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49:别扭

049:别扭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221  |  更新时间:

“我来请侯爷回去吃晚饭。”许娡一面笑着说明来由,一面径自进入书房观察。

只见书房内,一应器物虽有些旧,却都是干净整洁,应该都是惯用之物。

再看卧房,小到一目了然,一张简易床铺,一床半新不旧的被褥,竟是与宫府上下的奢靡之风格格不入。

许娡不禁纳闷,宫吟飞是在惺惺作态呢?还是在体验生活呢?

小厮乘风倒了杯茶给许娡。

许娡低头一看,竟是浓到看不清杯底的俨茶!

俨茶既可醒酒,亦可提神,许娡斜眼打量着宫吟飞,就是不知他喝这茶是什么目的。

她只啜了一小口,便龇牙咧嘴地放下茶杯。

宫吟飞见她的表情有趣,坐回到桌案之后,笑道:“喝不习惯吗?我觉得挺好。”说完,还故意喝了一大口,做出一副回味悠长的样子给许娡看。

许娡懒得理他,忍着嘴里的苦涩,言归正传道:“你的几位姨娘要见我,我叫她们酉初再来的,所以不能到老祖宗那吃晚饭了,你最好也陪我一起,也好给我介绍介绍。”

宫吟飞觉得好笑:“我又不认识她们。”随即一想,觉得这样说有些不妥,便指着花影道:“让她给你介绍就行了。”

然他的话到了许娡的耳朵里就变了味。

许娡不由心中冷笑,只道他是薄情寡义之人,有了新欢自然忘了旧爱。

本来她还好心要接纳几位姨娘的,如今连爷们都不要了她们了,她还留着这些碍眼的姨娘们做什么!

打定了主意,也就没必要非让宫吟飞出面,她自己就能搞定。

于是起身矮了矮身子:“既然侯爷不便,我就先回了,侯爷自己到老祖宗那吃吧。”语气竟不似刚刚那般低柔婉转,取而代之的是冷淡和疏离。

宫吟飞一时摸不透她的脾气,只当是因为自己没有答应陪她一起吃饭而使起了小性子。可他堂堂一位侯爷,让他当着下人的面在新夫人面前做低伏小,实在拉不下脸面,只得由她去。

大不了待会自己回去就是了,谁还管得了他是到老太太的院子?还是回自己的院子?

许娡出门时,正好看见丹青急匆匆过来。

丹青一见许娡,神色一僵,显然是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急忙躬身拱手道:“属下见过夫人。”

许娡从不把火撒到无辜之人身上,笑着福了福:“丹大人有礼了。”抬头却见丹青已经进到书房里,便故意放慢脚步,凭着过人的耳里,将房里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侯爷!女杀手的身份已经有眉目了!”丹青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对宫吟飞道。

“说说看。”宫吟飞倒是无比淡定。

丹青便道:“此女功夫奇特,来去无踪,是杀手界近年来的后起之秀。我朝第一猛将裴明将军便是被她一招致命。”

据说裴明将军死时,怒目圆瞪,死不瞑目,想来也是不敢相信自己身经百战确是死在一个女人手里吧?

宫吟飞问:“会不会是以色诱人?”古今中外,女人杀人无外乎如此,这也是很有可能的。

“不会。”丹青一口否认,“至今无人看过她的长相,也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

宫吟飞就奇了:“连名字也不知道?那如何出的名呢?”

丹青便笑:“正是因为神秘,所以才备受关注。”

“原来是这样。”宫吟飞了然失笑,“那你如今查到了什么?”

丹青眼中寒光乍现:“此女最近一段时间突然销声匿迹,属下已命人核对了一下时间,正是栖云观失手之后……”

许娡手指动了动,又咽了口口水,便若无其事上了小油车。

回到房里,已是申末。

许娡一个人闷闷不乐躲在卧房,歪在临窗的大炕上,看着自鸣钟发呆。任凭时间流逝,任凭夕阳的余晖一点点撤离出房屋。

小白轻手轻脚将屋子里的灯点亮,然后来到许娡跟前:“夫人,酉正了,要传饭吗?”

许娡稍稍回神,揉了揉眉心:“传吧。”

“侯爷回来吃吗?”小白没有跟许娡一块到外院,所以并不知道二人之间有些不愉快。

“侯爷自然是到老太太那吃,你只准备一副碗筷就好。”许娡勉强挤出一点微笑给小白,不想让小白担心,毕竟明天就回门了,万一让许明知道,才成亲两天就开始闹矛盾,今后可有得他们老两口操心的。

小白见许娡笑了,便跑出去叫小青传饭进来。

小青领着蕊心和巧玲几个上前清了炕桌,然后把饭菜端了上来。

第一盘便是她点给宫吟飞的龙井虾仁。

许娡看着就烦,吩咐小白:“去,把这盘拿去喂狗。”

小白心疼死了:“别啊夫人,您不喜欢吃可以赏给我们吃嘛。”

许娡就有些不耐烦:“要我说第二遍吗?”不过从小到大,却只有小白敢回她几句嘴,所以她待小白自是比别人不同。

小白扁了扁嘴,端起盘子走了几步,又回头:“夫人,宫府里哪有狗啊?”

这倒把许娡给问住了:“你去问问花影她们吧。”

小白“哦”了一声,退了下去。

“小白姐姐,你端着个盘子要去哪呀?呦,这菜一口没动就端出来了?是厨子做的不合口味吗?”门口一个小丫头便问。

蕊心刚满十四,听到声音也走过来,不过她最是个心眼多的,一眼就看出问题来,立马斥了小丫头一句:“这有你什么事,快忙你的去。”

待蕊心也转身要走时,却被小白叫住:“蕊心妹妹,咱府上哪里有狗?”

蕊心眼睛一转,转过身笑道:“我只知道老太太的院子里有狗,但具体在什么地方,还要找个经常去的人问问才知道。”

小白仔细一想,经常去老太太院子里的人……除了花影就是紫烟了。

可是紫烟去请几位姨娘了,小白找了一圈,只看到花影在院子门口站着,东张西望不知道在等什么。

于是小白端着盘子跑过去,边跑边喊:“花影姐姐!花影姐姐!你知道老太太院子里哪有狗吗?”

花影听得莫名其妙,再一看她手里的盘子,心下了然:“你是要拿去喂狗?”

“是啊。”小白点头,“夫人交待的。”

花影听着脸色一黑,这还了得!便要接过盘子:“给我吧。”

小白犹豫着不肯给:“可是……”

“可是什么。”花影道:“夫人一个人在房里,待会唤人没人应怎么办?你快回去伺候着。”

小白一想也是,便向花影道了谢,跑着回房了。

花影本来就是在等宫吟飞的,远远见一辆青帷小油车驶来,忙迎上去:“侯爷。”

宫吟飞淡淡“嗯”了一声,从车里下来:“夫人呢?”

“奴婢正要说呢。”花影将盘子端到宫吟飞面前,“这原本是夫人特地给侯爷点的,如今却要小白拿去喂……喂狗。”

宫吟飞听了,脸色就有些不好看,没想到她脾气这么拗,他都已经不陪老太太专程回来陪她了,竟然还不知足,当真是被许明宠坏了的:“她人呢?”

花影回道:“应该正在吃饭。”话音未落,却见宫吟飞径自在第一进院子里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了,便问,“侯爷不进去陪夫人吃饭吗?”

“陪她吃饭?”宫吟飞眼角微挑,“等喝完了茶再去。”随即吩咐花影,“把那套和田白玉茶盏拿来。”说着,捏起个虾仁便吃。

花影一阵愕然,倒不是因为他吃了那盘菜,而是因为他要的那套茶具可是比普通的茶杯大一倍的茶盏啊。

正房内。

“……是的夫人,花影已经端着盘子去喂狗了。”小白边说边为许娡布菜。

正说着,就见紫烟进来示下:“夫人,姨娘们已经来了,让她们在院子里等会?”意思是等许娡吃完了饭再见不迟。

“不用了,你把她们都叫进来吧。”许娡眉眼不抬道。

紫烟微愕,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应声退下。

不多时,就有五个行色各异的女人鱼贯而入,在许娡面前站了一排,齐声行礼道:“给夫人请安。”

许娡一时来了兴致,放下筷子,将五位姨娘逐个打量。

最左边一个,瘦得不成样子,一身葱绿色的褙子松松垮垮穿在身上,看着都提不起精神;她旁边一个,穿了一身粉色素面锦缎褙子,模样倒还说的过去,就是有些畏手畏脚的,倒让许娡想起了许婕。

中间一个最年长,也是个子最高的一个,中规中矩的打扮,谦恭有礼的态度,叫人挑不出毛病。

数右边两个最是花枝招展,也是最吸引人注意的,因为她二人的模样竟有几分相似。皆是穿着同样的桃红色鸡心领百蝶穿花纹的褙子;皆是露出雪白的一截脖颈;皆是神色妩媚,美目流盼;皆是将大好的年华浪费在这侯门大户里……

许娡又不禁想起宫吟飞下午说的那句“不认识她们”,就是不知道这些昔日或许还得宠的姨娘们听到了会是个什么心情。

思忖间,花影已为许娡一一开始介绍,从左起,依次是冯姨娘、方姨娘、苏姨娘和赵姨娘姐妹两个。

介绍完毕,又由几位姨娘轮番向许娡敬茶。

许娡每一杯只啜了一小口,意思一下,又纷纷给了不薄的见面礼,这才结束一应礼节。

便听许娡开口问:“姨娘当中,谁曾怀有宫家子嗣的?请站出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