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65:名分

065:名分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350  |  更新时间:

花影无奈,只好屈膝应是。

小白挂在脸上的笑容就有些僵。

不一会,盥洗间内便热气腾腾。

宫吟飞径自走了进去,花影紧随其后。

趁着给宫吟飞宽衣解带的功夫,花影小声问道:“侯爷,您要不要去劝劝夫人?”

“劝什么?有什么好劝的?”宫吟飞两手摊平,任由她服侍。

花影目不斜视,动作娴熟地为他解了衣带,脱掉上衣:“难不成侯爷要遵从太夫人的意思,收了小白那丫头?”

宫吟飞哼笑一声:“既是娘的安排,收了又何妨。”他话说得风轻云淡,就好像纳妾对他来说,比买东西还要随意。

花影为许娡抱不平:“可那丫头分明是越过了夫人,自己往上爬的。”她要让侯爷知道,小白是个忘恩负义,卖主求荣的小人。

宫吟飞闻言却是不以为意:“管她呢,好吃好喝养着便是,又不是养不起。”别说是一个小白,就是再来几个五颜六色,他也不在乎。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花影再劝也是没有意义,于是福身一礼,退出了盥洗间。

再说许娡从后罩房出来后,只觉两肋隐隐作痛,胸口闷得透不过气来。

眼眶不觉泛起莹莹泪光,许娡痛极反笑,仰头深吸一口气,逼回眼中几欲掉落的泪水。

为这样的人,不值得。

她转身离开,任夕阳拉长她决绝的背影。

舒舒服服洗了个澡,宫吟飞只觉神清气爽。

既然事情已经败露,他也没必要继续躲在后罩房里,毕竟还是正房一用俱全,丫鬟们服侍起来也顺手。

于是宫吟飞沐浴之后,简单收拾一下,便回了正房。

与此同时,正房正在摆饭。

而许娡只是望着窗外屋檐下的灯笼发呆。

珍珠和珊瑚在一旁小心服侍,不敢多言。

屋内的气氛就有些压抑。

这时候,有小丫鬟在门口欢呼,说侯爷回来了。

珍珠和珊瑚正要去迎,花影率先一步从外面撩起门帘。

宫吟飞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紫烟和小青,唯独不见小白。

许娡倒是一点不觉得意外。

下炕穿鞋,给宫吟飞福了一福:“侯爷回来了。”

珍珠和珊瑚也跟着屈膝行礼。

宫吟飞难得的一一点头回应,笑着坐到炕上:“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我也饿了,一块吃饭吧。”说着,目光就落到桌上一盘西芹虾仁上。

自己并没有说一定在房里吃饭,不过每次回来都能看到桌上有他最爱吃的虾仁,看来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

再看向许娡时,宫吟飞不知为什么,竟是心中一暖。

吃过饭,许娡像往常一样,倚着引枕看书,并不多理会宫吟飞,只在他动作时,看他一眼。

宫吟飞坐在她对面,看着她安静恬淡的脸庞,忽然想起下午花影在盥洗间里的话,薄唇抿了抿,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姨娘们又来问安。

于是他便收起了思绪,若无其事地喝茶。

两个赵姨娘得知宫吟飞在房里,几乎是跑进来的。

待冯、方、苏三位姨娘进来时,赵姨娘两个已经行过礼,问过安,站在宫吟飞身侧,像两只骄傲的白天鹅,用鼻孔看着她们。

见屋内人员齐聚,许娡放下手里的书:“你们来的正好,也免得我挨个去通知了。”她说着,坐直了身子,接过花影递上来的茶,小啜了一口,不紧不慢道,“侯爷打算收我房里的小白,各位姨娘没意见吧?”

几位姨娘闻言一惊,赵姨娘两个更像是遭受一道惊雷,顿时呆在了原地。

许娡一一看在眼里,不由在心里替她们轻轻叹了口气:“既然都没意见,那么今后,小白便不再是我的婢女,而是这府里名正言顺的白姨娘,各位可都知道了?”

几位姨娘木然道:“知道了。”

“嗯,没别的事了,都散了吧。”许娡正要端茶送客,却见苏姨娘上前一步,手中还提了个八角红木食盒。

“夫人,这是妾身做的茯苓糕,妾身知道夫人不喜甜食,特意将白糖换作了冰糖,用量也减半,相信会合夫人的口味的。”

许娡挑眉,就说怎么闻着有一股甜味,还以为是姨娘们的香粉。

看了食盒一眼,笑道:“有劳苏姨娘费心了。”

花影便上前去接食盒。

苏姨娘欣喜地将食盒交于花影手中,憨笑道:“夫人不必客气,若喜欢吃,着人告诉妾身一声,妾身再给夫人做。”

许娡说道:“那就先多谢你了。”然后笑着端了茶。

两个赵姨娘出了正房,借口肚子疼,并没有直接跟其他几位姨娘回去,而是绕了一圈,又回到正院,直奔小白的厢房而去。

小白已经吃过晚饭,闲来无事坐在炕上做针线。

见她二人来了,忙放下手里的活,下炕行礼。

两位赵姨娘赶紧去扶:“妹妹现在可是侯爷新欢,我们姐妹俩可受不起你这个礼。”

小白脸上一红,说不出的娇羞可人。

两位姨娘看在眼中,只当她是在害羞。

其中一位赵姨娘亲切地拉住小白的手,十分好奇道:“妹妹,你是怎么博得侯爷欢心的?快教我们一教,我和你妹妹也学习学习。”说话的正是大赵姨娘。

“是啊,快教教我们。”小赵姨娘也跟着凑趣。

小白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仓惶抽回自己的手,背过身去:“两位姐姐,你们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大赵姨娘便有些不高兴:“妹妹,你这就不对了。难道你眼里只装得下夫人?而装不下我们?”

小白忙转身:“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小赵姨娘气道,“我看出来了,她们主仆一条心,亏我们俩还巴巴的跑来问她,真是自取其辱。”

“我真没有。”小白已是百口莫辩。

大赵姨娘出主意道:“这样吧,我们退而求其次。你只要告诉我们,如何能吸引侯爷的注意便可,这总可以吧?”

小白哪里知道,她要是知道,也无须这般形单影只,老早去陪侯爷了。

可是又不能说……

“这个……”小白斟酌着,要怎么说才能敷衍了事,又不会被她们怀疑,“只要……只要模仿夫人的举止便可。”

说了等于白说!

赵姨娘两个双双阴沉着脸:“不说算了,我们走。”

小白也是莫可奈何。

话说几位姨娘走后,宫吟飞每隔一会便看向许娡,且眉眼带笑,说不出的俊雅**。

许娡被他看得心烦,索性与他对视:“你看什么呢?”

宫吟飞不答反问:“你又看什么呢?”

许娡挑眉,饶有兴致地将两只胳膊架在桌上,单手撑颐,晃了晃脑袋:“没看什么,不过是一只笑面虎罢了。”

宫吟飞也学她把手放在桌上:“是吗?那我也只是在看醋坛子而已。”

许娡怒目圆瞪,扬手便打:“谁是醋坛子!”

宫吟飞抬手挡下,顺势抓住她的手说,温言道:“既然不是,就别生气了。”终究还是说出了口。

许娡当即抽回了手,横了他一眼:“谁生气了。”说着便下了炕。

“是是是,夫人说没有就是没有。”宫吟飞也随她一起。

盥洗间早已备好热水,许娡沐浴出来,坐在妆台前梳头。

待宫吟飞沐浴完毕,许娡已经在床头坐着等他。

宫吟飞笑着在她身边坐下,拢了拢她半湿的长发:“头发干了再睡,不然头疼。”

许娡往旁边坐了坐,不动声色避开了他的手。

宫吟飞的手便僵在了半空。

“还生气呢?”他不由打量许娡的表情,并无愠怒之色啊。

许娡抬手将头发全部拢到身前,挑眉道:“我刚才当着姨娘们的面,自作主张替你收了小白,你难道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吗?”

宫吟飞当即表态:“这有什么?我有几房小妾,又是如何待她们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是虚无的名分,她们想要,给她们便是。”丝毫没有责怪她自作主张的意思。

许娡斜眼看他:“真的只有我一个?”

宫吟飞对天发誓:“千真万确。”

“我不信。”许娡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早已乐开了花。

宫吟飞笑道:“为什么不信?我又不是**,要那么多女人做什么!”

许娡忍笑,眼睛在他腰上走了一圈:“怕是还有别的原因吧。”

宫吟飞低头看了自己的腰一眼,勾起一边唇角,看向许娡道:“你是不相信丹青的医术?还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呢?”

许娡失笑出声,左右看着他的腰身:“我只是不相信我的脚力,怎么没一脚踹废掉呢?”

她说着,脱鞋上了床,用手肘支在身后,抬起脚来对着宫吟飞的腰部,意欲再踹。

宫吟飞顺势抓住她的脚腕,拇指摩挲她的脚踝:“再踹,就真的坏了。”

屋内气氛立时升温。

许娡感觉自己的脸颊发烫,想要抽回自己的脚,却发现被他抓得牢牢的。

“你放开。”她开口便是娇嗔的语气,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只看到宫吟飞的喉头动了动,然后用一双暧、昧不明的眼睛盯着自己。

许娡仿佛嗅到了情、欲的味道,紧咬下唇,不敢轻举妄动。

但宫吟飞已然动情,无论许娡做什么都不会浇灭他心中的欲、火。

只见他跨坐在许娡的另一条腿上,将手中握着的脚腕抬高,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俯身下来,吻了吻许娡的鬓边:“想不想知道我恢复得如何?”

感觉有热气扑在耳边,许娡忍不住颤栗一下,话到嘴边,已溃不成句:“如何……如何才能……”

宫吟飞要的就是她这种反应,笑着勾起唇角,凑到她耳边呵气道:“试试就知道了……”

他说着,手已滑进许娡的衣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