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47:早饭

047:早饭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334  |  更新时间:

宫吟飞一身家常穿的半新不旧的月白色素面直裰,随手提袍坐在东次间临窗的小炕上。

东次间不必卧室宽敞,东西是门,南边临窗一溜小炕,炕上横设炕桌,平时都是丫鬟们在这坐着;北边是一张黑漆万字不断头的罗汉床,床上铺了一张姜黄底子鸭卵青镶边的软垫,垫上摆有一张小几,几上放着一套汝窑茶具;当中空地上铺着猩红地毯,若有家宴也可在此摆设圆桌和锦杌。

见宫吟飞在小炕上坐了,许娡便坐到他对面的罗汉床上。

“我从外书房来,正要到老太太那吃早饭。”宫吟飞说着,就掏出怀表看了一眼,“不过时间还早,所以我先来看看你。”

许娡挑眉,他是想告诉自己,是因为嫌早才来她这里的吗?赶紧起身揖了一礼:“多谢侯爷关心,我也正要去向老祖宗和太夫人请安去呢。”

按王妈妈教的规矩,她要自称“妾身”的,但她不理解——明明是“妻”,干嘛要谦称“妾”?

她偏不从!

好在宫吟飞私下里对这些繁文缛节也不甚看重,只要在外不出差错便好。

于是淡笑道:“你如今伤势未愈,可以免去这些俗礼,待你伤好了再请安不迟。”

那怎么行!晚上还要会会你的一众小妾们呢!

许娡面上笑得和蔼谦恭:“老太太和太夫人免我的礼,是她们宽厚,但我明明可以走动却不去行礼,那就是我不识好歹了。而且,我这么做也只是想给几位姨娘做个表率,毕竟她们也要敬我不是?”言外之意,怕姨娘们有样学样。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宫吟飞还能说什么?他不禁再次打量了一下许娡,两弯青黛罥烟眉,一张清丽芙蓉面;不再是薄施粉黛的女儿家,而是妆容精致,娇俏柔媚的少妇装扮,却是比之前更多了几分韵味,不免心中一动。

佯装若无其事收回视线,宫吟飞接过茶盅啜了一口:“既然如此,你就跟我一同去吧。”

之后便是一阵相对无言。

直到茶过半盏,宫吟飞再次掏出怀表看时:“时候差不多了,走吧。”

许娡没有怀表,不知道他口中“差不多”具体指的是什么时候。恰巧花影从里间出来,趁她撩帘时,许娡往里间炕上的自鸣钟看了一眼,正好是七点钟。

也就是说,老太太是辰时初吃早饭,她便默默记下了。

宫吟飞在前,许娡落后他半步,身后跟着花影、紫烟、小白、小青四个,一行人出了正院往东,穿过一条夹道,可见一溜灰瓦雪白的粉墙。

宫吟飞领着许娡由东南角的月亮门进入,便是一处小花园。

花园虽小,但胜在精巧。池塘、假山、凉亭、石桌应有尽有,都恰到好处地分布在小花园中,既合理的利用了空间,又不显得拥挤,叫人无不赞叹。

花园过去,再往东便是一道小门。

原来这并不是老太太院子的正门,宫吟飞这一路都是带许娡抄小路走的。

实际上,老太太的五进院子跟许娡住的正院是并列的,从正院正门出去,向右直走,再从老太太院子的正门进去也是一样的。

但今日宫吟飞却是从东南角进去,斜穿花园,从小门进去之后直接便是老太太的第三进院子,既便捷,又免去乘坐小车小轿往来各院的麻烦。

这倒是合了许娡的心意。

一路上,不停有丫鬟婆子向宫吟飞和许娡二人行礼。

冷不丁被称作“夫人”还真有些不习惯,看来许娡要尽快适应这个称呼。

老太太的院子跟正院大体相同,不过是比正院多了一进院子作为老太太的佛堂。

穿过花厅,便是第四进院子,老太太的正房。

迎面见两个穿红着绿的丫头满脸是笑走过来:“老太太听说夫人也来了,正要我们去迎,可巧都进来了。”

宫吟飞淡淡“嗯”了一声,转头看向许娡。

许娡却是心中讶然,老太太听说?听谁说的?从她出来到这里,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就有人“通风报信”了?还真是迅速。

花影见许娡不言语,只当是她不认得她们,忙上面福了一礼:“宝琴姐姐,宝棋姐姐。”

正是老太太身边的两个大丫鬟,宝琴和宝棋。

许娡就势恍然一笑:“有劳二位了。”

宝琴和宝棋落落大方给宫吟飞和许娡行了礼,便打帘请二人进去:“侯爷、夫人,里边请。”

许娡便随宫吟飞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许家原本就是穷尽极奢,许娡也看惯了奇珍异宝,但见此房中一应摆设,仍觉大开眼界。或是拢纱罩幔,或是销金嵌玉,就连脚下地砖都是碧绿凿花,光可鉴人。

就见堂中一座玻璃绘百寿的座屏,座屏两旁的高几上摆着琦寿长春白石盆景,座屏前一张福寿不断纹的坐榻,坐榻上铺着石青色金钱蟒大条褥,一位双鬓染白,面容慈祥的老太太正坐其上,与身旁七八个男女老少有说有笑,许娡认得的只有太夫人和宫若楠。

宫吟飞与许娡上前给老太太请安。

许娡因是新妇,理应跪下磕头的。

膝盖还没着地,忙有一个年轻美妇上前扶了她一把:“老祖宗和母亲最是心疼媳妇的,弟妹今日有伤在身,就别跪了吧?”说着却是看向了老太太和太夫人。

老太太自然称是,又赞这美妇是个懂事的。

太夫人只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如此,既迎合了老太太和太夫人,又讨好了许娡,叫许娡不由细细打量起身边这个美妇来。

丰腴的身段,白皙的圆脸,眉眼间盛满笑意,看谁都是和和气气的,叫人心生好感。

老太太就在一旁说:“这是你大嫂子。”

原来是长房宫吟长的媳妇杜氏,许娡忙侧身一礼。

“呦,可不敢当,弟妹快起来。”杜氏赶紧虚扶她一把。

“好啦好啦,都是自家人,先吃饭再认亲也是一样的。”老太太说着起身,由宝琴和宝棋搀扶着到了东次间,坐在主位上招手,“都站着干嘛?快过来,吃饭。”

堂中众人这才鱼贯而入进了东次间,因为府中永宁侯最大,所以宫吟飞坐到了老祖宗的右手边,许娡挨着宫吟飞坐着。

太夫人则坐在老太太的左手边,然后是宫吟长、杜氏等人。

待众人就坐,宝琴和宝棋便传了早饭进来。

热菜有素锦虾仁、杏仁豆腐、蒜茸时蔬和腰果芹心。

酱菜有麻辣乳瓜片、酱小椒、甜酱姜牙和酱甘螺。

主食是红豆粥、小米粥、肉末烧饼和豆沙卷。

还有一碗火腿鲜笋汤。

饭后还有一品香茗,是洞庭碧螺春。

——————————————————————————————

今天将039章中长房宫吟长的住处稍作改动,不耽误阅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