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69:旧识

069:旧识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171  |  更新时间:

不过许娡奇怪,宫吟飞并不是被绑在那,而是可以行动自如。

看他那样子,也不像受伤。

该不会是他搞得恶作剧吧?

许娡皱了皱眉,若真是这样,她一定叫他好看。

正想着,视线中走来一人,这人很是魁梧,许娡并不认识。

就听那魁梧之人道:“再委屈侯爷一晚,明晚就能跟您的夫人团聚了。”话虽然客气,但语气却不中听。

宫吟飞睃了他一眼,把后背对着他。

魁梧之人也不生气,说道:“我们也只是听命行事,谁让您娶了她呢!要怪只能怪你命不好。”

许娡一听,敢情问题还出在自己身上了?

丹青看向了许娡,实在想不出这个中关系。

与此同时,许娡也在看丹青。

你看我做什么?

你说呢?魁梧之人说跟你有关。

跟我有什么关系,是他胡扯,我根本不认识他。

我不信……

二人一番无声的对峙后,许娡终于忍不住开口:“喂!你别一副我才是幕后主使的眼神看着我好吗?我也是受害者诶。”

丹青狐疑:“这搞不好就是个大全套。”意思是许娡故意兜了一圈,就是为了哄骗丹青相信她是无辜的。

许娡气得翻白眼:“好,你既然不信,咱们下去对峙。”说着,也不管他愿不愿意,拉着他的衣襟,下盘施力,轰的一下,身下瓦片尽碎。

在众目睽睽之下,飘然而至。

在场众人除了宫吟飞,无不目瞪口呆。

宫吟飞显然也是诧异的,但是出于个人形象考虑,也料到他二人会来救他,所以表现得异常平静。

许娡落了地,没有问宫吟飞有没有受伤,有没有想她,而是冲过去揪住魁梧之人的衣领,大声质问道:“你说!你认不认识我!”

那魁梧之人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还沉浸在刚刚那副天降美女图中不能自拔。

许娡大怒,啪啪扇了他两巴掌:“问你话呢!”

魁梧之人这才回神,眨了眨眼睛,待看清面前是何人时,不由欣喜万分,惊呼道:“你是许家大小姐!”

这下许娡懵了,她发誓她绝对不认识面前这个胖子,绝对!

可是那魁梧之人却是当着众人的面跪在她面前,还一口一个“许家大小姐”,当真把她搞糊涂了。

而丹青则迅速将宫吟飞护在身后,却不急着走,抱着胳膊,摆明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正当许娡怒不可遏,准备发飙时,仓库大门缓缓被打开。

许娡回头,见是两个护卫装扮的人将大门打开。

在他们身后,一个身形如宫吟飞般英俊挺拔的年轻男子,挥舞着折扇,**自在走了进来:“娡儿,想见你一面还真不容易呢。”

这下轮到许娡目瞪口呆了,她如何也不敢相信会以这样的方式与他见面:“江影!怎么是你!”

来人正是黎国首富的大公子,暗恋许娡已久的江影。

这下真相大白了。

竟是一场啼笑皆非的大乌龙。

江影跟宫吟飞的风格很像,只不过比宫吟飞少了些矜贵之感,看着更亲切些。

一身粉红色银丝锦袍,衬得他整个人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叫许娡移不开眼睛。

许娡不禁佩服起自己的眼光来,不愧是当年自己一眼相中的人,竟然没长残,反而越发英俊潇洒了。

江影见许娡这身装扮,虽有些诧异,但是**眼里出西施,他反而觉得许娡本该就是这样。

“好久不见,一切都好吗?”江影扇着扇子,亲和的笑容能融化一切。

许娡想起当时泡他的情形,羞愧得小脸一红:“挺好的,你也挺好的吧?”

江影看了眼睛一亮,只道她还对自己有情,答道:“没有你,我怎么会好呢?”完全当宫吟飞和丹青两个人不存在。

宫吟飞不顾丹青的阻拦,咳了一声,来到许娡身边,揽着她的腰道:“我就说看着眼熟,原来是黎国的贵客。”

说他是贵客,却是一点不为过。

黎国可不像姜国,商贾的地位远在贫民百姓之上。

在黎国,钱权是同等的。

所以江家在黎国的地位举足轻重,那才叫名副其实的富可敌国。

许娡见场面尴尬,不由出声为彼此介绍:“这位就是江影,这位是……”

宫吟飞截了她的话:“我是娡儿的夫君。”

好一个娡儿,好一个夫君,叫得够亲密的。

江影眼睛一眯,要不是他到海外谈生意,哪里轮得到他!

丹青在一旁见江影对宫吟飞充满了敌意,怕宫吟飞吃亏,忙上前挡在江影身前,笑道:“不知道这位黎国的江公子,为何要绑架我姜国的永宁侯呢?”

经丹青这一句话,问题一下由普通的绑架事件晋升为两国冲突上了。

但显然江影并不在意,他甚至没有回答丹青的话,而是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到许娡的身上。

“娡儿,他能给你的,我一样可以给你,你跟我走吧。”竟是当面抢婚的节奏。

丹青闻言愤怒上前:“请你说话注意分寸。”

宫吟飞轻轻推开丹青,笑着问江影:“江公子好大的口气,难道你不知这是在姜国的地界?”

江影仰天大笑两声:“笑话,我若忌惮姜国,敢去皇宫里劫你?”

宫吟飞听了面不改色,优雅道:“原来我姜国皇宫里有奸细,多谢江公子告诉我。”

江影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抿了抿嘴唇,不再多说半句。

许娡不由心生佩服。

宫吟飞不想让江影再多看许娡一眼,挡在许娡身前,对江影抱拳道:“若没有其他事情,我便先和我的夫人告辞了。”

“等等。”江影拦住他们,语气不善道:“永宁侯,你究竟想要什么?金银?珠宝?还是美女?”他得意地扬起下巴,“这些我都可以给你,甚至你想当姜国的……我都可以助你。”他虽没有明说,但是意思谁都听得出来。

许娡惊呼:“江影你疯了,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也能说的出口。”再说做皇帝有什么好的,单凭一个**就得让她抓狂了。

江影含情脉脉地看着许娡:“为了你,千金散尽又何妨?”

好一句感人肺腑,正当许娡感动得无以复加之时,他又话锋一转:“大不了我入赘你许家嘛。”

噗!

许娡险些吐出半斤老血来。

她不禁纳闷,当初怎么就看上他了呢!

干笑两声,对江影说道:“你啊,还是赶紧回黎国去吧,这里是姜国,你深更半夜跑过来绑架姜国侯爵,若是被两国皇帝知道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许娡摆摆手,不给江影说话的机会,“再说了,我如今已经嫁给了宫吟飞,也诰封了一品的夫人,过得挺好的。你若真想娶我,早干嘛去了?”

江影心有不甘,辩道:“还不是我爹让我出海行商,不然哪轮得到他!”

许娡两手一摊:“这就证明你我没有缘分呀,不然这样好了,我跟你约定,下辈子我指定嫁你,可以吧?”

这叫什么狗屁约定,谁知道下辈子的事。江影小声嘀咕一句。

许娡却是听得一清二楚,故作一副惋惜的表情:“既然你不肯,那算了。”随即挽起宫吟飞的胳膊,“我们走。”

见他们果真要走,江影只好妥协:“我肯,我肯。说好了,下辈子你是我的。”没办法,谁让他三年前看上许娡之后,便再心无旁人了呢。

“好的,我记住了。”许娡没有回头,而是举起胳膊挥了挥,“这个送你,权当是下辈子的定情信物了。”说着,指尖向后一弹,横空划过一道绿光。

江影还以为是暗器,吓得倒退数步,身旁魁梧壮汉身手替他接下。

张开手掌一看,竟是一包粉末状的东西。

接着传来许娡的声音:“这是琉璃磷粉,还要多谢你派去送信的人给我带路,不然还找不到呢,剩下的就送给你了,有缘再见。”声音越来越远,最后只剩下空灵的回音。

回来的路上,因为宫吟飞不会武功,三人只好步行。

在距离宫府数丈远的距离时,丹青停下脚步:“侯爷!这时候府门已经关闭,若您从正门进去,怕是会惊动下人。”

宫吟飞点头:“我也这样想,可是从后门进还是一样会惊动下人。”

丹青笑着摇头:“又一个不用惊动下人的方法。”说着,眼睛却是看向了许娡。

许娡瞬间明白过来,身子一垮:“就知道没好事。”然后躬身在宫吟飞身前,“来吧,我带你进去。”

宫吟飞看这架势不明所以:“这怎么进?”

许娡翻了个白眼:“笨蛋,当然是飞进去了。”

“飞!”宫吟飞错愕不已,“不好吧……其实惊动下人也没什么,再说我堂堂永宁侯,回家不走正门岂不是……”

许娡当即截了他的话:“你是不是怕高?”

宫吟飞眼神闪躲了一下:“我回自己的家还要这么费劲吗?”

许娡懒得理他:“你是不是怕高?”

“这跟怕高没关系,只是我觉得……”

“你是不是怕高?”

“是……”

“哈!哈!哈!”许娡大笑三声,“想不到堂堂的永宁侯,居然怕高!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宫吟飞俊脸一黑:“谁规定做永宁侯就一定不怕高?”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