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42:迎亲

042:迎亲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206  |  更新时间:

许明和许世杰却是一个都不认得。

而许明的亲友大多是商人出身,还不比许明见多识广。

来到近前,双方见礼之后,宫吟飞向许明一一介绍:“这位是静王,这位是刘侍郎,这位是肖总兵……”

他一共介绍了六位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许明听了却是腿肚子转筋,哪里想到此生能见到如此重量级的人物,忙俯首叩拜。

许世杰和身后亲友也学着他跪拜下去。

静王和善,已先行扶起许明等人,淡笑道:“今天是来迎亲的,许老爷不必多礼。”

许明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这怎么敢……”

“什么敢不敢的!”肖总兵是武官,为人最是心直口快,见许明娘们似的不爽快,大掌在他肩上拍了拍:“你啊,就赶紧带路,我们还等着喝喜酒呢!”

“就是,就是。”旁人也跟着笑起来。

许明无奈,这才起身恭敬的请众人进门。

因为是在京城,许家的亲戚并不多,来的大多是生意场上的朋友。

见静王来了,哪个敢拦。

非但不拦,还陪着笑为他们带路。

顺顺利利便来到了许娡的房门外。

院子里的女眷们何曾见过这般架势,闻听是静王来了,纷纷跪下来叩拜,三呼千岁。

如此一来,气氛就有些怪。

静王很不好意思,对着宫吟飞说道:“我就说我不来的。”

宫吟飞不以为意,半开玩笑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沓红包,“你看,省下不少呢。”

众人大笑起来。

于是肖总兵上前拍门道:“丫头们,快开门把你家新娘子请出来吧。”

房里都是姑娘们,一时间不知所措,便想开门放他们进来。

“不行!”小白拦在门口,壮着胆子扬声向外道:“今儿是咱们小姐出阁的日子,我可不管什么王爷还是总兵,只管拿了红包来,不然我可是不开门的。”

“呦呵!”肖总兵来了兴趣,回头问宫吟飞,“这是哪家的丫头?有性格,我喜欢。”

小白听了心中一霁,面色微红。

宫吟飞认得小白的声音,笑道:“那是许姑娘的丫头,名叫小白的。”

肖总兵一听,故意板着脸:“你怎么还叫许姑娘,该改口叫媳妇了!”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小白见转移了焦点,忙又出声道:“姑爷,您倒是有红包没有?”

“自然少不了你的。”宫吟飞说着,将十封红包从门缝里塞了进去。

小白接过红包,打开其中一个,竟是一两银子的银票!

一两银子,是她们这些大丫鬟半个月的月钱。

房里顿时炸开了锅,丫鬟们纷纷来抢小白手里的红包。

小白左躲右闪,得意道:“这些是姑爷给我的,你们想要?自己去要呀!”

在她的鼓动下,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

小白则暗自松了口气,回想起刚才的情形也是一阵后怕。

她定了定神,便随着姐妹们一块起哄。

直到宫吟飞红包散尽,丫鬟们才肯开门。

按风俗,许娡要磕头拜别父母,宫吟飞也要磕头拜见岳丈岳母。

于是宫吟飞和许娡两个在厅堂里给许明夫妇磕了头,许明夫妇各自封了个大红包给宫吟飞。

两个喜婆也纷纷上前来道喜,许明夫妇又是各自封了红包她们。

喜婆自是满口的吉祥话,眉开眼笑地扶起许娡。

闹了这一下午,待发亲时,已快到酉时。

许娡蒙着盖头,眼前除了大红,看不到其他情景。

两个喜婆左右搀扶她到了房门口。

其中一个喜婆便扬声道:“烦请许二爷背咱们姑娘上轿罢。”

按理,应是大哥许世清来背的,因他留在津州,便叫了许世杰。

许世杰自是一百个愿意,忙在许娡身前蹲下。

许娡由喜婆扶着攀上许世杰的背,感觉他背上一用力,她整个人就腾空起来。

与此同时,鞭炮声,喜乐声,夹杂着亲友的道喜声,赞礼声,彻底充斥着许娡的耳朵。

大红喜轿就停在许娡的院门口,许世杰不过走个过场,背了十几步便将她放下,由喜娘扶着上了喜轿。

喜轿抬起的瞬间,许娡心里忽悠一下。

就这样离开了吗?她突然有些舍不得。

挑起红绸,想要撩开窗帘再看一眼她的家人,却是被喜婆挡了回来,嘴里还劝:“诶呦喂,姑娘,可使不得,快坐好。”

许娡无奈之下竟湿了眼眶。

情绪有了波动,心里便觉着委屈,眼下父亲与宫吟飞的协定,她到现在还不知道,何苦牺牲自己来履行两个男人之间的契约?

她明知自己有的是机会逃走,即便眼下当着众人的面,她也可以潇洒的来去自如,只要她想。

但她自己也说过,这么做是为了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为了许家,她只能这么做。

打定了主意,心情也渐渐平和,许娡开始留意外面的动静。

虽然已经听不到鞭炮声,但喜乐声和赞礼声络绎不绝。

其中不乏有几个叫干爹干娘的,倒叫许娡哭笑不得。

因为宫家的聘礼也算作许娡嫁妆的一部分,要一并抬了到宫家。

所以当喜轿走了路程一半时,最后一抬嫁妆方才出了许家大门,放眼望去,恰似一条火红的长龙蜿蜒不止。

尤胜贵妃当年的十里红妆,着实晃瞎了围观众人的眼。

不知又走了多久,许娡感觉周围的光线渐渐昏暗下来,估计是太阳已经落山。

不多时,就听到喜婆欣喜地喊了声:“到了到了,姑娘到了!”

紧接着,又是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将喜婆的声音都盖过去了。

全福人陈夫人亲自挑起轿帘,请许娡下轿。

下轿之后,便闻鼓乐喧阗扑面而来,许娡透过眼前的红绸,可见一团团一簇簇的荧荧光亮,她知道那是一串串的大红灯笼。

依旧由喜婆扶着,跨过马鞍和火盆,便到了一处阔亮的厅堂。

说是阔亮,不过是许娡根据回声来判断的,不过眼下厅堂里却是挤满了人。

许娡隔着红绸,可见前方两点烛光和两位朦胧的身影,便知是要拜堂了。

这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皇上驾到!贵妃驾到!”

在场宾客无不惊讶,唯独宫家人淡定非常,他们早就知道皇帝和贵妃会来观礼,不过出于安全考虑,没敢声张。

观礼的事情许家也是知道的,但仍止不住哆嗦。

宫吟飞和静王相视而笑,便一同走出去接驾。

宫府府门大开,浩浩荡荡的皇家仪仗队停在宫府门前。

皇帝所乘玉辇由三十六人抬着,其后跟着两台十二人抬的辇轿,由百余名锦衣卫随行保护,更有卫卒人等上千,规模宏大。

宫府上下,凡有品级者,皆列队走出大门。

宫吟飞和静王在前,率领众人俯首叩拜,三呼万岁。

其余无品级人员则朝着玉辇的方向跟着有样学样。

皇帝,贵妃相继走出轿辇。

只见老皇帝一身明黄色的龙袍,腰背笔直,肚子微凸,国字脸,四方口,一副不怒自威的长相;发间虽有几缕白头发,但是精神很好。

他身旁的贵妃正是宫吟飞的姐姐宫若雪。

宫若雪一身浅金凤袍,头戴九头凤的凤冠,雍容华贵站在皇帝身边,倒更像是他的女儿。

皇帝慢悠悠抬手道:“众卿家平身,今日永宁侯大喜,大家不必拘束。”

宫若雪便命人将宫家老太太和太夫人搀扶起来。

众人这才起身相迎。

这时候,从人群中钻出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气质高贵,蟒袍加身,看见宫吟飞先是招了招手:“师父!我在这呢!”见宫吟飞向他看来,这才有模有样长揖一礼,“师父大喜。”

宫吟飞怔愣一瞬,显然是没想到太子也会跟来,不由看向了宫若雪。

宫若雪便搂过太子,瞥了皇帝一眼:“有他父皇宠着,我哪里管得了,就跟来了。”一句话便点出皇帝对太子的溺爱之心。

宫吟飞会意,又向太子行礼。

一行人便又重新回到厅堂。

原本高堂之上坐得是老太太和太夫人,如今皇帝贵妃一来,说什么不肯再坐。

还是皇帝再三谦让,二人这才虚坐高堂左右。

喜娘将两个蒲团放在地上,仪式正式开始。

因为皇帝在场,所以一拜天地就改为一拜皇帝。

其他礼节照旧。

礼毕,许娡被簇拥着送入新房。

就听到喜婆笑呵呵的声音:“拿了秤杆挑盖头,一年到头蜜如油。侯爷,请!”

许娡便见眼下多了双黑色锦靴。

随着盖头被挑起,许娡只觉得明晃刺眼,不觉侧脸适应了片刻,方抬头看向四周。

只见屋内锦笼纱罩,金彩珠光。

“你嫂子真漂亮!”乔梦莲在一旁称赞。

“那还用说!”宫若楠一脸的骄傲。

许娡再看围观众人,除了宫若楠和乔梦莲,还有几个认识的,包括国公夫人、沈太夫人、安静等人。

这些人中,有称赞许娡漂亮的,有说她有福气的,有祝福她早生贵子的。然而投向她的目光却是充满了新奇、探究和嫉妒……

----------------------------------------------------------

今天是一章3000字,算是变向加更了吧,争取明天也3000字好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