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61:抓背

061:抓背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138  |  更新时间:

许娡到厢房门口的时候,侯爷和丹青也过来了。

许娡先行屈膝:“侯爷,丹大人。”

宫吟飞习惯性“嗯”了一声。

丹青回敬一礼:“夫人。”

一行三人进了小白的厢房。

许娡看丹青娴熟地为小白望闻问切,对自己这个决定又笃定了几分。

离开厢房后,丹青不敢多留,向二人请辞。

“丹大人若没什么要紧事,不如留下来吃顿便饭再走吧。”许娡客气道。

一顿饭而已,这倒是没什么,不过丹青搞不懂的是许娡的目的。

他目光不禁看向了宫吟飞。

宫吟飞也是一头雾水,不过既然许娡开了口,他自然高兴丹青可以留下来陪他喝两盅:“那你就吃了饭再回去。”

丹青应是,又向许娡拱手一礼:“多谢夫人款待。”

在宴息间设了圆桌,摆了一桌子菜,许娡招呼丹青坐下。

丹青自觉地坐在了尾座上,端起酒盅,先干为敬:“属下敬侯爷和夫人一杯。”

酒过三巡,许娡便直入正题:“丹大人可熟悉药材?”

宫吟飞当即明白过来,因为那两间药铺还是他作为聘礼给许娡的。

丹青闻言,谦虚道:“属下只略知一二。”

许娡轻笑一声,他所谓了“略知一二”怕是要比坐堂大夫都高深吧?

不然怎么会被宫吟飞看中?

许娡相信宫吟飞的眼光。

“是这样的。”许娡道出请求,“在我名下有两间药铺,虽有掌柜和坐堂,但我有些不放心药材,希望丹大人闲时可以去我的药铺里抽查药材,酬劳嘛,自是不会亏待丹大人的。”

事倒不是难事,不过丹青却是回绝了:“多谢夫人器重,不过属下的首要职责是保护侯爷,怕是无暇分身帮夫人做事。”

许娡没想到他如此耿直,说道:“又不是让丹大人天天去抽检,只是每月去上几次便可,难道丹大人连这点时间都没有么?”说着却是斜眼看向了宫吟飞,仿佛是他苛待了自己的下属。

宫吟飞哭笑不得,是丹青自己不喜欢去,怎么关系到他的头上来了,淡笑道:“或许丹青真的有事在身……”

“能有什么事呢?”许娡叹了一声,“既如此,只好我自己来吧。不过白天人多口杂,也不好抛头露面,晚上倒是不错。”

丹青忙阻止:“夫人不可!晚上您不是说好了要保护侯爷在后院里的安全吗?”

“话虽如此。”许娡摊手,“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不可能让我的药铺倒闭吧?药铺可是很赚钱的。”

丹青据理力争:“可是侯爷也没有亏待了夫人。”

“我许家也没有失信于侯爷啊。”许娡辩道。

屋内空气瞬间凝聚,气氛有些紧张。

“好了好了。”宫吟飞忙打圆场,“丹青啊,你没事就去一趟药铺好了。”

丹青无奈,只好拱手答应:“是,属下知道了。”

饭后送走了丹青,许娡闷声在炕上看书。

虽然结果如她所料,但是过程很是不爽,若不是宫吟飞开口,她堂堂的一品夫人竟然请不动四品二等护卫,真是有够打脸的。

宫吟飞从盥洗间出来,见许娡一个人生闷气,便笑着走过去道:“看什么呢?”

许娡把书扣在炕几上:“杂书。”

“杂书?”宫吟飞拿起炕几上的书,看了眼封面,“古姜轶志,没听过呢。”

许娡一把抢过去:“都说了是杂书了。”

宫吟飞看着不由微微一笑,转身优雅坐到炕沿上,提了茶壶为自己斟茶:“丹青确实耿直了些,但为人是好的,药铺交给他你就放心吧。”

许娡颇有些意外,想不到宫吟飞会来劝自己,或是为丹青说好话?不管怎样,都是一个好的开始,比当初大眼对小眼要强得多。

许娡便也缓和了三分,说道:“那可是侯爷手下的人,我自然放心。”

宫吟飞听得出她语气中依旧有气,不由苦笑摇头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时间长了,你自然会了解他的。”

许娡轻笑一声:“但愿如此。”

宫吟飞不好再在这一个问题上纠结下去,动了动肩膀:“背有些痒,你帮我抓一抓。”

许娡嘴角一抽,有没有搞错!

“我去叫花影来。”她说着就要扬声喊花影进来。

“别喊她了,你帮我抓一下,就一下。”宫吟飞用一种近似撒娇的口吻对她说道。

许娡无奈,只好伸出一根手指:“抓哪里啊?”

“这里。”宫吟飞尽力用手指向一个他够不到的地方。

“是这里吗?”许娡试着在那个位置挠了挠。

宫吟飞指引道:“再往下一点。”

“这里?”许娡往下移了一点。

“再往下。”

“这吗?”

“还要再往下一点。”

“再往下就是屁股了。”

……

不想许娡一时失言,房内气氛立时升温。

意识到气氛不对,许娡尴尬下床:“我去洗澡了。”

却是被宫吟飞一把抱在怀里:“你刚刚说什么?”

许娡装傻:“没,没说什么啊。”

“嗯?”宫吟飞坏笑着勾起一边唇角,慢慢贴近许娡的脸。

眼前的俊脸不断被放大,许娡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历经人事的她,自然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

只是这才第二天……她现在还疼着呢。

“那个……”许娡不得不扫他的兴,“能不能明天再……”

“再什么?”宫吟飞假装眨了眨眼睛。

许娡脸一红:“就是……就是那个啊。”

宫吟飞讶然道:“原来你想……”

“难道你不想?”许娡柳眉竖起。

宫吟飞便一副无辜的表情看着她:“我没想啊。”实际心里早就燥热难耐了。

许娡一听,一脚踹在了他的腰上,将他踹下炕去,指着他道:“好!有本事一辈子别碰我。”说着,腰身一拧,旋身下了床,待宫吟飞反应过来时,只看到盥洗间微微晃动的门帘。

晚上睡觉的时候,宫吟飞果然被“无情”地撵到了临窗的大炕上冻了一夜。

待花影进来叫二人起床时,宫吟飞竟然生病了。

-------------------------------------

晚上应该还有一章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