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53:回门

053:回门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193  |  更新时间:

马车刚拐进定安巷时,就听许家的小厮喊:“侯爷和姑奶奶回来了!”

随着马车停在许家大门口,许明夫妇领着一家老小一齐出来迎接。

许明夫妇眼见着宫吟飞扶着许娡下马,彼此对视一眼,皆是眉眼带笑。

许娡却在人群之中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惊呼:“大哥!”

正是她的嫡亲大哥许世清。

许世清见了许娡,欣慰地点点头:“妹妹回来了。”

互相见礼之后,众人进了许宅,直奔后院正院——许明夫妇的院子。

入得花厅,何氏不忘关切许娡:“肩上的伤怎么样了?”

许娡如实答道:“虽未痊愈,却也不耽误行动。”

何氏这才放心。

按照姜国婚俗,新婚夫妇回门要向岳父母磕头。

于是宫吟飞便和许娡跪下来,向高堂之上的许明夫妇磕了三个头,方才落座。

许明笑得有牙没眼,怎么看他们怎么顺眼。

许世清在一旁吩咐小丫头上茶,然后坐在了宫吟飞和许娡的对面,许世杰最后挨着许世清坐了。

其余女眷则坐在里边的小厅。

许明客气道:“老太太和太夫人可好?”

宫吟飞彬彬有礼道:“都好,都好。”

许明就笑:“娡儿过去没给你们添什么麻烦吧?”

宫吟飞看了许娡一眼,淡笑道:“二老放心,娡儿很讨老祖宗和母亲的喜欢。”

何氏知道他们还未圆房,所以只让许明挑些家常的话题活络气氛。

许世清兄弟在一旁陪着,适时地插上一句,逗大家笑笑。

何氏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招呼丫鬟摆饭。

宫吟飞和许娡自然跟许明夫妇坐一桌。

另外同桌的还有大哥许世清夫妇,许世杰、许婕和许世勋。

许娡拿起筷子,见坐在对面的大嫂孟氏,虽气色不错,但眼角眉梢尽是掩不住的失意,便知她是因为没生儿子才会这样,便关切道:“大嫂,小侄女还好吧?”

孟氏有些意外,不得不强颜欢笑小声道:“挺好的。”

许娡又问:“可取了名字?”

不等孟氏作答,一旁的许世清却道:“女孩子而已,不用特意取名字,就随口叫了‘春儿’。”因为是春天生的。

这是什么破名字?许娡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还比不上宫吟飞婢女的名字呢。

原来许世清才是许家最重男轻女的一个。

许娡不由看向许明,还是爹好。

一时无话,气氛就有些尴尬。

宫吟飞在一旁注意到许娡的神情,心下了然,笑着对许世清道:“若大哥不嫌弃,我给小侄女起个名字吧?”

在座之人无不惊讶。

许世清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躬身一礼:“怎敢劳侯爷赐名。”

何氏忙拦着他:“诶!侯爷肯赐名,那是你姑娘的福气,还不谢谢侯爷?”随即又给孟氏递了个眼神。

孟氏会意,也起身向宫吟飞行礼:“那就多谢侯爷了。”然后拉了拉许世清的衣角,让他坐下。

宫吟飞笑着,一双大而长的眼睛转了转,有了主意:“淑媛的‘媛’字,如何?”

“媛?”许娡忙趁热打铁,“这个名字好。媛,美女也。媛姐儿,媛姐儿,叫着也好听。”

孟氏明白许娡的心意,再次起身道谢:“……替媛姐谢侯爷和大姑奶奶了。”

许世清只得也站起身来:“多谢侯爷。”

待他说完,众人又没了动静。

许娡都忍不住想要封他为“冷场王”了。

许明忙举杯笑道:“来来来,大家喝一杯。”

众人忙举杯回应。

筵席才算正是开始。

宫吟飞先夹了一筷子菜给许娡:“多吃些。”

许娡便用一筷子虾仁回敬他,其实是不想欠他的,但在众人眼中却成了郎情妾意。

许明夫妇就在一旁挤眉弄眼。

孟氏在尾座看着,眼底不由流露出羡慕之意。

而许婕却是多出几分落寞,仿佛她到哪里都是配角。

席间,许娡得知许明五日后启程回津州,却是将许世杰和许婕留下来打理京城一应事务。

看来许世杰这次先行陪同许娡来京城是来对了。

终于不再是大哥许世清的影子,而是独当一面的许家二爷了。

许婕留下来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想为她在京里找个婆家,这样许家就算在京城彻底打开了局面。

饭后,何氏将许娡叫到房里:“侯爷的姨娘们……”

许娡拍拍何氏的手:“娘放心,宫府里的人都很和气,包括姨娘们,都很敬我。”

何氏最担心还是女儿是商贾的出身,怕被宫家嫌弃,但见许娡这么说,她也放心一半。

随手从身后抱出一个锦盒:“这是我给春婷的贺礼,你后天一并帮我带过去吧。”

许娡这几天太忙,竟然忘了宋春婷的婚礼就在后天,真是该死。

“好的,娘。”许娡接在手中,“我也该准备份厚礼送给她。”

之后娘俩又说了些体己的话,许娡便和宫吟飞打道回府。

回到宫府,二人先去了老太太的院子。

老太太和太夫人刚吃过晚饭,在等他们。

“怎么不多坐一会?”老太太慈爱地看着许娡。

许娡没有说话,只笑着站到老太太身边。

宫吟飞站到另一边,跟老太太讲了这一天的见闻,老太太听了眉开眼笑。

太夫人便道:“时候也不早了,你们忙了一天,快各自回去休息吧。”

二人这才退下。

到路口时,宫吟飞突然道:“听说,后天你的手帕交成亲?”

许娡看了眼花影,上前两步:“是后天,侯爷不许我去?”

“这有什么去不得的。”宫吟飞笑笑,背手仰脸道:“要我陪你去吗?”

“不必了。”许娡看他一副宛如恩赐的样子就讨厌,“侯爷慢走,我先回去了。”

宫吟飞接连几次在许娡面前吃瘪,恨的牙根直痒。可是一想到许明只是将前期款项给了自己,若不对许娡好点,后面的款项还没着落,便又有些着急。

花影在一旁看得想笑,上前对宫吟飞道:“夫人的脾气是拗了些,侯爷不妨学学人家死缠烂打的功夫,说不定能……”

“叫我死缠烂打?”宫吟飞气得打断她的话,“我堂堂永宁侯,要什么女人没有?”

花影“啧”了一声:“话是这么说,但是侯爷,大局为重,您不想……”她将眼神看向了许娡的背影。

宫吟飞握拳:“我心中有数,你去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