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67:访客

067:访客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215  |  更新时间:

许娡没有同小白一道回正房,而是到外书房绕了一圈才回去。

才坐下来歇了一盏茶的功夫,就有小丫头进来禀道:“夫人,亲家二爷和二小姐来了。”

许娡惊喜万分,赶忙领着花影、紫烟、珍珠和珊瑚出门迎接。

这无疑是近日来最让她高兴的消息。

许世杰算这次是第二次登门,各处各路都比较熟。相反许婕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又是在这侯门大户里,未免有些手足无措。

许娡远远便见回廊上,许婕拽着许世杰的衣角,虽说锦衣华服,却是不比她身后的几个大丫鬟有体面,着实叫她难堪了一回。

兄妹之间第一次分别了这么久,再次见面就显得格外的亲近,互相见礼之后,许娡便命珍珠预备午饭,务必留他们吃过中饭再走。

一行人回到正院,迎面见小白向众人见礼。

许娡一见她,脸色便是一沉:“好好的,你出来做什么?”当着许家人的面,当着众位丫鬟的面,丝毫不给小白面子。

她才不管呢,看不惯就说,说不听就打,打不服就……哼,最好别逼她杀人。

许世杰见昔日乖巧的小白如今却是一身姨娘装扮,立即明白过来,可当着宫家人的面,又不好多嘴,只是不喜的皱了皱眉。

小白似乎早有预料自己会遭人冷眼,所以表现得还算淡定,只是身子微晃,估计内心还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红着眼眶向许娡请示:“刚刚太夫人那边来传话,叫妾身过去一趟,不知夫人可否应允……”

许娡“嗤”了一声:“我若不允呢?”

见她有意刁难,小白屈膝在那里不敢吱声。

许娡便道:“别害怕,我不过开了个玩笑,你去罢。”

“多谢夫人。”小白破涕而笑,匆匆去了。

许世杰就在一旁问道:“妹妹,她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指她被抬了姨娘的事情。

许娡想起来就气:“就昨天的事。”

许世杰见她一副不愿多谈的表情,转身拉过许婕:“二妹妹老是念叨你,我就给带来了。”

许婕便上前行礼,亲切地叫了声“姐姐”。

许娡心中一暖,忙扶她起来:“难得见一回面,别在这傻站着了,进屋去吧。”于是便将二人请到了正房的宴息间就坐。

许娡是主人,坐到了临窗的炕上,而许世杰和许婕则是坐在了对面的罗汉床上。

小丫头奉了茶,识相地悄声退了出去,让她们兄妹好好说话。

果然,小丫头才走,许世杰便一脸担心地问道:“侯爷对你还好吗?”很是关心妹妹的婚姻幸福。

许娡忽然想到昨晚她与宫吟飞缠绵的一幕,不由脸颊发烫,用手背轻轻遮掩道:“挺好的,二哥别担心。”

“挺好干嘛要了小白?”许世杰显然不信许娡的话。

许娡知道是许世杰误会了,只好将昨天的事情只挑重点讲给他听。

许世杰这才相信:“既如此,就当我许家养了个白眼狼吧,妹妹无需再理她,若是她敢造次,直接轰出府去。”

许娡点头:“知道了,她不敢对我不敬。”忽然想起一事,“对了,二哥哥知道我们家一般如何处置犯了错的下人?”她先问清楚,有了先例,到时候处置小白也不至于被人说成冷酷无情。

许世杰回忆了一下:“如果是男的,一般都打发到边境的金矿场上去做苦工;若是女的,就直接配给这些苦工做老婆。”

姜国边境大多是贫瘠的沙漠地区,没马没车,单凭脚力,估计一辈子也走不回来。

许娡眼睛一亮,当真是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好地方。

小白啊小白,你若老老实实的,咱们就得过且过。

你若是作死,就别怪我不念旧情了。

许世杰看向许娡时,发觉她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浑身没由来的打了个冷颤。

许娡看见了,忙问:“二哥,你冷吗?”随即看向窗外,“这都五月里了,马上都小满了。”

许世杰尴尬一笑,随便说了一句含糊过去,又问:“待会还要去见见老太太和太夫人,不然不像话。”

许娡点头:“不急,估计老太太这回在佛堂呢,我先为你们引荐一人。”

许世杰十分好奇:“是谁?”

许娡神秘一笑:“待会你见了就知道了。”随即叫来花影,附耳吩咐道,“去把三小姐请来。”

期间,许娡未免冷落了许婕,便问了她一些“最近都干什么呀?”“又绣了什么花呀?”“在京城住的还习惯吗?”诸如此类的问题。

许婕事无巨细,一一作答。

这时候,门外小丫头来禀:“三小姐来了。”

许娡便将话题打住,一面起身相迎,一面对许世杰兄妹说道:“这就是我要为你们引荐的人,之前应该在我的婚礼上见过的,不过想必都没什么印象。我见她与许婕年纪相当,刚好可以做个玩伴,经常往来。”说着话,宫若楠也进来了。

依旧是神采奕奕,娇俏可爱的姑娘。

“嫂子!你可算叫我过来玩了。”她拉着许娡的手,竟是一副嗔怪她的样子。

许娡觉得好笑:“这里可是你家,我才进门几天?你若想来,直接过来便是,还埋怨起我来。”

宫若楠撅嘴道:“人家是想来的,可是母亲不让嘛。”

一边是未出阁的姑娘,一边是新婚的小夫妻,确实不太方便。

许娡表示理解,拉着宫若楠的手到了许世杰的跟前:“再次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宫府的三小姐宫若楠了。”

几人也曾见过,只是都没有正式的结识过。

许世杰和许婕纷纷起身,向宫若楠行礼:“见过三小姐。”

宫若楠很不好意思:“哎呀,快别叫我三小姐了,我好不习惯,还是叫我若楠好了。”

虽然身份上有些悬殊,但既然是同辈人,也没那么多讲究。

于是许世杰和许婕又分别叫了她一声“若楠妹妹”和“若楠姐姐”。

许娡便又向宫若楠介绍道:“这位**倜傥的是我二哥许世杰,这位小鸟依人的是我妹妹许婕。”

宫若楠大大方方向二人行礼:“杰哥哥好,婕……”却是不知该叫姐姐还是妹妹。

许婕便小声道:“我属虎。”

“呀,那是婕妹妹了。我属牛,跟嫂子一般大。”宫若楠开心道。

这时候又有小丫头进来禀,说老太太出了佛堂,要见亲家二爷和二小姐呢。

众人便去了老太太的院子。

许世杰能言善道,时而讲笑话,时而装憨,甚是讨老太太的欢心,非要留他在这吃中饭。

于是许娡便叫丫鬟将备好的饭菜一并端来,跟老太太一起吃。

午时一过,太夫人过来了。

她一日三餐都跟着老太太吃,十几年如此,已经成了习惯。

而太夫人身后自然跟着小白。

小白战战兢兢给众人行礼,退到一旁不起眼的角落,很怕许娡能看到她似的。

许娡才懒得理她,上前不冷不淡为太夫人介绍自家兄妹。

太夫人也只是淡淡回应。

婆媳两个相见不欢,在场众人皆看在眼里。

许世杰在一旁替许娡着急,才过门一个月,就惹得婆婆不高兴,往后日子怎么好过?

许娡不以为然,假装视而不见,走过去搀扶起老太太:“老祖宗,咱们去吃饭吧。”

“好。”老太太满脸是笑,起身随许娡去了饭厅。

许世杰这才稍稍放心,最起码有老太太疼她,也算好过一点。

不过他最想看的还是宫吟飞对许娡的态度,可惜他今日不在。

吃过饭,又在宴息处说了会话,许世杰便携着许婕告辞。

老太太亲自送他出了自己的院子,还叫他一定经常来玩。

许世杰满口答应,一礼再礼谢过老太太,这才出了老太太的院子。

在门口又停了停,转身向许娡身旁的宫若楠长揖一礼:“若楠妹妹,再见了。”

宫若楠把头一歪,笑嘻嘻的:“嗯嗯,要经常过来玩哦。”

“一定一定。”许世杰郑重道。

许娡不由在一旁斜眼打量他二人,心道:奇怪了,我还在这呢,二哥不向我辞别反而向宫若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好了二哥,别依依不舍的了,你又不回津州,想来随时可以来啊。”她摆了摆手,笑着打发许世杰。

许世杰闻言,瞬间脸红到脖子根,又很怕宫若楠看出他的心思,忙侧过身去,分辩道:“妹妹胡说什么呢,谁‘依依不舍’了!”

许娡摇头晃脑,只道他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待送走了许家兄妹,已是申时。

再过一会,宫吟飞就回来了。

许娡只感觉这一天过的既快乐又充实,很喜欢这种感觉,于是心情美美的回了正房,等宫吟飞回来。

宫吟飞一般都很准时,酉时之前肯定到家。

许娡让厨房做了龙井虾仁,又做了些爽口小菜,脱了鞋,坐在炕上等宫吟飞一起吃饭。

忽然有小丫头跌跌撞撞跑进来:“不好了!侯爷出事了!”话音未落,只感觉眼前华贵的衣料一晃,再看炕上,哪里还有许娡的身影!

---------------------------------------------------

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奉上一更,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新年新气象!

元旦快乐!新年快乐!撒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