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45:探望

045:探望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262  |  更新时间:

夜深人静,只有宫府还在忙碌。

本想着阖府上下披红挂彩的,可以喜庆几天,奈何乐极生悲,只得被迫拆除。

拆红绸,摘灯笼,收拾桌子,打扫院子,还有门前的血渍,都要清洗干净。

待宫吟飞从许家回来的时候,宫府已经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看不到一个喜字,也感受不到一丁点喜庆的气氛,有的只是庄严和整肃。

许家下得马来,只见宫府门前蹲着两个威武雄健的石狮,三间铺首衔环的大门,门前站了一老一少,两个衣着体面的人;正门不开,只在东边开了个角门供人进出;正门之上,是一块玄色描金的“敕造永宁侯府”六字匾额,匾额左右各是一盏由红色桐油纸糊的,半透明的气死风灯,灯肚是金色的“宫”字。

杨福全最会审时度势,绕过宫吟飞,先笑着向许明三人连鞠三躬:“问亲家老爷安,问亲家太**,问亲家二爷安。小的是宫府总管杨福全,有招呼不周的地方还请亲家老爷、太太和二爷别见怪才是。”

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女儿生死未卜,许明哪有心情跟一个管家在这寒暄客套,又不能不请自入,只得板着个脸站在那里。

何氏也是“夫唱妇随”。

只有许世杰知道变通,忙拱手含笑:“杨总管有礼了。”

“哪里!哪里!亲家二爷太客气了。”杨福全忙做了个请的手势,“三位快请进吧。”然后回头吩咐止水,“给亲家老爷们带路。”

止水应是,便将许明三人引去东边角门。

宫吟飞无奈摇头,跟了上去。

杨福全退后半步,凑到宫吟飞的身边:“……太夫人还在侯爷房里,已经叫乘风去通知了,不过老太太那边已经睡下了,小的没敢去打扰。”

宫吟飞走路带风,淡淡“嗯”了一声。

杨福全便知是合了他的意思。

这杨福全年轻时还只是宫府的一名小厮,因签的是卖身死契,终生不可外放,便一心一意为宫家做事。

他为人中庸,并无一技之长,能做到总管家这个位置,全凭在宫家有三十多年的资历。

至于审时度势这方面,只能用“熟能生巧”来解释了。

许明夫妇一心只记挂着许娡的安危,根本无心欣赏宫府的气派。

倒是许世杰留心瞧上一瞧。

角门进去是个宽敞的院子,院子当中一条大甬路直通仪门;仪门内院子更大,且院中铺满三尺见方的花岗岩石,四通八达;迎面一座丹墀连着五间正房,轩峻壮丽,金碧辉煌。

止水引领众人上了丹墀,进了正房。

许世杰抬头见厅堂上方一块赤金青底的大匾,匾上劲刻三个斗大汉字“兴雅堂”;匾额下方是一条紫檀木雕螭首的香案,香案中间供着三尺多高的青绿古铜鼎,铜鼎左边是琉璃宝瓶,右边是八宝鎏金盒;厅中十六张楠木圈椅排成两列,每两张圈椅之间隔了一架楠木雕花的茶几。

此间便是宫府的会客厅。

由兴雅堂后门出去,左前方便是通往后院的垂花门。

止水只送到垂花门口便肃然退下,由二门上的婆子继续为众人引路。

许明等人才进了二门,太夫人便迎出来。

“亲家老爷、太太,有失远迎。”太夫人只是客气,面上并无喜色。

这种时候,谁都笑不起来。

许明依旧拉沉着脸,不说话。

何氏见同样是女人,心里就有些过意不去,又一想,宫家太夫人好歹是三品的诰命夫人,理当尊敬。

于是蹲身一礼:“民妇见过太夫人。”

“快请起。”太夫人虚扶何氏一把,垂头愧疚道:“是我宫家对不住你们,还要请你们多多原谅。”

何氏听得出太夫人的诚意,赶紧握了她的手说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随即左右看了看,“如今娡儿在哪?”

太夫人忙侧身,亲自为其引路:“在正院新房,请随我来。”

正常来说,后院是不准外男进入的,只是今天情况特殊,又是许娡的近亲,故才允许许明和许世杰进入。

一行人上了左边的抄手游廊,直通正院。

由大门进去,绕过石雕花开富贵的影壁,便是三间小巧的穿堂。

穿堂过后又是穿堂,不过比前面的三间更大更宽,是五间带耳房的正房。房内上方同样挂着一块乌木青底的匾额,匾额上是略显娟秀的“素歆堂”三个字。虽与外院的兴雅堂大同小异,却是在内饰上更为典雅些,正是用来招待女眷的花厅。

绕过一个紫檀架子大理石的屏风,由素歆堂的后门出去,便来到了正房大院。

院中山石点缀,花树繁茂,两侧游廊挂满了灯笼,将院中一应景物照得通亮。

太夫人将众人引向左手边的游廊,穿过三间带耳房的西厢房,上了三级台阶,来至正房门前。

迎面是五间大正房,东西两侧各是耳门钻山,从耳门过去又是一个小院,后面是一排罩房,也是整个芙蕖院的最深处。

且说这五间大正房,雕梁画栋,飞檐斗拱自不必说,单是门板上的雕空图案就可称绝。

门前两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见他们来了,忙蹲身行礼,垂首打帘。

众人进屋,只见两个十六七岁,身穿藕荷色衣裳,梳着丱发,模样水灵的丫鬟迎上前行礼:“见过侯爷、太夫人;见过亲家老爷、太太;见过亲家二爷。”

正是花影和紫烟。

侯爷点头:“夫人怎样了?”

“吃了几口茶,又睡下了。”花影上前回道。

侯爷“嗯”了一声,吩咐道:“带亲家老爷们进去看看。”

“是。”花影福了一福,然后对许明等人做了个请的手势,“亲家老爷,里边请。”

许明三人随花影往东,穿过东次间的宴息处,到了里间的卧房。

房内宽敞通透,一应俱全。

南边临窗一溜大炕,炕上铺着猩红毡毯,毯上横设一张炕桌,桌上摆了一套内造的梅花凌寒粉彩茶具,桌边各设了一对大红福纹的引枕;两处窗台摆放着大荷叶式粉彩牡丹的花瓶和黑漆象牙雕芍药的插屏。

靠东墙虚设一处隔断,形成半开放式的小间,由一架沉香木雕的四季如意屏风挡着,里面可做盥洗之用。

隔断外,靠北向南便是榉木攒海棠花围拔步床,床上挂着洋红带流苏的床帐,只是床帐四合,许明等人看不到床内的情形。

小白情绪才缓和过来,一见许明等人,再次眼泪决堤,和小青一块跪在地上告罪:“奴婢该死,没有把小姐照顾好……”

许明夫妇只迫切地想要见到女儿,哪有心思怪罪她们,忙问:“娡儿呢?快叫我们瞧瞧。”

小白哭着应了一声,起身挂起床帐。

只见宽大的床上,一个娇小的人儿虚弱地躺在上面,秀眉微蹙,樱唇紧抿,一身红绸中衣越发衬得面色苍白。

因为包扎之后重新换了一套中衣,所以许明等人并没有看见伤口。

“这是伤在哪了?”何氏心疼不已,来到床前,想要伸手抱住许娡,却又怕弄疼了她,双手颤抖着停在半空,眼睛早已被泪水淹没。

小白上前将中衣领子拉开一些,露出已经包扎好的半个肩膀,并将许娡是如何受伤,王太医又是如何医治等等,统统告诉许明他们听。

当许明得知许娡是因救驾而伤时,不由震惊不已,再看许娡时,眼中不觉多出一份赞赏与骄傲来。

他虽没有小瞧过自己的子女,但也想不到许娡会有如此胆识,实在不像养在深闺的娇柔小姐,倒像个有勇有谋的男儿,顿觉光宗耀祖,门楣生辉。

何氏哪里会想到这些,只是一味的心疼抹泪,哭得人闹心。

人既然没事,许明和许世杰便不好多待,双双退了出来,在外间坐了。

宫吟飞吩咐上茶,陪了许明爷俩一块坐。

许明本想问问刺客的情况,见宫吟飞不愿多谈,便含糊两句岔开话题。

待一碗茶的功夫,何氏红着眼睛也出来了。

此时太夫人已经回房休息,宫吟飞身为女婿,也不好说劝慰的话,只是客气让座,命丫鬟看茶。

何氏并没有喝茶,只是用手绢擦了擦眼角,对宫吟飞道:“侯爷,娡儿虽没有生过什么大病,但从小也是娇生惯养过来的,所以……”她看了许明一眼,还是决定说出口,“所以请侯爷一定要好好医治,精心调养才是。”

一个做母亲的,见女儿受伤,多啰嗦几句也是情有可原的。但偏偏对方是堂堂永宁侯,又是新女婿,许明担心宫吟飞会误解,忙喝斥道:“你一个妇道人家,在侯爷面前唠唠叨叨,烦不烦!难道侯爷会薄待你家女儿不成!快喝你的茶吧。”

何氏被当面斥了一句,面子上就有些挂不住,却又不好当着新女婿的面给许明难看,只得扭过身子,闷声喝茶。

宫吟飞只当作没听见,低头看碗里的茶。

许世杰便笑道:“时候也不早了,妹妹既然没事,我们也告辞吧。”

“对对对,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何氏赶紧放下茶杯,起身给许明一记白眼,意思像说:看回家怎么收拾你!

-------------------------------------------------------------

想要加更的小伙伴,请在评论区打1111111,集齐5个小伙伴的“1”,明天就可以多召唤一个章节哦~!^O^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