组织。

她许家虽家大业大,但从没有跟谁结过仇怨,一直都是安分守己的。

许娡知道雇佣这一伙人的价格绝对不便宜,除了之前的雇主,她还没见谁这么大手笔过。

问题是,许家有什么值得他如此大费周章的呢?若说贪图许家的财富,许明早就将许家的财产藏在一处地方,具体是藏在什么地方,又有谁知道,无人知晓。

许娡来不及多想,眨眼间,黑衣人的双钩就到了眼前。

她脚尖点地,身子后移,高高束起的马尾迎风飞起,在她的脸颊两侧肆意飞舞,说不出的英气与洒脱。

躲避的同时,眼角余光注意到身后一个黑衣人也向她袭来,形成前后夹击的攻势。

许娡不敢马虎,她知道双钩的厉害,这种多刃器械,其身有刃,末端为钩状,戴在手上,既有尖又有刃,只要稍有不慎就会皮开肉绽,乃至开膛破肚。

眼见许娡动作减缓,一前一后两个黑衣人奋起向前,却在下一秒,双双闷哼倒地,肠肚外翻。

原来许娡只是虚晃一招,她故意放慢速度,迟了一秒才躲开,一举就干掉了两个黑衣人。

余下的黑衣人中,一个看似领头人的眼睛始终盯着许娡,似乎在寻找她的弱点。可是看了半天也没见她使用的哪门子招数,只好作罢。右手一扬,伸出四根手指,身后立刻有四名黑衣人一跃而上。

如果只是这样一波接一波的攻势,许娡倒是应付自如,但谁会这么傻?

打斗中,她发现这四名黑衣人并没有使出全力,也没有对她下杀手,而是在想办法缠住她。

正当她被四个黑衣人围得不可开交之时,领头人再次伸出四根手指。

许娡暗道不妙!

就见那四名黑衣人纵身一跃,直飞向驿站小楼。

不可以!

许娡情急之下,将手中的两个玄铁刀片呈扇形飞出去,再收回,直接割断前后左右四个黑衣人的喉咙。

温热的鲜血喷涌而出,溅了许娡一身。

她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而是脚尖一点,轻身跃起,手臂向前一挥,玄铁刀片再次收割四条人命。

轻松解决掉十个人,但是许娡一点都不轻松,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就见领头人振臂一挥,余下十余人一拥而上,不再纠缠许娡,而是直奔二楼。

许娡咬牙,拼了!

她双足蹬地而起,以自己极限的速度追赶那些黑衣人。

但以一敌众,她没把握救下所有人,以她的力气和身手,只能保一人平安。

不由陷入两难,是救许明还是救何氏?

许明作为许娡的生父,一直对她严慈有度,宠爱有加,虽没有感人至深的回忆,却是给了她优厚的物质生活;而何氏作为她的生母,更是尽到了一个母亲的责任。

二人都对她有养育之恩,都无法割舍。

正当她难以抉择之时,忽然,在驿站二层小楼的背后,凌空飞出三十余名黑衣劲装护卫。

连许娡都被眼前的阵势给唬住了,目不转睛地看着空中黑压压一片人,竟发现这些人都是宫吟飞的影卫!

难怪不见驿丞和巡检。

莫不是这宫吟飞可以未卜先知不成?

若说许娡是血缘之间的心灵感应,那宫吟飞这算什么?

许娡想了想,估计是宫吟飞平时作恶多端,想杀他的人不在少数。奈何他身边有个武功高强又擅使毒针的丹青,旁人不宜下手,便杀几个跟他有关的人出出气。

她分析这些人无非是保护许明和伏击敌人两个目的。

虽结果差不多,但是意义却不同。

单纯保护许明的话,只能说宫吟飞行事妥帖,顾虑周全;可若是伏击敌人顺便保护许明的话,那宫吟飞可就太卑鄙了!竟然用许明做诱饵。

若真是这样,那许家的人也太冤了,还没有成亲就遭遇此等危险,若是成亲,简直不敢想象……

她希望许明可以以此拒绝与宫家的婚事,那样她就不用嫁给一个她要杀的人了。

这样想着,嘴角就不自觉地弯了弯。

影卫中的首领,见黑衣人中,最后面一个瘦瘦小小的,面巾并没有飞鹰图案,估计是新入伙不久的新成员,但他竟然死到临头还在偷笑,简直是对众影卫的侮辱,必需先解决了他!

领头人这样一想,立时向左右两名影卫使了个眼色。

两个影卫会意,挥舞着短刺,帮领头人开辟出一条血路。而领头人不顾其他,直接将短刺刺向最后的许娡。

许娡脸色一黑,前面有那么多人你不杀,非杀到我头上。

腰身后仰,凌空来了个后滚翻,轻松躲过领头人的短刺。

许娡不想杀这些来支援的人,只得以退为进。

领头人似看出她步步退让,不禁好奇对手的身份,想要揭他的面巾瞧瞧。

许娡知道再这样下去对自己不利,反正许家的人安全了,她也没必要在这自曝身份,不如走为上。

她想着,便将手中刀片飞出,却是向着领头人的耳朵。

领头人也不是吃素的,双指一夹,将袭来的刀片给夹住了。正想炫耀一番,再看对面,哪里还有许娡的影子!不由气得一跺脚。

许娡原路返回,回到家中时,刚刚寅时过一刻。

小白一直等着没敢睡,见许娡回来,先是绕着她看了一圈,见她并没有受伤,一颗悬着心才放下。

*****************************************

求收藏啊各位小伙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