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41:梳妆

041:梳妆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250  |  更新时间:

宫家上下从初五起就不曾睡过,一直忙到了初六早上。

许家这边,为了让许娡有个良好的精神面貌,小白特意让她睡到了自然醒。

许娡起身伸了个懒腰,看了眼透亮的窗棱,高声问道:“什么时候了?”

小白和小青闻声从西次间进来:“小姐,已经巳时了。”

许娡先看小白,细挑的身段穿了一身簇新的雪银长衣,外罩葱心绿的比甲,下配一条白绫细折裙细,看着十分水灵;一张秀气的小脸上,杏眼含春,樱唇含笑;梳着丱发,各在两端缠了金红丝缎,越发衬得皮肤雪白。

小青同她是一样的装扮,不过年纪尚小,模样稍微逊色一些。

许娡见她二人显然是精心妆扮过的,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眼自鸣钟,吩咐二人:“沐浴更衣吧。”

“是。”二人蹲身一礼。

彻彻底底洗了个澡,精油用了半瓶,花瓣用了二斤。

香喷喷,光溜溜地站在衣架前,由二人服侍着,一层一层穿上大红色的嫁衣。

嫁衣是由江南织造局为许娡量身打造的,再合身不过。

大红色的蜀锦上,用亚光丝线绣满并蒂莲的暗纹,以金线绣龙凤图案镶边,并以一千颗均匀如莲子米大小的珍珠滚边,迎着光亮,异彩纷呈。

穿好了衣裳,许娡坐在梳妆台前,小白叫小青为许娡擦头发,她自己则出门去找太太,因为新嫁娘要找个全福人梳头上妆铺床的。

许家找的全福人是国子监五经博士的夫人陈氏。

没一会功夫,就见小白引着盛装的何氏和陈夫人笑盈盈地走进来。

陈夫人一见许娡便道恭喜。

许娡懂得规矩,忙让小青将红包给了陈夫人。

陈夫人家虽是当官的,但比不许家财大气粗,笑着接过红包,不住地道谢。

何氏将妆台上的木梳递给陈夫人,满脸是笑道:“就有劳陈夫人了。”

“应该的,应该的。”陈夫人笑着接过梳子,一下一句吉祥话的为许娡梳头。

许娡默默坐在妆台前,任由陈夫人帮她梳头,上妆,戴凤冠。

妆扮停当之后,众人散开。

许娡看着镜中的自己。粉白的脸蛋上,胭脂够浓,嘴唇够红,喜庆之余又添了三分艳丽,七分妖娆。

虽然不是很喜欢,但是结婚的妆面大体都是这样,她也只能笑笑。

这时候,许婕进来向各位行礼。

她站在许娡身后,双手搭在许娡的肩膀上,看着镜子中的许娡道:“姐姐真漂亮。”

许娡从镜子里看向许婕:“怎么现在才来?”她以为许婕会第一个到的。

许婕摇了摇头:“帮着母亲在后院招待女眷来着,才得了空就赶过来了,待会还要过去。”

许娡点头表示理解,拍了拍肩上的手:“辛苦你了。”

又闲聊了一会,就听一个小丫头来传饭。

因为婚礼是在晚上举行,但是亲友早早就来了,所以要在家里先招待一顿。虽不及婚宴的菜品,却也风味十足。

吃完了饭,何氏带着一众女眷来到许娡的院子。

许婕先到许娡房里,见她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梳妆台前,跟她走的时候姿势一样,像个蜡人。

“姐姐?”许婕走过去轻拍她的肩膀,“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许娡吓了一跳,从来警觉的她竟然也有放空的时候,该打该打。

笑着看向许婕:“吃了又要重新上妆,怪麻烦的。”

许娡这话却是真的,想来,那样厚的脂粉涂上去,她还真怕动一动嘴,粉渣就掉进碗里呢。

许婕会意,掩口而笑道:“饿晕了怎么办?总要吃点才行。”

许娡便将台上的小盒拿在手上:“不打紧,刚刚小白拿了些酥糖给我,我饿了就含一块。”

许婕了然点头,转而又说些别的逗她开心。

待太阳西斜的时候,迎亲的队伍也到了。

许明身着绛紫团花缎面圆领袍,许世杰一身粉红直裰,二人皆是盛装打扮,恭候在许宅门外。

小厮兴奋地跑到二门去报信,二门上的婆子便跑来传话。

许娡便开始紧张了。

从未有过这种感觉,说不出的慌张失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急得她直握粉拳。

“姐姐……”许婕双手抱在一起,竟然比许娡还要紧张,以至于连话都说不出了。

倒是小白最冷静,安抚她二人的情绪:“小姐们快坐下。”她为许婕斟了茶,又笑着走向许娡,双手压着她的肩膀,将她按坐在锦杌上,“小姐呀,你就安安静静做你的新娘子,一切事情由喜娘喜婆们去烦,没什么可紧张的。”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得二人直愣。

“怎么说的好像你成过亲一样?”许娡随口说了一句。

小白一听满面通红,捂脸娇羞道:“小姐快别取笑我了。”

许娡也只是打趣她罢了,毕竟大哥许世清娶过两回亲,大家多多少少也都懂得一些。

开过玩笑,紧张感果然减少了一些。

这时候,何氏和陈夫人领着几个体面的大丫头,像是怜春、怜夏、彩霞这些个进到屋里,让她们年轻姑娘家在屋里堵门。

其余亲友和姨娘们依旧留在院子里看热闹,有小丫鬟上茶上水。

外头“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个不停,连许娡都能听见,心中除了兴奋,更多的还是紧张。

陈夫人向许娡道了声万福,便将红绸盖在许娡头上。

何氏顿时眼含热泪,用手绢捂了嘴。

许娡耳力过人,听到何氏的抽泣声,自己也是眼眶一红,好在盖头挡着,谁也看不见她的表情。

而此时,迎亲队伍已经停在了许宅门外。

许明和许世杰率一众亲友上前行礼。

因鞭炮齐鸣,锣鼓欢腾,也听见谁都说了什么。

在场众人,除了丹青脸色微沉外,各个都是笑脸迎人的。

宫吟飞一身大红礼服,骑在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上,向前来围观看热闹的百姓拱手示意。

许明则派了十来个小厮向围观百姓派发红包。

待鞭炮停了,宫吟飞才下得马来,丹青随行,另有几位或骑马或坐轿子的年轻男子随二人一同走过来。

---------------------------------------------

看到有小伙伴在评论区里留言,说更新太慢了,其实我每天都有更的呀,不过字数比较少,不过瘾罢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要积累人气,希望喜欢本文的小伙伴们可以理解,如果将来上架的话,更新自然就多起来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