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48:诰封

048:诰封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177  |  更新时间:

吃过茶,众人又拥着老太太回到堂中的坐榻上。

认亲正是开始。

慈祥和蔼的是老太太,宠辱不惊的是太夫人,谦恭儒雅的是大伯**吟长,进退有度的是大嫂子杜氏,娇憨可爱的是宫若楠,以及刚满六岁的宫吟长与杜氏的长女宫湘。

据说还有一位老姨娘,是宫吟长的生母,目前在京郊龙泉庵清修,故不得见。

至此,阖府上下,就这几位算是近亲,当真是人丁不旺。

另外,还有一些远亲近邻也都一一见过。

一圈认下来,许娡收获颇丰。

才认了亲,就有二门上的婆子跑进来:“侯爷,侯爷,圣旨到了。”

屋内顿时鸦雀无声。

老太太先发话:“宝琴,快帮我换衣裳。”

“是。”宝琴应了一声,忙搀扶老太太回到内室。

宫吟飞则在一旁不慌不忙对太夫人道:“娘,您也去换衣裳吧。”然后才将目光落到许娡身上,“你在这等老祖宗一起,我抄小路到前院换件衣裳就来。”

因许娡目前尚无品级,所以不用按品大妆。

只是见宫吟飞一副见怪不怪的神情,不禁怀疑他到底是接惯了圣旨习以为常,还是早知今日会有圣旨呢?

思忖间,老太太、太夫人以及诸位亲友都已妆扮妥当,各自由各自的丫鬟搀扶着鱼贯出了老太太的正房。

许娡也由花影扶着,自觉地跟在队伍最后。

远远见宫吟飞一身正一品官服大步流星走过来,将宝琴替换下去,和太夫人一起搀扶老太太左右,出了二门,来到仪门前。

来传旨的太监一见老太太,先行一礼:“奴才给老太君请安了。”

在他躬身行礼的同时,老太太已经伸手去扶:“哪敢使得,魏公公快请起!”

原来这魏公公正是贤德贵妃寝宫未央宫的首领太监,相当于正六品,是贵妃手底下的心腹级人物,难怪连老太太都要敬他三分。

魏公公便笑着起身,视线在人群中搜寻了一圈:“人都到齐了吗?怎么不见侯夫人?”

众人左右一瞧,果然不见许娡的身影。

然后就听一个低柔而清晰的声音从众位身后传来:“妾身在此。”

众人才发现她竟然在队伍的最后。

老太太朝她招手:“站那么远做什么?快到我身边来。”

许娡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向魏公公屈膝行礼:“妾身许娡见过公公。”

魏公公上下打量着她,却是昨晚的新娘不假,脸上的笑容就更深了,客气地对宫吟飞道:“既然人已到齐,奴才就宣读圣旨了。”

宫吟飞拱了拱手:“烦劳魏公公宣旨。”说着撩起前摆,先行跪下,俯首在地。

其余人等也随之跪了一地。

那魏公公便将圣旨展开,朗声宣道:“奉天承运,皇帝制曰:永宁侯之妻许氏,敦习礼规,恪循箴训,念其护驾有功,特封一品夫人……”

登时,许娡就感觉有数道目光投到她身上,或羡慕,或嫉妒,或猜疑,或白眼……

但她顾不得许多,忙裣衽磕了三个头,双手高举过头顶,恭敬接旨道:“谢皇上恩典。”

魏公公便笑着将圣旨递与她,然后从一个小太监手里捧过一个长盒子:“这里是黎国进贡的野山参一支,是贵妃娘娘特地命奴才带来送给侯夫人的,望侯夫人好好将养身体,早日康健。”

没有用“赏”,而是说“送”,足以见贵妃的诚意。

许娡又是磕头:“谢贵妃赏赐。”

魏公公亲自扶她起来:“侯夫人不必客气,事情既已办妥,奴才这就回宫去了。”说着向宫府众人拱手。

“恭送魏公公。”宫吟飞亲自送魏公公出门,自然不会让他空手而回。

新婚第二天就被封了一品诰命,许娡虽知这是迟早的事情,但还是觉得进展太快了些,如此一来,她这颗眼中钉岂不是当定了?不由环视一圈,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其中一些人不怀好意,心怀鬼胎似的。

送走了魏公公,告别了亲友,吃过了午饭,宫吟飞便送许娡回正院歇午觉。

才一进门,许娡就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小白,把贵妃赏的人参收起来,小青,服侍我睡觉。”

回头见宫吟飞只是坐在东次间的小炕上,并不打算久留,又叫花影倒了杯茶给他。

宫吟飞接过茶杯啜了一口:“怎么不打开看看?”

“不就是人参吗?有什么好看的。”许娡不由翻了个白眼,她许家又不是买不起人参,再说她手里还有一支野参王呢,是之前从雇主那得来的,据说可以起死回生,虽有些夸大,但修身保命的功效却是不容置疑。

可是又一想,宫吟飞应该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些讨人嫌的话,于是叫住小白,上前将盒子打开,果然见盒内不止是人参,还有一支白玉嵌红珊瑚珠子双结如意钗。白玉无瑕,珊瑚莹润,造型别致,做工精巧,无一不彰显它的皇室血统。

不由奇怪道:“昨天不是已经赏了一对赤金手镯了吗?”

宫吟飞却道:“昨天那个是贵妃赏的,今天这个是姐姐给的。”

贵妃?姐姐?许娡暗自嗤了一声,对她来说还不都一样么?不过她是不会嫌礼物烫手的,有的收就收。

转身向宫吟飞福了一福:“那就替我多谢姐姐了。”

“你先不要谢我。”宫吟飞不受她的礼,“明日到了宫里再谢不迟。”

许娡不解:“明日不是回门吗?”她还满心期待呢。

“不急,进宫谢了恩再回门也是一样的。”

许娡听他的口气,显然是已经决定好了,不容人拒绝的,心中就不由生了一股闷气:“既然侯爷这么安排就这么定吧,我要睡了,就不陪侯爷说话了。”说着,也不管宫吟飞答没答应,帘子一撂上了床。

宫吟飞见她脾气忽冷忽热,像小野猫似的,忽然觉得有趣,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起身回到外书房。

许娡一觉睡到未时末,快申时方醒。

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叫来小白和小青服侍洗漱。

小白正要问她穿什么,花影已拿了套大红色绣黄色芙蓉花的褙子,再配上她头上的芙蓉髻,既端庄又得体。

没想到花影的心思竟是比在自己身边多年的小白还要玲珑剔透。

许娡不禁夸赞:“眼光不错,就它吧。”随即吩咐小白,“对了,帮我把贵妃娘娘赏的镯子和玉钗拿来。”

“早就备好了。”说话之人却是紫烟。

紫烟上前为许娡重新整理发髻,配些珠翠,并将贵妃娘娘赏的那支白玉嵌红珊瑚珠子双结如意钗斜插在头上较为醒目的位置。

许娡见镜中的自己贵气逼人,又抬起手腕看了看那对赤金的龙凤镯子,心满意足。

小白见许娡盛装打扮,不禁好奇:“夫人,不过是去老太太那吃晚饭而已,至于这么隆重嘛。”

小青也奇:“是啊夫人,不是说老太太下午要去佛堂诵经的吗?这会去会不会太早?”

许娡笑着白了她二人一眼:“谁说我要到老祖宗那吃晚饭?”随即问花影,“我可以在自己房里吃晚饭吗?”倒不是向花影请示,而是问她府里有没有这个规矩。

花影福了福身:“回夫人,府里并没有规定晚饭一定要在哪里吃,只是侯爷怕麻烦,才一直都在老太太那吃的。”

许娡听了眨眨眼:“既如此……今晚就在家里吃吧?”这话倒是问花影的。

花影会意,忙屈膝应道:“是,奴婢这就去告诉老太太一声,免得那边厨房预备多了。”随即想了想,又问,“要打发人去通知侯爷一声吗?”

许娡眼波一转:“不必了,我亲自去请。你去叫厨房做个龙井虾仁来,你们侯爷爱吃虾仁。”

花影听了不由讶然:“夫人怎么知道的?”明明才嫁进来一天,难道是成亲之前彼此就了解?

许娡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观察过两次,所以就知道了。去吧,其他菜色随意,我不挑食。”

不挑食……花影抽了抽嘴角,这话要如何说给侯爷听?

收拾停当,许娡随便吃了几样点心,便由花影带路,去往外院。

宫吟飞的外书房在宫府的东南角。

翠竹掩映间,一座半敞开式的院子,无门无户,只一条竹木小路曲径通幽,直通向僻静处一座二层青瓦粉墙的木制阁楼。

阁楼上下皆是三间,楼上放书,可隔潮防虫,楼下东边一间是小小的卧房,还有两间并做一个开间,是书房和议事厅。

许娡一身正红,从青帷小油车里下来,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应,彰显侯府女主人的身份,好不威风。

听到外面有动静,宫吟飞的两个小厮乘风和止水忙探头向外望,一眼就瞧见了那抹红色身影,赶紧进去报信:“侯爷!夫人来了!”

宫吟飞听了蹙眉,却也连忙放下笔,出门相迎:“你怎么来了?”

许娡屈膝叫了声“侯爷”,反问:“怎么?我不能来吗?”

古代虽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之说,但姜国对女性并不是那么苛刻,连许娡遮面一事都被宫吟飞说是“老土”,可见其思想还是相对开放一些的。

而且,许娡又不是没事就往外跑,她来这里可是有“正经事”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