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60:陪房

060:陪房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335  |  更新时间:

如此,一晚上要了三次水,直到天亮,宫吟飞仍有些意犹未尽。

若非上早朝,他真想与她再温存一次。

看着臂弯里的娇小人儿,身子紧绷,眼睛微眯,也不知到底睡没睡着。

只是手臂稍稍动了动这样的小动作,许娡便及时睁开了双眼。

“侯爷醒了?”

宫吟飞自责不该把她弄醒,可是她的睡眠实在太浅了,难道她就这么没有安全感么?

想到这里,宫吟飞又疑惑许娡为什么放着许家大小姐不做,偏要跑去学武做杀手?

难道许家的财富还不能满足她吗?

可是许娡又不肯对他说出实情,难不成她要将事情真相烂在肚子里?

许娡见他半天没应,又道一声:“侯爷?”

宫吟飞这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心疼地为许娡捋了捋鬓边发丝:“我没事,你再多睡一会吧。”说着便要起身。

“侯爷要去哪?”许娡拉住他的衣角。

宫吟飞回头,拍了拍她的手背,笑道:“我得上朝去了,晚上回来再陪你。”

许娡原本忘了上朝一事,但闻宫吟飞如此说,立即丢开手中衣角,背过身去:“谁要你陪了。”

宫吟飞昨夜初尝云雨,哪里抗拒得了许娡这般娇嗔的**,偏偏这时候花影进来了。

“侯爷,该起了。”她低垂着眉目,不敢多看,只看自己的脚尖。

宫吟飞只好收敛心神,独自去了盥洗间。

许娡还不习惯这么早起,加上昨晚又被宫吟飞折腾了一夜,虽感觉美妙无比,却也累得全身疲乏,没一会功夫就又睡着了。

直到辰时方醒。

却是惊醒的。

“什么时辰了?”她噌地坐起,撩起床帐,有光亮掠过她的眼睛。

许娡不适应地抬起手臂遮挡,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

花影满脸是笑来到床边,将床帐挂好:“回夫人,已经辰时三刻了。”

许娡一惊:“糟了!错过给老太太和太夫人请安了。”

花影就笑:“夫人今天可以晚些去的。”

许娡不解:“为什么?”

花影便若有是指地看着许娡身后凌乱的床铺。

许娡立马反应过来,顿时羞得面红耳赤,一骨碌滚下床,竟赤脚跑进了盥洗间。

实际上在她睡觉的功夫,宫吟飞已先行去了老太太的院子给二人长辈请安,并特地解释许娡晚起的原因:“……昨晚没休息好。”

老太太和太夫人一听就明白了,皆是喜笑颜开,待宫吟飞走后,还特意叫来他院子里的丫鬟证实一遍,这才放心。

待许娡穿戴停当,过来给二位请安时,老太太还特别叫丫鬟宝琴端来一碗桂圆莲子汤给她,盯着她整碗喝完才放她回去。

因为许娡今天要面见几位陪房,所以就免了姨娘们的请安。

回房吃了早饭,便叫花影请陪房们进来。

这几家里,许娡只认得在院里当值的胡炳泉家的和寇振兴家的,其余人等皆是第一次见面。

几家人老老小小跪了一地,给许娡磕头行礼。

许娡笑着免了众人的礼,将小孩子们打发到院子里去玩,然后扬声问:“你们当中,谁是胡炳泉?”

便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小胡子男人出列,拱手道:“小的名叫胡炳泉。”

许娡点了点头,记住了他的脸,问道:“你是看管文昌路宅子的吧?”

胡炳泉便笑着竖起大拇指:“夫人好记性。”

许娡勾了勾嘴角,又问:“可有什么特长没有?”

胡炳泉闻言便知夫人有意器重与他,忙拱手回道:“小的曾在汇香楼跑堂,认得字,还会算点小账。”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许娡知道他最后说的才是最擅长的,因为之前已经向胡炳泉家的打听过。

不过这都无所谓,只要能算清账目就行了。

许娡想把两间药铺交给他打理,毕竟药铺还是蛮赚钱的,到时候请个坐堂大夫,让这个胡炳泉当掌柜的,应该能够维持经营。

“我在京里有两间药铺无人打理。”许娡边说边观察胡炳泉的神色。

胡炳泉自然不会错过大展身手的机会,忙拱手施礼道:“夫人绝对放心,若是将这两间药铺交与小的,小的定当尽心竭力为夫人创收。”

许娡点头:“嗯,这个我倒是相信,不过药铺嘛,还是要以悬壶济世为己任,什么假药庸医的,我不想毁了自己的名声,你懂吧?”

胡炳泉忙道:“懂!懂!夫人若不放心,可派人抽查。”

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许娡不通药理,自然也就分辨不出药材的真假,不过这件事情她倒是打算这样办,只是欠缺个合适的人选。

安排完药铺的事情,许娡又问了京郊北边和西边的两处庄子,得知北边的沙地适合种葡萄,而西边的土壤适合种大米,于是就简单交待了几句,让他们都下去了。

临走的时候,许娡又想起一事,叫住了他们:“对了,还有一件事,我身边的丫头小白,年纪也不小了,本来还想再留她两年,不想受了重伤,需要将养一段时间,正好趁这个机会就给找个婆家吧。”

胡炳泉便问:“不知夫人想给小白姑娘找个什么样的婆家?”

“自然是好的了。”许娡随后摆弄桌上的茶杯,“你们回去都帮我打听打听,一定要安分守己的老实人家才行,至于嫁妆嘛,我定不会亏待她的。”

既然嫁妆有夫人做主,这亲事也就好办了。

几个媳妇子都把这事放在心上,毕竟是夫人交待她们的第一件事情,正是一个不错的表现机会,她们一定要抓住才行。

陪房们走后,许娡便倚在临窗的大炕上寻思抽查药铺的人选。

她身边实在没有精通药理之人,可是药材这东西可马虎不得,损名誉是小,弄出人命来可就不好了。

许娡想到这里,自己都觉得好笑,什么时候自己也知道珍视生命了?

这时候,花影撩帘进来:“夫人,侯爷和丹大人回来了。”

许娡奇怪:“怎么丹青也跟来了?”平时不是送到二门就回去吗?

花影便笑:“丹大人要来看看小白的情况,毕竟是他一手医治的嘛。”

许娡“哦”了一声,倒把这事给忘了。

等等!

“丹大人的医术如何?”许娡忽然想到了他。

“自然是好的。”花影不知道许娡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不过也是实话实说,“平时府里有个小痛小病的,都是找丹大人给医治开药,依我看啊,比太医院的王太医还要灵呢。”

许娡眼睛一亮,果真如此,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哇。

“走,去厢房。”说着,直奔小白的厢房而去。

————————————————————————

圣诞节快乐!明天有可能的话,会两更哦!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支持!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