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55:挡箭

055:挡箭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313  |  更新时间:

而当许娡冲出轿子的时候,丹青也是惊讶万分。

没想到许娡的身手竟这般轻盈,即便是在醉酒的情况下,也能一跃飞出那么高。

许娡可没心情在空中让人欣赏,手中玄铁刀片已经飞出。

两声闷哼之后,树上掉下两个杀手。

竟是跟他们婚礼上遇袭的是一伙人!

丹青一见许娡飞出的玄铁刀片,一双墨眸瞬间眯成一条缝,来不及思考太多,他不能让宫吟飞身受任何危险之中。

脚尖蹬地,一跃而起,剑尖却是直指向凌空的许娡。

丹青虽也怀疑过她,但是当真相大白时,他却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许娡刚刚解决掉两个杀手,忽闻背后一阵凉风,转头看时,丹青的剑尖已在她的喉咙处。

危急关头,许娡向后飞身,拉开与丹青的距离,口中怒道:“你是不是有毛病!这个时候不去保护宫吟飞,却来杀我!”

丹青怒道:“杀你就是保护侯爷。”说着,又是一剑刺过去。

许娡向左闪身:“你不要上当,小心他们偷袭。”

丹青冷哼一声:“你跟他们是一伙的,擒贼先擒王,逮了你再说。”

许娡闻言翻了个白眼:“真是一头笨牛。”正说着,眼角余光瞥见两旁的屋顶上突然窜出四个黑影,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伙弓弩杀手。

就见其中领头那人勾起嘴角,扬手一挥,另外三人便架弩瞄准向后一顶轿子。

“小心!”许娡大喊一声,伸手指向丹青身后,“有人偷袭!”

不用她说丹青也听到了,待他回头看时,弩箭已经射出。

丹青惊呼一声,将手中长剑用力飞出去,直取一人头颅。

许娡也用手中玄铁刀片轻松解决掉另外几个。

即便如此,却也来不及了。

许娡和丹青只能眼睁睁看着三支弩箭射向宫吟飞的轿子。

好在其中一支射偏了,钉在了轿盖上了。

但另外两支却无偏差,一支由轿帘进入,直射向宫吟飞的胸口,一支由轿窗进入,射向宫吟飞的太阳穴。

忽然,一个黄色身影进入许娡的视线。

“小白!”许娡惊愕万分,忙伸手阻止,“别去!”

小白不会武功,但还是奋不顾身跑过去替宫吟飞挡了胸口的一箭。

好在不幸中的万幸,宫吟飞在轿子里睡着了,头歪着,太阳穴的那支弩箭“蹦”的一声射穿了他的束发冠,擦伤了头皮。

只见束发冠应声碎开,如墨长发瞬间披撒下来。

被弩箭一震,宫吟飞迷迷糊糊地醒了,却见身前倒着一个黄衣女孩,不用想也知道是小白了。

“小白?”宫吟飞试探着唤了一声,他以为她死了。

许娡直落到轿子跟前,从宫吟飞怀里夺过小白,让她躺在自己的臂弯里,为她封住心口几处穴道,拍拍她的脸颊道:“小白!小白!快醒醒!”

丹青也赶过来查看宫吟飞的情况:“侯爷没受伤吧?”

宫吟飞稍稍定下心神,将头顶的弩箭拔掉:“没事,快看看她伤得如何了。”

“我还是先看看侯爷的伤吧。”丹青从袖中掏出一个布包,里面有简易的医疗器具,包括纱布、伤药、针灸等等。

简单处理了宫吟飞的伤口,这才蹲下来为小白把脉。

“只是昏迷而已,放心。”丹青拿出一片指甲大小的参片给她含着。

回到宫府,将小白安置在正院厢房。

老太太和太夫人闻听宫吟飞遇袭,忙赶过来,见他受了皮外伤,而许娡却是安然无恙的,太夫人的脸色就有些阴沉。

老太太亲自到厢房探望了小白,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用最好的药来医治她。

太夫人便在正院以当家女主人的身份吩咐下去:“如今侯爷受伤,就搬回来吧,外书房那样偏僻阴冷的地方,如何受得了。”

许娡心里就堵了一块。

旁人或许不知,但是许娡却是清清楚楚的,弩箭的速度那样快,若不是小白最初就想为宫吟飞挡箭,怎么可能先弩箭一步扑过去。

许娡倚着院子里的回廊坐下,看着稀疏的星星朝她眨眼,像是在嘲笑她一般。

丹青难得进后院,却是不方便进到房内,只是站在院子里,看见许娡在发呆,不由走过去道:“小白也是你训练出来的?”

许娡相信他一定也发觉出小白的意图,不免翻了个白眼给他:“无聊。”

丹青见许娡面色不善,心情反倒好起来:“若不是你训练出来的,可就好玩了,估计待她伤势痊愈,起码也是通房。”

不想这话正好戳中许娡内心,她握拳起身,狠道:“离我远点。”

丹青挑眉,识相的走开了。

许娡咬牙切齿,本来还想为小白此举找个理由,可被丹青这样一说,心中莫名起了把火,让她喘不过气来。

宫吟飞送走了老太太和太夫人,回头再找许娡时已经不见她的人影。

问过丹青才知道,许娡已经在客房里睡了。

这是要把正房留给他睡?

宫吟飞已经知道事情始末,虽不明白许娡之前为什么刺杀他,更不明白许明为什么要教许娡学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这样一种感觉——如获至宝。

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宫吟飞推开了客房的房门。

看到床帐中那个娇小的身影,他实难想像她就是跟丹青实力相当的女刺客。

见许娡和衣而眠,他慢慢靠近床铺,想为她盖好被子。

不想人还没到床边,忽然一阵天旋地转,待他回神时,人已经倒在了床上,而许娡正骑坐在他身上。

“你进来做什么!”许娡眯起眼睛,犹如一只猎豹盯着身下的猎物。

宫吟飞只感觉颈边冰凉,余光瞥见是许娡手中拿了一个黑中透亮的刀片,登时惊了一跳,正是她在栖云观留下的玄铁刀片。

“我……我只是来看看你。”宫吟飞的额头微微有汗渗出。

许娡想到太夫人的态度,不禁冷哼一声:“你会这么好心?”

“我当然是好心了。”宫吟飞一面讨好地笑着,一面伸手捏住她的刀片,想要拿开一些,“丹青已经跟我说了,这一切都是误会,我并没有怪你,我知道你不想杀我。”

许娡好奇:“谁说我不想杀你?”然后将刀片又近了几分,“你信不信,我只要轻轻一划,你就死定了。”

“住手!”身后一人冷喝,正是丹青。

许娡轻蔑一笑:“想不到丹大人也有疏忽的时候,只不过你们都误会我了,如今没人给我赎金,所以我就没必要杀他了。”

果然是杀手!

丹青愕然:“你就是江湖上传闻的无名女杀手?”

“你认为是就是喽!”许娡长腿一迈,从宫吟飞身上下来,走下床,将蜡烛点亮。

屋内顿时一目了然。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