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46:敬茶

046:敬茶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293  |  更新时间:

许明浑身一哆嗦,忙咽了口口水,但见天色确实很晚了,只得告辞。

宫吟飞虚留了几句,便起身相送,一直到宫府大门。

外伤最怕伤口感染,尤其是头一夜,所以花影、紫烟、小白和小青这一夜都不曾安睡,四人轮流照看许娡,门口也有婆子轮班守候。

许娡夜里起过两起,一次要茶,一次小解。也发热过两次,但温度都不高,用冷帕子敷一敷也就退烧了。

昏昏沉沉中睡了一宿,待天亮时,便再睡不着。

到底是操练过的,底子好,身体素质强于常人。加上她受伤的位置,看似吓人,实则并未伤及要害,补补血气也就完了。

许娡是个有分寸的人,不会傻到为了洗白自己连命都不要,从弩箭的力道与贯穿骨肉的角度,她都计算得恰到好处。

不过好久没这么疼过倒是真的。

前世的她,受刑也算训练的一门课程,什么老虎凳,什么插针,对她来说都是小菜一碟。

今生有幸做了许家的大小姐,家人宝贝似的疼她宠她,连骂都不曾骂过,更别说是受罚了。

渐渐的,她也就忘了曾经所经历的痛苦,安心做她的许家大小姐。偶尔杀几个人,赚点外快那也是全凭她高兴,喜欢就接,不喜欢也奈何不了她。

直到在宫吟飞这栽了跟头。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

许娡虽不怕栽跟头,但她有她的原则——事不过三。

她可以忍受自己失败一次,两次,但绝不能有第三次。

这是她的底线。

接连在宫吟飞面前受挫这件事情,对一个曾经骄傲的无往不利的超级女特工来说,着实是个不小的打击,以至于让她断了做杀手的念头。

就这种水平,还哪有脸做杀手!

若事情传出去,让她今后在杀手界怎么混?

反正她这辈子总要嫁人的,不如就此隐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正好宫吟飞来提亲,与其嫁给那些暴发户,不如弄个诰命夫人当当。一来可以光耀门楣,为许家仕途做贡献,二来她自己也可以坐享荣华,岂不悠哉!

“夫人,您醒了?”花影就坐在床边,靠着床柱眯着,听到动静忙睁开眼睛。

许娡刚刚已将房内情景看过一遍,见小白和小青坐在对面临窗的大炕上,手肘支在炕桌上打盹。

还有个陌生的丫头坐在一进门左手边的玫瑰椅上打瞌睡。

而眼前这位,许娡认得,正是上次去护国公府时,宫吟飞特派给她的,会些功夫的丫鬟花影。

许娡本想起身看看时间,不想扯动伤口,猛然咳了几声。

听到咳嗽声,屋里的几个丫头立时惊醒。

小白赶紧扑到床前,握着许娡的手问:“小姐,你感觉怎么样了?”

许娡疼得倒吸一口凉气,花影劝她别动,但她不肯听。

这点痛搁在前世,算得了什么!

稍微缓了缓,一咬牙,还是坐了起来,却是不敢再动,问小白:“现在什么时辰。”

小白看了眼炕柜上摆放的自鸣钟:“已经卯时三刻了。”

“还好,还好……”许娡自言自语。

花影在一旁看许娡的样子像是有什么事情,便问道:“夫人要做什么?可以交给我们去办。”随即叫来紫烟,介绍给许娡,“她叫紫烟,我叫花影,还有您陪嫁过来的小白、小青、珍珠和珊瑚,我们六个都是屋里的丫鬟。有什么事**人只管吩咐。”但是她和紫烟是屋里的大丫鬟,而小白、小青、珍珠、珊瑚只能算作屋里的二等丫鬟这件事情却没有说。

“……还有院子里的丫头蕊心和巧玲,婆子航妈妈和程妈妈。程妈妈是夫人娘家带过来的,还有陪房胡炳泉家的和寇振兴家的……”将正院里一众奴仆道了个遍。

许娡倒是佩服花影的记忆力,只一天不到的功夫,便将许家的人员记得滚瓜烂熟,不愧是宫吟飞器重的。

不禁重新打量起花影来。十六七岁的年纪,中等的身量,模样不及小白漂亮,也不如小青讨喜,更没有紫烟的秀气,是那种搁在人堆就找不见的类型。

这样一个平庸的女孩,若不是有可取之处,怕是难入宫吟飞的眼吧?

但作为夫妻房里的丫鬟,以她这副模样,女主人倒也放心。

许娡又不禁看向了跪在床边的小白,柳叶眉,樱桃口,一副小家碧玉,楚楚可人的模样,倘若叫她换身小姐的装扮,怕是比许娡还要名正言顺。

小白本姓葛,跟小青和许家三爷许世勋的丫头小可和小爱是一同被买进许家来的。

是许娡随口给起的名字,只求顺口好记。

她们四个原本都是给许娡使的,许娡正愁闲人太多出行不便,刚好许世勋出生需要几个丫头服侍,便将小可和小爱打发到他那里。

按姜国婚俗,新婚第二天早起要向公婆敬茶认亲。

许娡心里想的就是这件事情。

虽如今还是完璧之身,但到底是拜过堂的,是太后赐婚,宫家明媒正娶的媳妇。

“……不是说,要敬茶认亲?”她也不确定侯门是否跟寻常百姓家的规矩一样,她也只是看大哥许世清娶媳妇时是这么个步骤。

花影了然一笑:“原来夫人在担心这件事情。确有敬茶认亲这一说,不过夫人有伤在身,老太太和太夫人交待过了,要等夫人伤好之后再认不迟。”说着犹豫了一下,“倒是几位姨娘想要来探望夫人……”

妾室给正室敬茶,这也是姜国婚俗之一。

若换做其他事情,花影随便打发一声也就完了,偏偏是这件事情。夫人如今这副病弱弱的样子,若她自作主张放姨娘们进来,怕惹得夫人不高兴。但若直接打发回去,又怕姨娘们多心,以为是夫人故意给脸色她们。

总之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她不敢揽。

许娡倒是很想见见宫吟飞的姨娘们,不过不是现在:“叫她们酉初再来吧。”她一个新过门的媳妇,虽是永宁侯府名正言顺的女主人,但她上头好歹还有太夫人,太夫人之上还有老太太,她一个晚辈,不先给婆婆,太婆婆敬茶,反而叫姨娘们给她敬茶,这不叫拿大叫什么?

“酉初……”花影好意提醒她道:“酉初是吃晚饭的时间……”抬头间,却见许娡一副“明知故问”的表情,便不再多言,回头命紫烟出去传话,“……按夫人的意思,叫姨娘们酉初来见。”

许娡这边已掀了被子,吩咐小白道:“服侍我沐浴更衣,我要去向老祖宗和太夫人请安。”

她昨天虽昏迷不醒,但神识清明,王太医的话,许家来人,她都知道。

既然太医都说她没什么事,她还赖在床上不起来,叫人看了未免不像话。

再说她也不希望给别人娇贵的印象。

适当的锻炼也有助于伤口愈合。

思及种种,许娡便打定了主意要去见宫家老太太和太夫人。

小心沐浴之后,又重新帮许娡换了药,包扎好。

小白将衣柜打开,让许娡自己挑。

既嫁作人妇,就不能再穿姑娘时候的衣服,所以整整一柜子衣服都是新作的。

颜色由浅至深,整齐规则地排列着,单褙子就有三十多件!

这还只是当季的衣服,若将整年的衣服加起来,数百件不止。

“嗯……”许娡在衣柜前溜了一趟,“就那件妃红的吧。”

“小姐……啊不,是夫人。”小白改了口,却是不理解许娡的用意,“夫人是正室,为什么不挑件大红的?”

许娡白了她一眼,像是在说“笨蛋,这还用问吗?”。

但她是不会告诉小白这么做是为了在长辈面前放低姿态,只是说道:“妃红色显得气色好。”

小白虽不解其意,但眼下许娡面无血色,而妃红色确实比大红更衬肤色。于是将她所指的那件款式中规中矩的妃红色妆花褙子取下来,为许娡穿好。

再配上橘红色的胭脂,果然衬得一副好气色。

不过接下来,小白却犯了难,她不会梳妇人髻。

“我来吧。”紫烟这时候走过来,笑着接过小白手里的黄杨木梳。

花影也跟过来解释:“紫烟原是大小姐房里的,很会梳头。”

她口中的大小姐,就是贤德贵妃宫若雪。

“夫人想梳个什么式样的?”紫烟笑看镜中的许娡,竟是一副“只要你说的出来,我就会梳”的表情。

倒叫许娡没了主意:“随便吧,不拘什么式样。”

紫烟便将许娡的头发披散开来,从镜子里打量着许娡的脸盘,试着绾了一下,灵光一闪道:“不如梳个芙蓉髻吧。”

芙蓉虽不及牡丹富贵,却多了几分婉约与灵秀。

正合许娡心意:“就芙蓉髻吧。”

待一切妆扮停当,房门口传来一个小丫头的声音:“侯爷来啦!”

众人忙起身迎出去,这是之前跟宫里王妈妈学的规矩,许娡虽不屑,却都记得。

许娡走到东次间时,宫吟飞已经进来,见许娡不但下床走动,更是精心打扮一番,显然是要出去的样子,不由一怔:“肩上的伤好了?”

那是不可能的!

那可是贯穿伤,哪能睡一觉就好。

许娡就笑:“虽然还没好,但不耽误我吃饭走路,给老祖宗和太夫人请安。侯爷这是打哪来?”

-----------------------------------------------------------------

昨天看到有小伙伴在评论区里留言召唤加更啦,不过还不够哦,要集齐5个小伙伴的召唤才可以,哇咔咔~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