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57:圆房

057:圆房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588  |  更新时间:

她一直保守这个秘密,十六年,除了小白只知道些片面,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如今,因酒醉,知道她会功夫的人又多了两个,且还是她意料之外的人物,她不知是福还是祸。

可是她心中不知怎的,不但没有被人揭穿的担心和害怕,反而豁达开来。

这就像是把国王的耳朵是一对驴耳朵的秘密说出来是一个道理的。

几天后,许娡泪别许明。

许明回津州后,从景汇钱庄京城分号里支出一大笔钱给宫吟飞,用处不详。

许娡很后悔画押那晚为什么没把这件事情问清楚。

之后每每再问,宫吟飞就是有办法绕到别的话题上。

不过他对许娡的态度却发生了跨越性的转变——每次看到许娡,都一副要笑不笑,耐人寻味的表情。

看得她好想打人。

“喂!你看够了没?”许娡终于受不了了,将倒了一半的茶壶往桌上一顿,“看了这么多天,你还没看够啊。”

宫吟飞笑着垂眸,看了一眼杯中只到了一半的茶水,然后扬眉看向许娡:“你是我的妻子,我不看你看谁?”

“少来!”又没圆房,谁是你妻子啊。

许娡是这样想的,但是后半句到底没好意思说出来。

宫吟飞见她双颊无故染红,了然而笑,随手从茶盘里翻了个茶杯,提起茶壶给许娡斟上,假装若无其事地问:“肩上的伤可好了?”

许娡乐得被人伺候,就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端茶小啜:“小伤而已,不劳侯爷挂心。”

贯穿伤也叫小伤?

宫吟飞不禁对她刮目相看:“复原能力还挺强的。”

许娡撇了他一眼:“多谢侯爷夸奖。”说着又啜了一口。

“既然如此……”宫吟飞也端起茶杯,“咱们什么时候把房圆了?”

“噗!”许娡不期而然地喷了宫吟飞一脸,茶水顺着他流线型的轮廓,最后汇聚在尖而饱满的下巴处,一滴接着一滴,滴在他的银色丝缎袍子上,晕湿了胸前一片。

许娡睁大双眼,捂嘴惊呼一声:“我不是故意喷你的。”

宫吟飞心平气和地抹了把下巴,甩手道:“无妨。”

许娡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掏出手绢为他擦脸:“这都怪你,没事提什么……”

“我可是为你考虑。”宫吟飞顺势抓住她的手腕,神情认真道:“不然你这侯夫人名不正言不顺的,怕是在府里难以立足。”

这话倒是真的。

小白这些日子一直昏迷不醒人事,幸好丹青时常来后院为她医治,因为伤得比较重——弩箭射断了肋骨,肋骨又刺破了心脏。所以昏迷这些天也是正常的。

而宫吟飞因为头皮破了点皮,被太夫人“强行”挪回了正院,这些天都是睡在正房“养伤”。

许娡虽与他同住一间房,却是睡在他对面的大炕上,并且以各种理由各种借口来推迟圆房这件事。已经惹得太夫人不高兴,前天又断然拒绝太夫人抬小白做姨娘,便是彻底与太夫人结下了梁子,所以宫吟飞才着急圆房的事情,因为他夹在中间很是为难。

老太太那边虽装聋作哑,却是经常把“等着抱重孙子”的话挂在嘴边。

宫吟飞不得已,这才开了口。

想他俊美非凡,竟然为了圆房的事情犯愁,这话要是传出去,不被人笑掉大牙才怪。

“可是……”许娡知道他一番好意,但他的口气听着像是一桩交易,她接受不了。

许娡虽不是视贞操如命的女子,但起码要给自己喜欢的人吧?

她不由偷偷打量着宫吟飞,虽然各方面都没得说,但心里对他还没到那种想要同床共枕的程度,毕竟相识才个把月。

宫吟飞便道:“你我已是名分上的夫妻,圆房是迟早的事,早点结束早点安心,你说呢?”

“话虽这么说……”许娡犹豫了。

“这样吧。”宫吟飞给她机会,“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若是想通了,明晚咱们就……你懂的。”说完,他便起身离开,留许娡在座位上呆坐了一下午。

宫吟飞从外书房出来时,已是明月当空。

丹青已经习惯送宫吟飞到二门口,见他眉头紧拧,便问:“侯爷是在担心与夫人……的事?”

宫吟飞与丹青相处多年,什么事情都不瞒他。也只有在丹青面前,他才敢表露出内心里的真情实感。

闻言便笑:“也不知道她考虑得怎么样了。”

丹青知道此计卑劣,但为了姜国,为了宫家的仕途,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仔细斟酌了一番,说道:“无论夫人考虑得结果如何,侯爷总要走这一步的。不过侯爷可有想过,若夫人拒绝,此计要如何进行下去?”

宫吟飞闻言自嘲一笑:“大不了用强的,你给她下点药便是。”

丹青表情一僵,拱手道:“这……恐怕不太好吧。”

宫吟飞便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我自认这点魅力还是有的。”言外之意,许娡不会拒绝。

丹青知道宫吟飞一向不打没有准备的仗,既出击,必有九成以上的把握,便也放心不少。

花影已在二门处等候多时,与丹青交接之后,便在宫吟飞身后随行。

宫吟飞先到厢房看了眼小白,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然后才进了正房。

在东次间,见值夜的珍珠和珊瑚已经在小炕上睡熟,便没让花影叫醒她们。只让紫烟和她两个进房服侍。

待他撩帘进来时,只着雪白丝绸中衣的许娡已经下了炕,蹲身行礼道:“侯爷回来了。”

宫吟飞淡淡“嗯”了一声,张开手臂,紫烟和花影便上前为他宽衣。

待宫吟飞沐浴更衣完毕,从盥洗间出来时,许娡已单手支颐在炕几上睡着了。

宫吟飞歪着头,看着她乖巧恬静的睡颜,实难想像她是杀人不眨眼的女杀手。

他忽然想起中午与她的那番对话,想起她面颊染红的娇羞模样,一阵莫名情愫涌上心头,脚步竟不自觉地向她走了过去。

才迈出去一步,许娡立时惊醒,见宫吟飞一身月白色中衣,用下巴对着对面的拔步床扬了扬:“床都铺好了,侯爷去睡吧。”

宫吟飞这几天已见识过许娡的警觉,虽然还是想不通她为什么要去做杀手,但相比这个问题,他更担心许娡的睡眠问题——一有动静就醒,如何睡得安稳。

但眼下见她说话的神情竟是比自己还要淡定,不禁怀疑中午到底有没有对她说过那番让她考虑的话。

于是点了点头,又向床边走去。

快到床边时,许娡便在他身后开了口:“关于你中午说的事情,我想不用等明天了,今天就……就实行吧。”反正她是当定这个一品夫人了,既然不打算跟他合离,那圆房就是理所当然的事。

宫吟飞听了大跌眼镜,险些跌倒。

幸好许娡反应快,伸手扶了他一把:“怎么了?走路都走不好。”

宫吟飞看着手臂上她的手,一向处事不惊的他竟然也慌乱起来,侧身避开她的手道:“我累了,你也去歇着吧,圆房的事改日在说。”

许娡闻言呆愣当场,有没有搞错,自己一个姑娘家都肯献身了,他居然要改日?

她就像尊雕像般站在那里,甚至不知道宫吟飞是何时上的床,直到听到一阵绵长的呼吸声,方才回过神来。

好你个宫吟飞,竟然还有心思睡觉!

许娡握紧了拳头,气得咬牙切齿,不就是圆个房嘛,哪用得着他愿意不愿意!

“我自己来!”说着,如饿狼扑羊一般扑向了床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