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38:担忧

038:担忧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061  |  更新时间:

因卧房与中堂只隔了个院子,所以何氏并没有叫丫头跟着,只一个人从中堂后门进去,绕过隔断墙,看到许明在主位上沉思。

“老爷!”何氏轻唤一声,见许明向她看过来,便问:“娡儿已经回来了吗?”

“嗯,已经回房了。”许明示意何氏坐到他右手边的位置上。

何氏便知他有话要说:“怎么了?”

许明犹豫着不知怎么开口:“娡儿她……”

没等许明把话说话,何氏便紧张道:“娡儿闯祸了?”

许明“啧”了一声,斜眼看她:“你一个做母亲的,怎么不盼着点女儿好呢?什么叫‘闯祸’啊?”

“那是怎么了啊?”何氏不由埋怨,“老爷你又不说。”

“我哪里不说了。”许明向她解释,“这不是没想好怎么跟你说嘛。”

何氏听了拍着大腿“诶呦”一声:“跟我说话还想什么措辞,老爷赶紧说就是了。”

许明只好重重的叹了口气,把方才的想法说出来:“你说……咱们要不要跟娡儿摊牌呢?”

“摊牌?”何氏寻思了一下,“老爷是指跟宫吟飞的协定?”

许明悠悠点头:“是啊。”继而说出他的担忧,“我原还担心宫家会嫌弃我们是商贾出身,苛待了娡儿,但如今看来,侯爷倒是对娡儿颇为用心。以侯爷的才干和手段,又是那样的面貌,难保将来娡儿不会对他动心。若在动心前得知真相还好说,万一是在动心之后才知道……”他不敢想象。

“老爷是怕娡儿怨恨我们?”何氏也是越听越怕。

“怨恨我们倒不怕。”许明摆了摆手,“怕只怕娡儿会偏激做出傻事来……每每想到这个,我都觉得自己没脸面对娡儿。”

“老爷快别这么说。”何氏将手搭在许明的手臂上,“两亿两白银呐!那可不是小数目,往小了说,您这是为了我们许家的前途,往大了说,您是为了姜国啊老爷。”

怎奈何氏越是这么说,许明越觉得对不起许娡,不由握紧了拳头,紧抿着嘴唇不说话。

何氏想了想,又换了种劝法:“老爷,不是我自夸,你我都是商户出身,生出的孩子个个精明通透,世清和娡儿尤是如此。依我看呐!娡儿未必会想不开。”

此话果然有了些效果,就见许明看着何氏,一副“说来听听”的表情。

何氏便回忆道:“记得娡儿十二岁那年,宋家小姐十三岁。有一天,春婷那孩子哭着来找娡儿,说是被男方退了婚。老爷也是知道的,娡儿二话不说领着护院将那男孩子打一顿,生生把人家的腿给打断了,最后赔了人家五百两银子才算了事。”

许明自然记的这件事情,不觉嘴角微翘:“是啊,娡儿自小便与别家女孩不同。可是这跟她想不想得开有什么关系?”

何氏白了他一眼,就知道他会这么问:“老爷您忘啦?当时娡儿怎么跟春婷那孩子说的?”她学起许娡当时鄙夷的神情,“‘为那种狼心狗肺的男人不值得’!我当时还纳闷,娡儿小小年纪如何懂得这些?那些话又是哪里学来的?如今想来,怕是上天早有安排吧。”

许明拧着眉头,觉得何氏的话虽然有些牵强,却成了眼下唯一能够宽慰他的话了。

他长叹一声:“好吧。暂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一个时辰前,宫吟飞正在护国公府等候宫家老太太等人。

见青帷小马车旁跟着自家的丫鬟,便优雅上前相迎。

亲自扶了老太太下来,宫吟飞关心地问:“一切都好吧?”

“都好,都好。”老太太笑着应着,将媳妇安氏和孙女宫若楠撇在身后,拉着宫吟飞的手往外走,小声的说:“你这个媳妇啊,挑得不错,我喜欢。”语气中还带着几分老人家的任性,叫宫吟飞哑然失笑。

得了老太太的肯定,那许娡将来在宫家的日子就会好过一半,至于另一半……宫吟飞不由看向身后的母亲安氏。

老太太还不知道下午点戏的事情,但她是个明白人,自然知道孙儿的心事,拍拍胸脯,向他保证道:“你母亲那边不用担心,有我呢!”

宫吟飞听了有如吃下一颗定心丸,当即讨好笑道:“有老祖宗护着,孙儿想不放心都难。”

因为与许明的协定,宫吟飞要确保许娡在宫家不能受半点委屈。万一叫许明知道自己的心肝宝贝在宫家过得不自在,接了回去,他找谁要钱去!

出了护国公府的大门,四人分坐两辆马车,老太太和太夫人一辆,宫吟飞和宫若楠坐后面的一辆。

二人一上车,宫吟飞就见宫若楠朝他挤眉弄眼的,不觉好笑:“你吃错药了?”

宫若楠“扑哧”一下笑出声来,故作嗔怪道:“二哥哥,以往看你对那些姨娘们爱搭不理的,没想到竟是对嫂子情有独钟,呵护备至,连母亲的喜好都一并告与她知道,连我这个做妹妹的都要嫉妒了呢。”

宫吟飞听得云里雾里:“母亲的喜好?”

宫若楠大眼萌萌地点头:“是啊,嫂子连母亲喜欢看《重生记》这种稀罕事都知道,难道不是二哥哥事先告诉嫂子的?”

宫吟飞身为男子,除了夜里睡觉,白天几乎都待在外院的书房,哪里会对后院女人们的喜好上心。

但闻宫若楠所言,不由一愣,但瞬间回转过来,面色如常,嘴角含笑地摸了摸宫若楠的头:“就属你是个鬼灵精。”说话模棱两可,并不点破,只含糊着应答。

宫若楠却只当他是承认了,靠着宫吟飞的肩头,越发撒起娇来:“嫂子还没进门,二哥哥就这样偏帮着,若是进了门,哥哥还不知道要怎样疼惜呢!”

宫吟飞由她靠着,开了几句玩笑,也就到了家。

并不曾回内院,而是依旧在外书房歇着。

见丹青已经回来,随口问了几句许宅的情况,便继续拿了《左传》翻看。

看了几页,见丹青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便知他有话要讲。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