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63:质问

063:质问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659  |  更新时间:

许娡凭着过人的耳力,在正房里已经听到了太夫人和紫烟的对话,既然紫烟说她不舒服,那么她还是不要贸然出现在太夫人面前比较好,于是安心待在房里留意外面的动静。

太夫人由宝琴扶着,进了小白的厢房。

小白如今已经能够下地走动,只是动作不能太大,不然会扯动伤口。

见太夫人亲自来探望,小白喜不自胜,要不是伤口太疼,非磕头跪拜不可。

“小白给太夫人请安。”她毕恭毕敬给太夫人屈膝行礼。

四儿上前扶了她一把,就听太夫人道:“你有伤在身,不必多礼了。”然后径自坐到炕上,接过小丫头奉上的茶。

小白躬身站着,不敢抬头,只默默陪在一旁。

太夫人不紧不慢啜了口茶,方才问她:“伤势如何了?”

小白道:“回太夫人的话,奴婢的伤已经好多了,丹大人说,再换几服药即可痊愈。”

在她说话的时候,太夫人便不动声色观察她的反应,发觉她提起丹青时,并没有娇羞或脸红的情况,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猜错了,她和丹青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

可看紫烟神色慌张的样子,又不像是风平浪静的,难道问题出在儿子和儿媳身上?太夫人不由皱了皱眉头。

“太夫人?”四儿见太夫人端着茶杯出神,便在一旁轻唤她,“您不是有话要对小白姑娘说?”

太夫人这才回过神来,将茶杯放在炕几上:“是了。关于抬你做姨娘的事情,既然你家夫人不同意,我也是无可奈何。不过你对吟飞的恩情,我是不会忘的。”

小白听了很不甘心,一句“不会忘”就把她给打发了?她可是替宫吟飞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若非丹青妙手回春,说不定她就一命呜呼了。

她连命都不要,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能够出人头地,不再做别人的使唤丫头?

虽然做妾也不是光彩的事情,但对于她这样的贫苦出身,已经足够了,更何况还是侯门家的小妾。

而太夫人如此轻描淡写的就将这事含糊过去,小白岂会称心!

本来还不想把侯爷在后罩房养伤的事情告诉太夫人的,毕竟主仆一场,她对许娡还是有感情的。

但如今,许娡一句不同意,便轻易扼杀了她的前途,叫她实难咽下这口气。

小白叠手给太夫人行了个礼,一脸惭愧道:“这都是奴婢的分内事,还叫太夫人如此挂心,当真折煞奴婢了。”

太夫人见她如此懂事,满意地点了点头:“你是个好孩子,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说着,眼角余光瞥向窗外正房的方向,“只要吟飞在,总会有机会的。”

不想话音刚落,却见小白站在那里偷偷抹泪,正要安慰她两句,却听她道:“太夫人,若侯爷有个三长两短……”

话没说话,四儿立马“呸”了一声,打断她的话:“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诅咒侯爷。”

太夫人也很生气,板着脸不说话。

小白暗自挑了下眉,面上一副悲戚的表情说道:“难道太夫人不知侯爷受伤?”

“你说什么?”太夫人显然不信她的话,“赶紧把话说清楚。”

小白便将事情始末以及宫吟飞就在后罩房里养伤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告诉了太夫人。

太夫人闻言有如晴天霹雳一般,眼前瞬间一黑,险些晕了过去。

“太夫人,您千万别动气,身子要紧。”小白和四儿都在劝。

可是越劝,太夫人的脸色就越难看,吓得二人不敢再出声。

“走!”太夫人冷喝一声,“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弄伤我的儿子。”却是连名字都不叫了。

四儿心急如焚跟随太夫人出门,回头看了眼小白,不由失望摇头。

小白出此下策,也只是想报复一下许娡,出一口气而已,至于其他的,她没想那么多。

太夫人气冲冲出了厢房,不顾小丫头的阻拦,直奔耳门。

四儿在一旁忙使颜色,小丫头会意,兵分两路,赶紧通知正房的许娡和后罩房的花影。

丹青此时正在后罩房给宫吟飞配药,听到前院吵闹声,意识到不对劲,示意花影出去看看。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花影差点跟太夫人撞了个满怀。

“死丫头!做什么慌慌张张的。”太夫人开口便骂。

花影从未见太夫人如此发脾气,“扑动”一声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太夫人饶命,是奴婢莽撞了。”

丹青在里屋听到动静,赶紧放下手中药材,提袍出来行礼:“丹青给太夫人请安。”

如今也无须去质问于谁,只看宫吟飞身边两个最重要的人都在此处,太夫人便已了然于胸。

“没想到啊,没想到。”太夫人指着他们两个,神情满是失望,连手指都在颤抖,“侯爷如此器重你二人,如今他受了伤,你们竟然还骗我说是侯爷外出公干,当真是养了两个白眼狼啊。”

花影和丹青皆是默不作声,一是不想出卖许娡,二也确实是无言以对。

太夫人便当他们是默认了,气得当场就要将他二人拖出去重罚。

还好许娡及时出现:“此事不关他们的事,是我不让他们告诉老祖宗和太夫人您的。”

太夫人阴沉个脸,死瞪着她,仿佛她是十恶不赦之人。

而许娡一身大红遍地金的褙子来到太夫人面前,矮了矮身子,行过礼之后,下巴微扬,丝毫不惧与她对视。

太夫人眼神一凛,说道:“亏你还知道有老祖宗,我当这宫府如今已改姓‘许’了呢。”当着下人和丹青的面,一点不给许娡面子。

许娡不卑不亢站在那里。她早料到会走路风声,也猜到太夫人会拿她兴师问罪,她已有了心理准备,哪怕是比这更难听的话,她都得受着。

因为确实是她伤了宫吟飞,她有错在先。

太夫人见许娡面色如常站在那里,只当她是不知悔改,懒得理他,径自去了里间。

见宫吟飞面如白纸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泪眼当即夺眶而出,甩开四儿搀扶的手臂,扑到他身上,哭道:“我的儿啊!是谁伤了你!告诉娘,告诉娘……”

众人也跟着太夫人进了里间,丫鬟跪了一地,不敢多言。

许娡上前一步:“太夫人,是我……”

“你住嘴!”太夫人回身指着她,怒道:“我不想听你讲话。”

许娡无奈,只好把话咽了回去。

太夫人便质问丹青:“你说!侯爷到底伤在哪了?是谁伤的?说出来,我定严惩不贷。”话虽然是对丹青说的,但是在场众人都听得出来,这话是给许娡听的。

丹青不知该如何开口,她不想许娡受罚,但是又不能欺瞒太夫人,一时陷入两难。

“太夫人。”许娡不想为难丹青。

太夫人再次打断她的话:“我在问丹青,哪有你插嘴的份。”

许娡在袖中握紧了拳头,告诉自己别跟老人家一般见识,笑容挂在脸上,说道:“太夫人这话就不对了,我作为侯府的夫人,又是一品的诰命,怎么就没资格插嘴了?”

此话确是说到了太夫人的软处,因为太夫人如今也只是四品的诰命,照比许娡差了三级。

太夫人冷笑着问:“你在拿身份压我是吗?”

“媳妇不敢。”许娡辩道,“太夫人不是想知道是谁弄伤了侯爷吗?是我弄伤的。是我不小心踢了他一脚,伤了肾脏。之所以没有告诉老祖宗和太夫人,也是怕二位担心。”

太夫人虽然也猜到是许娡弄伤的,可是真当她听许娡说出真相时,又觉得不可置信。

这是有多大的力气?

不小心还能踢成重伤,若是故意的,岂不是要了宫吟飞的命!

她决不允许这样危险的人物待在儿子身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