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70:妥协

070:妥协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119  |  更新时间:

丹青在一旁看他们二人打情骂俏,也是忍俊不禁:“好了好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这么晚了,我不能到后院,只好劳烦夫人带侯爷回去了。”

许娡一副为难的表情:“我倒是想了,不过你家侯爷怕高,我也没有办法。”

宫吟飞强辩道:“谁怕高了,只要……只要你别撒手,我就不怕。”

许娡挑眉:“真的?”

宫吟飞挺胸:“大丈夫一言既出……”

“好了好了。”许娡赶紧打断,“我信你了,来吧。”又是躬身在他面前。

宫吟飞有些犹豫:“就不能换个姿势?”

许娡不耐烦道:“你想要什么姿势?”

宫吟飞一听,瞬间想歪,握拳咳了两声:“你先站起来。”

丹青在一旁倍感尴尬,拱手道:“有夫人在,属下先告退了。”

宫吟飞这时候巴不得他消失,点头“嗯”了一声:“去吧,辛苦你了。”

于是丹青纵身一跃,几个起落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许娡便在一旁催促:“你到底还要不要回家了?我都要困死了。”

宫吟飞明眸一闪:“不如你抱我回去吧,这样我觉得安全点。”

“抱你?!”许娡不可置信地指着他,“你一个大男人居然让我抱?”随即抱着胳膊,背过身去,“我抱不动。”

宫吟飞绕到许娡身前,以一副近似撒娇的口吻对她道:“你身手那么好,一定有办法的,大不了我回去奖赏你。”

许娡纯粹是被他给萌化了,碍着面子,只好把重点放在后半句上:“奖赏什么啊?”

不问还好,一问之下,宫吟飞竟是坏坏地勾起唇角,贴近许娡的耳边道:“刚刚你那姿势挺撩人的,不如回去试试?”

“要死了你!”许娡红着脸追打宫吟飞。

第二天,府里都在窃窃私语。

“听说了吗?昨个刚入夜,正房就要了七八次水,半夜的时候又要了两次,可了不得了。”

“你懂什么,那是侯爷和夫人感情好。”

“感情好也不能这么折腾吧?”

这些话,最后自然是传到了老太太和太夫人的耳朵里。

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直呼抱从孙指日可待了。

太夫人表情淡淡的,虽然也希望他们能为宫家延续香火,但她心里更心疼儿子。

一晚上要了那么多次水,叫他儿子如何吃得消啊!

于是回家翻箱底把自己多年攒下的鹿茸、冬虫夏草、淫羊藿、杜仲等补肾壮阳的药材统统送到正院。

还让四儿给小白带了句话。

小白就去找了许娡。

待宫吟飞傍晚回来的时候,取而代之的是小白在房门口等候。

“侯爷,您回来了。”小白毕恭毕敬向宫吟飞行礼道。

宫吟飞微微一怔,四处找寻许娡的身影:“夫人呢?”

“夫人身体不适,让妾身服侍侯爷吧。”小白低眉顺目,不敢抬头。

宫吟飞听说许娡身体不舒服,心里一慌,会不会是昨晚太热情了?

“我先看看娡儿。”宫吟飞侧身从小白身旁掠过。

小白也不拦着,只是站在门口等,因为她知道宫吟飞一定会出来的。

宫吟飞进了正房,房内没有点灯,昏暗不可视物。

他轻撩门帘,凭着习惯摸到炕几,把灯点亮,却被一旁的许娡吓了一跳。

只见许娡阴沉着脸,就坐在炕上,微弱的烛光映着她的脸,苍白恐怖。

“啊!”宫吟飞摸着胸脯,“你坐在这干什么?”

许娡无力地扫了他一眼:“你怎么没去小白那?”

提起这个,宫吟飞就纳闷:“我还正要问你呢,好端端的,你为什么把我往小白那里推?”

许娡一脸委屈,看向宫吟飞,勉强挤出一滴眼泪:“你以为我愿意吗?那丫头威胁我说,要揭发我会武功的事情。”

宫吟飞不以为然:“这有什么,你矢口否认就是了。”

许娡叹了口气:“可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人言可畏,对我对你都没好处。”

宫吟飞暗自点头,也是。

对许娡来讲,许家势必要追问到底。

而对宫吟飞,若是他的对手知道他连妻子都是身手了得,难保日后不会下狠手。

“或许……”宫吟飞给她出主意道,“你也可以抓住小白的把柄,然后以此要挟回去?”

许娡苦笑:“你以为我只是单纯怕她要挟我吗?以她的胆子,还不敢这么做。”

宫吟飞犯疑:“那你还……”

许娡只好坦白:“下午四儿过来找过小白。”

宫吟飞这才注意到炕边堆了不少的装药材的锦盒,打开几个瞧了瞧,心下了然。

扣上盒子,宫吟飞嘀咕一声:“我娘也真是的。”

许娡可不想离间他与太夫人的关系,语气缓和道:“你今天就去小白那里吧,不然你娘指不定还会有下招。”

宫吟飞不情愿地坐在炕上,自嘲道:“想不到我堂堂的永宁侯,竟然连这种事情都做不了主。”

许娡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在外面都能忍,如何家里就忍不了了?不过逢场作戏而已,我知道你不会背叛我的。”

宫吟飞也只好妥协,大不了就跟其他几位姨娘似的,半夜假装要一次水,其实是各睡各的。

又不是没干过。

不过见许娡这样信任他,反倒起了逗弄之心,转头问道:“你就不怕我被色所迷?”

许娡冷笑一声:“怕啊,不过我更怕你无福消受呢。”说着,眼睛扫了宫吟飞的下身。

宫吟飞浑身一抖。

拍拍许娡的大腿:“那我先过去了,晚上不要想我哦。”

“鬼才想你。”许娡娇嗔一句。

太夫人吃过晚饭,陪老太太说了会话,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四儿走过去,附在她耳边道:“侯爷确实进了白姨娘的房里。”

太夫人只觉杯中茶水甘醇可口,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

正院厢房内,灯火通明。

小白半坐在临窗的大炕上,夹了一筷子清炒虾仁给对面坐着的宫吟飞:“侯爷,这是您最爱吃的。”

宫吟飞见她很会讨好自己,对自己的喜好更是了如指掌,不由更加讨厌她。

只是随便吃了一小碗饭,便撂了筷子。

小白也有自知之明,不敢多言,悻悻然命小丫鬟将碗筷收拾下去,便给宫吟飞沏了一壶茶喝。

二人相对无言,将整壶茶喝光之后,已临近亥时。

“时候不早了,侯爷可要沐浴休息?”小白试着问了一声。

宫吟飞明早还有事,确实不能在跟她“对峙”了,于是点了点头:“叫花影和紫烟来。”

小白只好亲自去请。

待沐浴完毕,宫吟飞径自抱了床被褥到大炕上,对小白说道:“你睡床吧。”

小白身子一震,内心受到了不小的打击,自己就这么被他嫌弃吗?

还是许娡有所交代?叫他不碰自己之类的?

小白站在原地发抖,她痛恨自己的出身,更痛恨许娡的专制,浑然不觉自己的指甲已经陷进了肉里。

独自洗了澡,拆掉发饰,褪去外衫,只着中衣躺在床上,看着对面的宫吟飞熟睡的身影,默默流泪到天明。

第二天,以身体不适为由,婉拒了太夫人想要来看她的好意。

许娡一大清早便倚在正房门口,看着厢房的方向,只觉呼吸都顺畅了。

“嫂子!”不远处原来一声。

许娡远远便见宫若楠往这边跑,忙迎出去:“你慢点跑,别摔了。”

宫若楠蹦蹦跳跳到了许娡跟前,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里就这么容易摔呢!”

许娡很喜欢宫若楠,感觉跟她在一起比跟许婕在一起还要舒心。

她见宫若楠的鬓角沁出薄汗,便掏出手绢为她擦了擦:“说吧,这么大早跑来,找我什么事?”

宫若楠犹豫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是这样的嫂子,多宝阁新进了一批南海珍珠,个个都有这么大,”她用手比量着碗口大小,“听说您有位手帕交,是这多宝阁的大小姐,所以……嘿嘿,能不能给我们算个友情价啊?”

许娡斜眼见她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很是娇羞可爱,便道:“我记的你并不喜欢珍珠来着?怎么突然想买珍珠了?还有你口中的‘我们’是指谁?”

宫若楠吐了下舌头,自己说话怎么这么不小心,安静明明交待过的,不要说是她要买,只说自己买就好了,居然还是说溜了嘴……

于是赶紧打马虎眼:“我没有说‘我们’啊?嫂子你一定是听错了。而且确实是我想买的,以前虽然不喜欢,但是现在超级喜欢珍珠呢!”

明明身上一件珍珠的物件都没有!

许娡笑着摇了摇头,这丫头撒谎都不会撒。

然后假装认真道:“你若不说实话,这个忙我可不能帮的。”

这下可把宫若楠急坏了。

本来还拍着胸脯向安静保证过,这事包在她身上绝对没问题的。

如今嫂子不答应,岂不是说话不算话了?

于是赶紧拽住许娡的袖子,摇着央求道:“哎呀嫂子,求你了,你就帮帮忙吧。”

许娡不为所动,笑着转过一边:“不行,你都没跟我说实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