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50:告状

050:告状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447  |  更新时间:

众人听了满目惊慌。

惊的是这个女人什么话都敢说。

慌得是……不知该如何作答。

她们还摸不透许娡的想法,不知道她这么问的目的是什么。

若实话实说,她未必会信,但又实在没必要撒谎,怎么办呢……

几位姨娘纷纷将求助的目光投向紫烟。

因为在后院里,花影是最清楚宫吟飞的一举一动的,而花影又和紫烟感情最好,所以……

紫烟也很为难。

这几位姨娘的事情她虽然知道,但她并不想出卖花影啊。

但是夫人在这里,若真问起她来,又不敢不说出实情。

许娡看她们眉来眼去的,就有些看不下去了:“这有什么好吞吞吐吐的?紫烟,你来说!”果然将山芋抛给了紫烟。

紫烟一听苦了脸,不禁瞥了眼房门口,这时候多希望花影来解救她啊。

却也只得附耳过去:“夫人,这几位姨娘并不曾……并不曾侍寝。”

“什么!”许娡不由惊呼。心中或惊讶、或窃喜、或疑惑、或钦佩……或是说不出的矛盾心情,一股脑的涌上心头。

不过她很快作出反应,笑容重新挂在脸上,对几位姨娘道:“既是这样,又何必在府里虚度青春呢?小白,每人一百两,明早就送她们出府吧。”

再看几位姨娘,无不震惊,显然都曲解了她的好意。

当中稍年长的苏姨娘率先跪下来,俯首在地:“求夫人别赶我们出去罢,若有什么碍着夫人眼的地方,夫人只管说便是,我们改。”

病怏怏的冯姨娘也跪下来:“是啊夫人,您只管说,我们一定改。”

许娡听了哭笑不得:“谁说你们碍眼了?我可是为你们考虑,难道你们宁愿在宫府里从姑娘熬成姑婆,也不愿重新嫁个如意郎君吗?”

苏姨娘几个哪里肯轻易离开,她们其中,或是被买来送给宫吟飞的,或是行贿者的远房穷苦亲戚,或是淫佚无度者的歌姬美妾……都不比在宫府里虽遭受冷落却锦衣玉食来的自在。

其中还有人并不只是为了取悦宫吟飞,而是作为各党派的眼线,深伏在这侯门之中。

所以,说什么也是不能走的。

“给钱都不要,这也是奇了。”许娡拧眉,“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我是决不允许我的夫君染指其他人的,除非我死!所以,也请各位姨娘慎重考虑。”

几位姨娘更是惊愕,这世间哪有这样的道理,在她们眼中,许娡俨然成了妒妇!

赵姨娘两个忍不下去了,其中一个站出来道:“夫人这样欺压我们,就不怕侯爷怪罪吗?”

许娡笑呵呵地摇脑袋:“不怕。”

她有什么好怕的,如今宫吟飞还要指望她家呢,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但许家别的没有,就是有钱,所以八成也是跟钱有关,只是她现在还不知道具体数目罢了。

赵姨娘见许娡脸皮这么厚,当场气得脸红脖子粗。

另一位赵姨娘忙帮腔道:“侯爷只是没见过我们,若见了,还指不定谁得宠呢!”

“不得对夫人无礼。”紫烟在一旁喝斥。

许娡却是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对赵姨娘道:“你既这么说,我倒想让你见见侯爷了,只怕侯爷不肯见你。”

谁知话音刚落,门外小丫头就喊:“侯爷来了!”

几位姨娘顿时来了精神,尤其是赵姨娘两个,恨不得再去找朵花戴,赶紧相互整了整衣妆。

难得见侯爷一次,当然要给他留个好印象。

虽然被花影警告过,不得将未侍寝的事情说出去,但谁会没事找事去乱说呢?若是被本家知道不受宠,搞不好会被换出来,然后随便处置了也说不定啊。

所以,这事竟然一点都没有走路风声。

门帘一撩,宫吟飞一身家常象牙白直裰走了进来,随手坐到左手边的玫瑰椅上。

跟宫吟飞一块进来的还有花影,花影手里端着个空盘子,正是许娡叫小白拿去喂狗的那盘。

花影将盘子给了小青,忙亲自为宫吟飞斟茶。

许娡在他进来的同时,已下炕穿鞋,来到他面前,朝他矮了矮身子,叫了声“侯爷”,又径自回到炕上坐了。

几位姨娘也纷纷上前,款款施礼道:“给侯爷请安。”

宫吟飞一见,有些不习惯地咳了两声:“你们来了。”

赵姨娘便一脸委屈的向他告状:“侯爷您可来了,若再不来,我们几个就要被夫人撵出府去了。”

宫吟飞眉眼不抬啜了口茶:“是不是你们什么地方得罪夫人了?”

“我们怎么敢啊!”那赵姨娘摊手,“不过是看我们不顺眼,说……”她故意欲言又止,就是为了挑起宫吟飞的兴趣。

谁知宫吟飞只是闷头喝茶,恨得赵姨娘牙根痒痒。

还是许娡开了口,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问道:“我说什么了?”

赵姨娘仗着有侯爷在场,又有定安侯沈家给她撑腰,便有了几分底气,跺脚道:“夫人说什么‘不允许我的夫君染指其他人’,呵!侯爷,您听听,这话可笑不可笑!”

宫吟飞的动作顿了一顿,竟想不到许娡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这也是许明教她的?

但眼下刚好可以借她的手将这些眼线拔出,反倒省了他不少力,不然**之名在外,他还真不知该用什么理由把这些女人撵走。

如此一举两得的事,他干嘛不成全了许娡?

于是宫吟飞放下茶杯,撩起前摆,翘起长腿,左手在桌子上悠哉地敲着,一副不以为意的神情道:“后院的事情我向来不管,既是夫人撵你们出去,必是有她的理由,她也有这个权利。”

这下赵姨娘几个彻底慌了,纷纷跪在地上求饶:“侯爷救救我们,别赶我们走了侯爷。”

然后又争先恐后爬到许娡脚下求饶:“夫人,求您别赶我们出去,您叫我们做什么都愿意,求您了夫人。”

一时间,屋里哭声不止。

许娡听着闹心,又怕惊扰到老太太,忙喝斥了一句:“都给我闭嘴!”

屋内顿时没了声音。

许娡便道:“谁说要赶你们走了?我不过是让你们自己做决定,既然你们不想走,那就留下来好了,宫家又不是养不起。”

几个姨娘听了一喜:“真的?”

“当然是真的。”许娡看向了宫吟飞,“我向来说一不二。”

宫吟飞感受到许娡的目光,浑身没由来的哆嗦了一下,不知怎么回事,又想起刚刚赵姨娘复述许娡的话来,头皮又是一紧。

许娡摆了摆手:“我累了,你们都退下吧。”然后叫住了告状的赵姨娘,“你!留下来侍夜吧。”

宫吟飞不明白许娡为什么会出尔反尔,但他眼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许多事情等着他处理。反正他来后院只是陪老天天和太夫人吃饭聊天,并不谈论国事,也就不担心姨娘们会窃听到什么消息。

“既如此,我也回外书房了。”宫吟飞根本无视赵姨娘,起身要走。

“侯爷!”赵姨娘不甘心地叫住他,“夫人让妾身……让妾身侍夜呢!”

宫吟飞却是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那是你应该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