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40:陪嫁

040:陪嫁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082  |  更新时间:

按照姜国的风俗,婚礼是在晚上举行。

所以许娡也不急着睡,一直陪家人聊天至亥正,仍有聊不完的话题。

因为时间太仓促了,有些事情只能等到婚后再办,例如向她引荐陪房的事情。

何氏只能将陪嫁的四个庄子和四个宅院的地契田契和陪房的人员安排向许娡交代清楚。

因为四个庄子和四个宅院里,有两个庄子和宅院是在津州的,京城里准备得仓促,且人多地少,不是有钱想买就买的,故此只给许娡置办了两个庄子和两处宅院。其中一处正是许世杰为许娡挑的杜开明的三进四合院,还有一处是在隔了两条街的元宝胡同,同样是三进的四合院。

津州的陪房暂且不提,单是来京城的就有四房的陪房。

其中,在京郊北边一处一千亩的庄子给了陪房甄有福。甄有福今年四十上下,因原配难产死了,只留了个丫头在身边,现在这个媳妇是后找的,小他十来岁,带着个半大小子跟了甄有福,日子还算过得去。

另有一处一千五百亩的庄子在京郊西边,给了陪房程如喜。这个程如喜是许娡院子里程妈妈的儿子,为人比较务实,刚娶亲不过半年,尚未有子女。

剩下的两处宅院,文昌路的给了胡炳泉,元宝胡同的给了寇振兴。

何氏和许世杰另准备了礼物给许娡当作陪嫁,许世杰的礼物是一套竹根套杯,何氏的礼物是两份,其中一份是大哥许世清给许娡的一方玫瑰紫的端砚,另一个是何氏给女儿的在津州城外的一家酒窖。

许娡一一听在耳里,记在心里,并默默谋划着。

甄有福她不熟悉,等忙完了这一阵还要仔细打听打听。但程如喜她是知道的,常听程妈妈提起,逢年过节也见过一两次,看着挺憨厚的一个人,新娶的媳妇也是老实巴交的姑娘,庄子交给这样的人家照看,她是着实放心的。

至于胡炳泉和寇振兴两个,她多少了解一些。

胡炳泉是汇香楼掌柜的大儿子,三十多岁,像他老子,很有生意头脑。娶了个比他大三岁的媳妇,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再说寇振兴,也是三十来岁,他原本是茶馆里的伙计,因打了一只汝窑茶杯,被撵回宅子里做了车夫。后娶了二门婆子的外孙女,如今也已是两个儿子的爹了。

这两家人,除了看院子,另有活计安排他们。

许娡记的宫吟飞的礼单中,有两间药铺的。既然胡炳泉善于经营,不如就把药铺交给他。

除了药铺,宫吟飞也给了许娡几处的田地和宅院,暂时应该是无人照看,待她今后寻了适当的人,还要再安排下去。

眼下她不缺金银,缺的还是诚实本分的人家。

何氏等人走后,小白和小青在房里做最后的准备。

二人合力将那簇新的大红嫁衣挂在衣架上,在烛光的映照下,绮丽夺目。

许娡睡意全无地坐在梳妆台前,一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懒懒地拨弄着凤冠上的珍珠。

小白打开箱笼,将何氏等人的礼物一并收进去,这才对许娡说道:“小姐在想什么?”如果没什么想的,不如早些休息。

许娡却说:“我在想这几家陪房要如何安排,另外,还有没有其他人可以为我所用,因为你也知道,宫家那里也给了我不少的庄子和院子,总要有人去打理才行。”然后她又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小白。

小白不住点头:“小姐考虑得是,不过眼下还真的没有多余的人手,这里不比津州,要多少人都有。”随即想了想,又道:“不过小姐说的甄有福这个人,我倒是知道他。”

许娡听了眼睛一亮,叫她快说给她听。

小白便一五一十地告诉许娡,说甄有福太过老实,续弦的败家媳妇又是个贪得无厌,偏偏甄有福又是个妻管严,所以将来要用到甄有福的话,需要多斟酌斟酌。

许娡沉吟片刻,若果真是这样的人,不如不要。但她眼下不能只听小白的片面之词,还须等到婚后见过本人再看。

小白见许娡没有言语,又想起另一桩事情。

于是从怀里掏出一张纸,交给许娡,告诉她这是太太给她的陪嫁丫头和粗使婆子。

许娡看了眼名单,除了她房里原有的小白小青和程妈妈,又添了五个进去。

当中更是有何氏身边两个最得力的丫鬟珍珠和珊瑚。

许娡算了算,陪房甄有福家四人,陪房程如喜家两人,陪房胡炳泉家五人,陪房寇振兴家四人,丫鬟四个,婆子四个,一共是二十三人。

这些人既然做了许娡的陪嫁,那就表示她们今后的月例要由许娡来发放。

许娡不由一阵心疼。

小青由二等丫鬟升格为屋里的大丫鬟,还有些不适应,看了眼自鸣钟,已过凌晨。

“小姐,时候不早了,歇了吧?”

许娡也看了一眼,点了点头,由小白和小青两个服侍宽衣睡觉。

熄了灯,小青退下,小白留下来在暖阁里睡了。

夜里,小白总是能听到许娡翻身的声音。

“小姐是睡不着吗?”小白轻声问。

许娡又翻了个身,面向床外:“嗯,总感觉心里有事。”

“是在担心什么吗?”小白问道。

“说不好。”许娡蹙着眉头,“总感觉明天会不顺当。”

小白心里一惊:“听说明天皇上和贵妃会来观礼,会不会和这个有关?”

许娡虽然也在担心这个,但她不想吓着小白,只得说道:“或许是我太紧张了吧,去帮我倒杯茶来。”

小白便起身去西次间倒茶。

许娡则趁着这个功夫摸了摸枕头下面的刺刀和玄铁刀片。

见东西都在,又喝了口茶,这才安心睡去。

倒是小白,被许娡吵醒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但她可不敢像许娡那样翻来翻去,她只是把眼睛睁开,借着月光看着空荡荡的屋子,不敢发出一点声响,生怕吵着许娡。

她在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明天就要随许娡嫁到宫家了,自己的命运也会随之改变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