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31:访客

031:访客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162  |  更新时间:

下聘的第二天,宫吟飞就来了。

与他一同来的,除了丹青,还有两位姑娘。

许娡见她们一脸好奇地打量着她,她便也毫不客气地打量起二位姑娘。

站在宫吟飞左边的小姑娘看起来十六七岁,长得和宫吟飞有几分相像。一张标致的鹅蛋脸上嵌着一双圆圆的杏眼,看哪里都是神采奕奕的;一身粉白交领长裙外罩大红底子绣金花卉纹样的对襟马甲,看上去十分的娇俏可爱。

而最吸引许娡的还是宫吟飞右手边这位。她看上去比左边的小姑娘年纪稍长个一两岁,身材高挑,气质出众,肤光赛雪,容貌更是秀丽之极。

正牌的大家闺秀,许娡见得多了,但像她这般下巴微翘,神情高傲的姑娘并不多见。

许娡不禁有种被挑衅的错觉。

正思忖间,宫吟飞已上前携了她的手:“来,给你介绍一下。”他说着,先行介绍右手边高贵的白天鹅,“这位是佥都御使安常远的千金,也是我的表妹,安静。”然后以宠溺的目光看向了左边,“这是舍妹,宫若楠。”

佥都御使安常远,宫家太夫人安氏的兄弟,宫吟飞的舅舅。

许家虽富可敌国,但商贾的地位始终不及当官的。

是以许娡率先屈膝行礼,含笑道:“安小姐好,宫小姐好。”

宫若楠笑嘻嘻地上前一步,回礼道:“都是一家人,嫂子不必客气。”

安静则是落落大方地上前给许娡行礼:“许姑娘有礼。”

竟然叫她许姑娘!

许娡挑了挑眉,看来刚刚的挑衅不是错觉了。

虽然还没成亲,但是既已下了聘,这婚事便成了一半。

连宫若楠都改口叫嫂子了,虽然不合规矩,但一个小姑娘家的,想对未来嫂子表示一下亲昵,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谁也挑不出理的。

但是安静,一个外姓的表妹,不跟着叫嫂子也就罢了,不叫姐姐也罢了,居然疏远的称呼她为许姑娘。

这代表什么?许娡不是不知道这古代是有表亲婚制度的。

她虚扶了安静一下,便招呼四人在外院会客厅旁的偏厅就坐。还特意吩咐小白:“……去取信阳毛尖来招待客人。”

期间,宫若楠与许娡说了好些话。

安静默默坐着冷眼旁观,见许娡衣着素雅,品位不俗,并不像她想像的那样,是个暴发户。且言谈举止竟有大家之风范。

心中不由多了份危机感。

她情窦初开时便钟情于表哥宫吟飞,从豆蔻之年苦等到如今,已经六年了。

本想着一个未娶,一个为嫁,到最后总会凑成一对,不想半路杀出个许娡。

若许娡是个小门小户,模样平庸的也就罢了。

偏偏她是姜国首富的嫡长女,姿容清丽不说,资产更是丰厚。

这让她一个养在嫡母名下的庶女,怎么跟许娡比!

安家重男轻女,只有安静一个女儿。为了联姻方便,这才过继到安常远之妻周氏的名下。

虽从庶女升格为嫡女,但毕竟不是周氏亲生的,周氏才不会傻到帮姨娘教养女儿,于是就放任她不管。

在外人眼里,周氏对安静的不管不顾就成了母亲对女儿的溺爱。

但事实如何,只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罢。

这厢姑嫂两个相谈甚欢,从珠钗胭脂到绫罗绸缎,无论什么话题都能寻到共同语言。直叫宫吟飞苦笑摇头,在一旁根本插不上话。

也亏得许娡有先见之明,事先叫程妈妈打听了一番,自己又做足了功课,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虽有些投机取巧,但许娡是真心喜欢宫若楠的。

她就喜欢这种没心没肺,没坏心肠的孩子。

尤其中午吃饭的时候,许娡给她夹什么,她就吃什么,没有一点侯门千金的架子,直把许明夫妇喜欢得不得了,忙叫人将带有津州特色的贝壳头面送了一套她们。

饭后,许明夫妇便回了内院,免得叫这些小辈们拘谨。

偏厅里,除了宫吟飞、许娡、丹青、宫若楠、安静,还多了许世杰和许婕二人。

七个人凑在一块,男的一堆,女的一堆,各聊各的,两边谁也不掺乎。

期间,除了宫吟飞过来看望许娡,安静又假借净手之名去看了宫吟飞外,再无交集。

直到申正,宫吟飞才说老祖宗等了他们吃晚饭,该回了。

宫若楠在大门口一脸不舍地拉着许娡的手:“嫂子,我还没聊够呢!”

许娡莞尔一笑,反握住她的手道:“以后机会多的是,快回去吧。”

“好吧……”宫若楠撅起小嘴,“那我改天再来哦。”

“嗯,随时欢迎。”许娡笑着答应,转而看向宫吟飞和他身后的安静,“侯爷慢走,路上小心。”

宫吟飞注意到许娡的眼神,瞥了一眼身后的安静,上前携了许娡的手:“明天我再来看你。”

许娡抬头,见他眼中自然流露出一丝温柔,不由一阵恍惚,若非知道与宫吟飞算是契约婚姻,还以为他对自己动心了呢。

一想到这个,许娡什么心情都没了。

至今还不知道父亲到底向宫吟飞许了些什么,这桩婚事又能证明什么。

“好烦!”许娡躺在暖阁里,将手中的《古姜轶志》丢在一旁。

“这是怎么了?”小白见许娡送完宫吟飞回来就一直心烦气躁,心不在焉的样子,伸手去摸她的额头,“被风吹着了?”

许娡皱眉拨开她的手:“去把宫家的礼单拿来。”

小白纳闷:“怎么突然想起看礼单了?”

话没说完,见许娡一道凌厉的目光射来,赶紧住了声,讪讪的跑去拿礼单。

许娡将礼单展开:

太后御赐玉如意一对。

皇帝御赐红珊瑚一座。

皇后御赐送子观音一尊。

滴水胡同五进宅邸一座。

芙蓉巷四进宅邸两座。

京郊花园两座。

田产八百顷。

药铺两间。

金元宝一百个。

银元宝两百个。

蜀锦、云锦各一百匹。

……

许娡只看了五分之一的内容,心情便缓和了许多。

或许,只有从物质上的满足才能抵消她对这桩婚姻的抵触吧。

**********************************************************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书评区留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