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72:监视

072:监视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162  |  更新时间:

第二天,宫若楠又巴巴跑来。

“嫂子,忘了跟你说,母亲下月过寿,你可有什么准备不成?”然后将她准备用珍珠做成戒指做寿礼的事情告诉了许娡,“听说你和母亲关系处的不是很好,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表现呀。”一副很是为许娡担忧的模样。

许娡忽然想笑,她一个已婚妇女,居然叫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为她操心婆媳的相处之道来,不由笑着摇头:“我知道了,会用心准备的。”

宫吟飞晚上回来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看,却也没太大表现出来,只是闷闷的,话少。

许娡夹了一筷子虾仁放到他碗里:“怎么了?郁郁寡欢的样子。”

宫吟飞见房里只有花影一人,便道:“皇上最近身体不大好。”

许娡的筷子顿了一下:“是打算让太子即位了吗?”

“这事还早。”宫吟飞说道,“不过,苗国近来蠢蠢欲动,皇上让我过些日子出访黎国,巩固和黎国的关系,不至于被两面夹击。”

“我陪你去。”许娡想都没想。

“不行。”宫吟飞不肯,“这是政务,你一介女流……”

“女流怎么了?”许娡哼了一声,“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取你首级。”

宫吟飞笑着叹气:“我信,当然信。不过这事跟你会不会武功没关系,我只是出去友好访问,又没有要动刀动枪的,再说了,你可以以一顶百吗?”

许娡不以为然:“谁说友好访问就一定‘友好’了?一言不和兵刃相向的多了去了!而且,谁说我不能以一顶百了?”

宫吟飞真是拿她没办法:“就算你能以一顶百,我也不让你去。”

“为什么?”许娡不解。

宫吟飞理所当然道:“当然是舍不得你。”

许娡心下一阵感动,更加坚定了要陪宫吟飞出访黎国的决心。

晚上睡觉的时候,许娡看着宫吟飞熟睡的脸庞,看着他在黑暗中仍旧俊美的轮廓。

这样的男人,值得她为他拼命。

也不知道是不是前世受训的关系,死忠的意识竟然这么强烈,连许娡自己都觉得吃惊。

明知道宫吟飞最初是因为想要得到许家的钱才娶她的。

但她跟了他之后,就满心满脑子全是他了。

是痴?是傻?

许娡笑笑,既然宫吟飞到头来都没有喜欢过她,她也认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她直接去找了丹青。

“听说吟飞要出访黎国。”许娡啜了口茶,看向擦剑的丹青。

丹青“嗯”了一声:“你要去?我估计侯爷不肯。”

许娡挑眉,这你都知道,还真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吟飞是没让我去,但是我担心他的安危,打算偷偷跟去,所以先来告诉你一声。”

丹青愣住:“你是想让我帮你隐瞒?”

许娡点了点头:“不错。”

“不行。”丹青不答应,“我不能背叛侯爷。”

许娡白眼一翻:“谁让你背叛了,这是为你家侯爷考虑,为他的安全着想,你懂不懂啊。”

“不懂。”丹青继续擦剑。

许娡气急,想不到他比自己还要死忠。

事实上,宫吟飞昨晚就已经交待丹青,无论许娡怎样软磨硬泡,都不能答应她。

许娡回到后院的时候,见到了宫若楠和许久未见的安静。

安静是来取珍珠的。

宫若楠跑过来向许娡行礼,叫了声“嫂子”。

安静则不冷不淡地叫了声“侯夫人”。

许娡绕过安静,拉了宫若楠的手:“大太阳的,跑出来干嘛?”

宫若楠笑嘻嘻的:“正要去找嫂子呢。”

许娡恍然,这里确实是通往正院的路。

“你又要买什么?”

宫若楠嗔道:“哎呀,找嫂子就一定是为买东西嘛,不过是来陪陪你,找你聊聊天罢了。”

许娡可不信:“找我聊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向来不喜欢闲聊的,有这功夫,不如回去看看书。”

“看书也行啊。”宫若楠拉住许娡的衣角,“我们也喜欢看书,刚好可以探讨一下。”

许娡发愁,四书五经女训女诫那些东西,她不喜欢,她最喜欢的只有那本《古姜轶志》,对了,听说又要出单行本了,过几天要去买来。

许娡坳不过她,请她两个来到正房的宴息间喝酸梅汤,自己假装歪在小炕上看书,实则偷偷打量宫若楠和安静两个。

起初见她二人不是看看那架紫檀木的插屏,就是摆弄着汉白玉的三足鼎,一副兴致颇高的样子。

过了一会,便纷纷坐在椅子上说起了悄悄话。

又过一会,宫若楠就已经在打瞌睡了。

许娡摇头笑了笑,下炕去了书房。

她要设计一件顺手的兵器,以备不时之需。

虽然她的刀片威力也很大,但是就像宫吟飞说的,不能以一顶百啊。

她那个刀片,三五个人还成,多了的话,还真是有些捉襟见肘了。

所以她要设计一个可以将她的能力发挥到最大的武器。

可是问题随之而来,她不会画画啊。

画了半天,也只有她自己能看懂,难怪花影看了几天,都没有把这事告诉宫吟飞。

宫吟飞问起来,花影只说“夫人在创作”。

而宫若楠这几天也是每天点卯来报道,不迟到也不早退。

来了也不拘干什么,或看书,或刺绣,或和门口的蕊心和巧玲玩闹。

总之,宫吟飞走了她便来,宫吟飞回来前,她便走。

而宫吟飞,这些天也是忙忙碌碌的,早上走的比以往早,回来的更是有些迟。

许娡知道他公务繁忙,除了每天必吃的虾仁,还多做了参汤给他喝。

宫吟飞坐在她对面,喝了口汤:“嗯,味道不错,听说是你做的?”

不提还好,一提许娡的脸都红了。

本想着犒劳犒劳他,亲自煲汤给他喝的。

结果,杀人跟切菜似的许娡竟然不敢杀鸡。

不敢杀鸡就算了,连火候也不会看,好好的一锅鸡汤就成了黑乎乎的一坨。

无奈,只得叫花影重新煲了一锅参汤来凑数。

不过花影既然说是她做的,那么她就勉为其难的承认了吧……

“嗯……还喜欢吗?”许娡心虚地笑着。

宫吟飞喝光一小碗汤,啧了啧嘴:“夫人做的,自然是喜欢。”

见他心情不错,许娡扬眉道:“既然侯爷满意,妾身有个事情要与侯爷商量。”

宫吟飞比她更心虚地接过了花影递来的茶:“什么事?”

许娡盘腿坐在他对面,抱着胳膊笑道:“明天不用让宫若楠来监视我了。”

宫吟飞呛了一口,猛咳几声:“你都知道了?”

许娡冷哼一声:“我若连这点小伎俩都看不出,真是白活了三十几年。”

宫吟飞觉得好笑:“三十年?”

许娡意识到是自己失言,双手拍在桌子上,撑起身子:“总之,明天别让宫若楠再来了。不就是不让我跟你去黎国嘛,我不去便是。”

宫吟飞显然不信:“你会说话算话吗?”

许娡挑眉:“当然不会。但就凭若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就想拦住我吗?”简直是太天真了。

宫吟飞不以为然道:“让若楠来陪你,也只是拖延你的时间,让你没功夫准备东西。”

这句话果然说中了许娡的软肋。

她这些天被宫若楠缠着,确实没有时间准备一些磷粉啊,冰蚕丝啊这些东西。

不过更重要的还是她需要一件称心的兵器。

她不会画,又不能出门跟铁匠描述,着实让她心急火燎。

眼看太夫人寿辰在即,过了生日,宫吟飞就要启程了。

她这边还一点都没准备呢。

想到这里,就觉得气闷。

“好了。”宫吟飞劝她,“你也别多想了,我是一定不能让你跟我去冒险的,再说了,也不一定就是冒险。”他当然希望是顺顺利利的。

可是世事难料,况且前些日子刚刚得罪了黎国首富江影,想要安全抵达黎国又全身而退的话,怕是难上加难。

一想到江影,许娡更加要去了。

或许在江影方面,她可以出分力。

虽说是低级的美人计吧。

但只要能帮上宫吟飞,再烂的计谋也是好的。

这一夜,许娡没有睡。

她换了夜行衣,打算夜盗铁匠铺的。

没想到才翻出宫府的院墙,就被丹青堵了个正着。

“别想拦着我。”许娡沉声道,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丹青右手拿剑,抱着胳膊,并没有打算动手,而是先问:“侯爷呢!”

许娡翻了翻眼睛:“被我敲昏了。”

“你!”丹青急得上前一步,“你敢对侯爷动手!”

“动手怎么了!我这还不是为了他好。”许娡据理力争。

丹青重重地叹了口气:“罢了,我就知道拦不住你。”说着,一跃进了宫府,“你跟我来。”

许娡紧随其后。

到了丹青的住处,许娡一眼见到桌上放了一个长方形的木盒。

“那是什么!”她眼睛发亮,仿佛看到其中是一件宝贝。

丹青放下剑,坐在椅子上:“你自己打开看看吧。”

许娡便上前将盒子打开。

只见盒中是一对如秋水般的弯刀,刀柄在中间,正反两面镶嵌了数颗或紫或蓝的宝石,刚好适合手握的位置;把柄两头,都是寒光闪烁,锋刃无比的刀刃。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