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73:做媒

073:做媒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231  |  更新时间:

许娡忍不住拿起其中一把弯刀,然后鬼使神差的竟然用手指去摸一头的刀刃。

瞬间,鲜血不住涌出。

她赶紧用嘴含住,这才注意到,原来刀刃上还开了血槽。

如此,杀人的时候就不会飙她一脸的血了。

“这是给我的吗?”许娡兴奋不已。

丹青极不情愿地承认:“也只有你能用了。”他是用剑的。

许娡笑嘻嘻地:“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啦。”这可比她想象中要设计出来的武器好太多了,“对了,它有名字吗?”

“百魅。”

“百魅?”许娡点点头,“好名字。这是哪来的?”

“这是师父的遗物。”丹青说道。

许娡“呃”了一声,“对不起啊,让你想起伤心事了。”

丹青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你走吧,记的把东西藏好,别叫侯爷发现了。”

许娡不禁好奇:“你为什么要帮我?”之前不是忠犬吗?

丹青对此不做隐瞒:“今晚回来的时候,我察觉到周围有人在监视侯爷,这还没有出姜国就这样,若是出了姜国,恐怕会更危险。”

“你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吗?”许娡问道。

丹青摇头:“如今朝廷分成好几派,也说不好是哪一派的。”实际他心里清楚得很,只是不想告诉许娡,一来她是女的,二来宫吟飞交待过,不想让她卷入朝廷的纷争之中。

许娡回到正房,见宫吟飞正气哄哄的坐在床边。

“呃……你……你醒啦。”她将百魅藏在身后,横着走进卧房,干笑着坐到临窗的大炕上。

宫吟飞哼了一声:“多亏了你,若下手狠点,我也不能这么快就醒了。”

许娡怕伤了他才没下狠手的,想不到竟然这么轻。

“下次一定改……”

“还下次!”宫吟飞气道,“哪天你直接拿剑杀了我好了。”

许娡故意逗他:“我又不会使剑,还得劳烦丹青,何必呢!”

宫吟飞摇头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我明早还有事,就不追究你了。过来。”他张开双手。

许娡一愣,她身后还拿着百魅呢,不能过去,于是抿嘴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去。我今晚要在这睡。”她边说边将百魅往褥垫底下藏。

“别藏了。”宫吟飞发笑,“拿过来我看看。”

许娡知道瞒不下去了,只好拿过去给他看。

宫吟飞却是见过的:“这是‘百魅’。”

“你知道?”许娡看着他。

“嗯。”宫吟飞点头,“是丹青的师父留给他的。”

许娡也点头:“这是把好兵器。”

“那当然。他师父是鬼面医圣,武功医术都是顶尖的高手。”宫吟飞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许娡倒是头一次听说,除了杀人赚钱,她对江湖上的事情知之甚少。

宫吟飞只好把心里的决定告诉她:“其实我是真心不想你跟我一块去的。不过呢,我前脚走,你后脚肯定会跟着,所以我还是决定带你一块去吧。”

“真的!”许娡两眼放光。

宫吟飞点头:“当然是真的,我也是考虑到你和我娘的关系比较尴尬,若是你不辞而别,娘肯定会生气。”

“怕什么,说不定过完生日之后,我和你娘的关系就好了呢。”许娡不以为意。

“我担心的也是这个。”宫吟飞说道,“因为事情有变,皇上叫我后天就启程,所以要错过娘的生辰了。你若偷偷走了,没人给娘操办生日,岂不是会加剧矛盾?”

许娡明白宫吟飞的用意,都是为了她好,不由心中又是一阵感动。

抱着宫吟飞的腰身:“吟飞,我会拼尽全力保护你的。”

宫吟飞回抱着她,摩挲她的胳膊:“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也不会让姜国有事的。

第二天,宫吟飞请旨,以彰显我姜国家风和睦为由,恳请皇上批准让许娡同去。

皇上本来还犹豫的,毕竟姜国从来没有女性出访的先例,但是有贤德贵妃在耳边吹风,便开了这先河。

昭告天下那天,群臣议论纷纷,有赞成的,自然就有反对的。

不过最终还是赞成盖过了反对。

许娡名正言顺成了出访使节。

于是第二天,收到了一封家书。是许明写的。

大致的意思是,她作为姜国第一位女性使节,为许家争得了荣耀,让她戒骄戒躁,给于勉励的话语。

许娡笑着把信看完,对来送信的许世杰道:“父亲什么时候也学着说这些官话了。”

许世杰也笑:“你又不是不知道,父亲哪里擅于书信了,这一定是大哥代笔的。”

“我看是。”许娡迎合着。

也只有她大哥许世清是一副老学究的作派了,古板无趣,还真是当官的材料。

“对了,大哥在任还好吗?”许娡向他打听。

因为许世清被任命为户部宝钞提举司正八品的提举,如今上任快三个月了,也不知情况如何。

许世杰便道:“大哥前些日子刚被升任为主事了,听说是正六品的官衔。”

怪不得许明会写信来。

许娡见他孤身一人,问道:“对了,许婕怎么没跟你一块过来?”

许世杰一副你难道不知道吗的表情:“她跟若楠妹妹游湖去了!说是一起的还有安小姐和乔国公府的两位小姐。”

乔梦莲和乔梦萍。

许娡点了点头:“她跟若楠多接触接触对她也有好处,不然总一个人在家也怪闷的。”

“是啊。”许世杰表示赞同,“自从上次认识若楠妹妹之后,若楠妹妹总来找婕儿玩,一点不把她当外人看。”

“一口一个‘若楠妹妹’,怕是最近没少见吧?”许娡不禁打趣他。

许世杰的脸瞬间就红了:“妹妹说什么呢,不叫若楠妹妹难道要叫若楠姐姐?”

许娡笑道:“或是**奶也可以啊。”

许世杰家中排行老二,他的夫人自然就是**奶。

“你!”许世杰羞急,“你再胡说我可走了。”

“不说了,不说了。”许娡在他起身之前拉住他的衣袖,“好二哥,你难得过来,多坐会陪我说说话。”

许世杰这才重新坐好。

许娡转而认真道:“不过话说回来,你到底觉得若楠怎么样?”

“你又提!”许世杰还以为她要继续打趣他。

许娡赶忙解释:“哎呀,跟你说正经的呢,快说,你觉得若楠怎么样?”

许世杰犹豫着看向许娡,见她确实没有嬉皮笑脸的,才正色道:“若楠妹妹家世好,性格好,长得又好,自然是百里挑一的。”

“只是百里挑一?”许娡忽然一副兴趣索然的样子,“本来想着若楠年纪也不小了,想给二哥撮合撮合的,不过看来二哥也没怎么看上眼嘛。”

“谁说的!”许世杰急得站起来,“若是能娶若楠那样的,自然是给我一千个漂亮美人我也不要。”

许娡早就知道二哥许世杰对宫若楠有意思,上一次见面她就看出来。

刚好一个未娶一个未嫁,年纪又相当,虽说家世可能有些偏差,但是许家有钱啊。

而且宫若楠虽然出身侯门,但到底是庶出的,生母又去世了,这样的身份在豪门大户里算是比较尴尬的,怎么说?高不成低不就。

许娡觉得若是嫁给了许世杰,刚好两全其美。

于是便将这件事情放在了心上。

也曾明里暗里观察过宫若楠,发现她无论在谁的面前,都是表里如一。

单凭这一点,就胜过无数的豪门千金。

而且也不知道宫家是怎样的教育方法,她竟可以天真烂漫的长到十六岁,这在勾心斗角的后院之中实在太难得了。

即便身边有安静这个不讨许娡喜欢的手帕交,也没能影响到宫若楠的性格,简直就是奇迹。

所以许娡早早就把她当作是许家媳妇的不二人选。

“既然二哥这么说。”许娡笑道,“我倒愿意试着帮你撮合撮合。不过这事恐怕还要问一下吟飞。”

许世杰恨不得抱她大腿:“妹妹,这事若成了,你叫二哥做什么都行。”

许娡摆摆手,小声道:“你我兄妹一场,我也希望咱们家能越来越好,娶了侯门的小姐,无疑为咱们家又注入了一股贵族势力,况且若楠确实是难得的好姑娘,我自然竭尽全力帮助二哥。”

许世杰听着眼睛熠熠闪烁,想不到许娡大小方面全都考虑到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许娡便与宫吟飞闲聊。

“嗯……若楠这么大了,都没说婆家吗?”

宫吟飞埋头在她颈间:“前几年本来要说的,但是老祖宗舍不得,就把这事耽搁了,要说也简单,只是没有好的人选。”

许娡稍稍避开一些:“什么样的人才算是好的人选?”

宫吟飞又凑上去,漂亮的指节在她锁骨处摩挲着:“自然是本分老实的了。”

许娡一阵颤栗,若说老实,可能许世杰不太符合,但绝对是本分的人。

于是问道:“你觉得我二哥怎样?”

宫吟飞的动作停了停:“你是想把若楠嫁给你二哥?”

许娡以为他不高兴,胳膊一圈,套在他脖子上:“你不是说要个老实本分的人吗?我觉得我二哥正适合。”

宫吟飞没想那么多,埋头轻咬着她的耳垂,言辞含糊道:“我没什么意见,对若楠好就行了,不过也要问过老祖宗和我娘才行。”

“那,那是自然。”许娡深吸了一口气,才把力气把话说出来。

宫吟飞眼底透出几分笑意,吻住了她的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