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74:启程

074:启程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152  |  更新时间:

第二天,宫吟飞没有上朝,皇上特批他在家整理行装。

因为明天一早就要出发了。

太夫人的心情此时很复杂,既为儿子出此大任感到骄傲,又为儿子此行担心不已,还有一点小小的失落,就是儿子不能在她身边陪她过五十三岁的生日。

宫吟飞从外书房回到房里时,见许娡正在收拾箱笼。

“这些事你打发花影紫烟她们做就行了。”他不由心疼道。

许娡不以为然:“我反正也是闲着。”随手将一件灰鼠披风放进箱笼,再不运动都要长赘肉了。

宫吟飞轻笑,到书房拿了本书来,坐在椅子上陪她。

“对了。”许娡想到一个问题,“我们这一去是几天?要带多少银子够?”

宫吟飞想了想,说道:“若是顺利,也就十天左右时间,若不顺利,那就不好说了。至于带多少钱,够用就好,你看着办吧。”

许娡见他眉头不展的,放下手里的活,认真道:“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到了黎国还有事?”

如今姜国国势不稳,属于更新换代内乱不断的时期,他这次去黎国,表面是要联手,实际是去求和,目的是一样的,都是对抗苗国,但是性质却不同。单纯联手那叫强强联合,但是如今的姜国恐怕黎国未必能看得上,所以只好放低姿态前去寻求黎国的帮助,甚至可以说,是庇护。

黎国正值鼎盛,皇帝正值壮年,正是意气风发开拓疆土的大好时期,要是把他给惹毛了,姜国可就要倒霉。

虽然有许家资助的两亿两作为军费,但这远远不够。

“哪有什么事,你别瞎想了。”宫吟飞不想让许娡担心,暂时先不告诉她这个“国家机密”。

许娡两只手放在玫瑰椅的把手上,将宫吟飞圈在椅子当中,小脸微微逼近他的,问道:“真的没有?”

宫吟飞把书放下,轻轻在许娡唇上啄了一口,笑道:“你是在威逼利诱我吗?”

许娡余光中见几个丫鬟全都垂下了眼帘,赶紧支起身子,拍了拍掌心:“好吧,既然你不肯说,我也不问。”从房里拿出两万两的银票,“这些应该够了,不够的话,顺道提点现银也行。”

宫吟飞打趣道:“到底是姜国的首富,到哪里都不愁钱用。”

许娡得意道:“那是了,谁让我许家的银号遍布姜国各地呢?”说着抖了抖手里的银票,“这个钱留在黎国用,其他的,提现就行。”

不光是屋子里的花影、紫烟、小青、珍珠和珊瑚,就是宫吟飞听了,也不禁哑然。

估计整个姜国就只有许家能这么“任性”了吧。

将箱笼全部收拾停当,已是华灯初上。

许娡象征性地抹了下额头,示意大功告成。

然后就是随行的人选问题。

许娡想了想,点着花影和紫烟两个:“你们是一定要跟着去的。”又指了珍珠和珊瑚两个,“你们也是。至于小青嘛……”她看向小青,想到小白身边一个贴身服侍的都没有,就蕊心和巧玲两个院子里的丫头偶尔伺候着,不由动了恻隐之心,“你留下来跟小白做个伴吧。”到底是主仆一场,许娡的心又软了。

小青年纪还小,听说不能出去玩,还失望地撅起了小嘴:“我不想陪小白,她总是跟我抱怨。”

抱怨?都抱怨什么了?许娡很想知道,但当着宫吟飞的面,她不好看口,于是笑着摸了摸才到下巴的小青的头道:“你要听话,不然回来不给你带好吃的和好玩的。”

小青扁了扁嘴:“真的吗?那好吧,我留下来。”她也只是嘀咕嘀咕,并不敢真正违背许娡的命令,她家小姐的脾气,她懂的。

许娡便笑:“真乖。”

一进六月,京城就开始热起来,不分早晚。

即便卯时就起了,待离了宫府,又到宫里取了官文和友好协议书,已是巳时。

太阳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许娡不免心中抱怨,要不要这么万里无云的欢送仪式啊。

姜国老皇帝很看重这次出国访问,亲自送他们出了京城的城门。

望着如一条巨型青龙盘踞的京城的城墙渐渐消失在视野中,许娡忽然想起初来京城时的情景。

好像也没多久,满打满算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她竟然从首富的千金一跃成了永宁侯夫人,又是当朝的一品诰命,似乎……也就这么回事吧。

虽然遂了许家的宏愿,由商入仕,但许娡感触并不深,依旧是锦衣玉食的生活,依旧是晨昏定省的规矩,唯一不同的是,枕边多了一个人。

许娡这样想着,眼睛就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宫吟飞。

他有头脑,有涵养,长得好,性格也好,连在床上都表现不俗,怎么就看上她了呢!

许娡晃了晃脑袋,想什么呢,不是已经知道了宫吟飞是需要许家资助的嘛。

“你怎么了?”宫吟飞见她摇头,探手过来想要摸她的额头,“是热了?还是不舒服?”

“没什么。”许娡不着痕迹地别开了他的手,“可能是马车里太闷了。”

宫吟飞看了眼马车内新换的软烟罗,不禁失笑出声:“要不我让马车停了,陪你出去透透气吧。”

许娡心里嘀咕,一看你就是没诚意,要是真想陪她,直接叫马车停下就完了,还装模作样的她一句,什么意思?

不过许娡也没觉得闷,不过是借口说说罢了,也就不跟他计较那么多了。

沿途经过赤城和乌苏的时候,当地的官员组团前来参拜,贿赂了不少好东西。

许娡终于知道为什么宫吟飞昨天晚上跟她说要另外带两个空箱子了。

晚上在锡林住的是官驿。

这一路都很平静,平静得让许娡怀疑自己来得是不是多余了。

可是她知道,大多时候,太多平静反而不是好事。

第二天一早,出了锡林,便来到姜国的边境。

出关的时候,根本用不着拿什么官文通牒许可证之类,只要宫吟飞一张脸就搞定。

关门大开,官兵列队护送到关外十里才折返。

许娡不得不再次佩服宫吟飞在姜国的知名度。

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如此啊!

没有巍峨的城墙,也没有茂密的树林,关外又是另一种景象,是许娡从没见到过的天地。

她忽然很想骑马在这边荒芜沙地驰骋一番,因为她仿佛听到了马蹄声。

马蹄声!许娡眼神一凛,迅速集中精神,拍了拍车板:“丹青!”

不等许娡说完,丹青便冷冷开口道:“我听到了。”

许娡暗道自己是乌鸦嘴,昨晚还嫌太平静了,今天就来个万马奔腾。

只是这才一出关就跑来行刺,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难道那帮人不知道?他们只要撤回十里,就又回到姜国的地界,那里还有边防的军兵把守?

多想无益,许娡让宫吟飞待在马车里别动,自己钻出去,站在马车上眺望四周。

果然见前方沙尘翻腾,一群官兵模样的人骑着马,像巨浪一般奔涌而来。

这人也太多了!许娡不由擦了把冷汗。

“他们手里没兵器。”丹青在一旁说道。

许娡也看到了,但是不排除他们用暗器啊!

不过……既然是官兵,似乎使用暗器的可能性不大,看来是自己多想了。

许娡笑笑:“难道是来迎接我们的?”

说话间,那批官兵已策马来到近前。

就见当中一个头领模样的人出列上前,对我们这边的队伍抱拳道:“在下奉命随行,以保姜国使节安全抵达黎都。”

黎都,就是黎国的首府。

只是,黎国会这么好心?

许娡正想着,身后从马车内传出宫吟飞的声音:“多谢官爷,就是不知官爷是奉了谁的命令?”

那头领回道:“是奉李丞相之名。”

李丞相?许娡对黎国的国情不了解,就听宫吟飞道:“原来是李丞相,那么劳烦官爷了。”

许娡听他语气徐缓,并没有太多波动,猜想这个李丞相应该是安全人物。

随着队伍的壮大,他们一行人很快抵达了进入黎国的第一站——闵州。

他们这一路都是住的官驿,闵州也不例外,因为官驿都会有官兵把守,相对来说会安全一些,尤其像宫吟飞这样的“红人”。

许娡在浴桶中缓解了一天的疲劳,揉揉肩膀,感觉这一天的颠簸比自己用轻功还累。

“我就说你不该来的。”宫吟飞来到身后,替她揉捏肩膀。

许娡叹了口气:“早知道是这么个破地方,我还真就不来了。”

宫吟飞便笑:“现在回去也来得及。”

许娡不禁撇嘴:“我要真回去了,谁来保护你?别看现在有黎国的官兵保护你,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保不齐你就遭人暗算了。”

宫吟飞失笑出声:“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巴不得的咒我死,你是想守寡还是再嫁啊?”

许娡故意把头瞥向一边:“不告诉你。”

宫吟飞把眼一眯,还在肩膀上的手顿时移下了腋下:“快说!不然不饶你。”

许娡怕痒,忙求饶道:“好了好了,我说我说。”随即眼波一转,“当然是再嫁啦。”然后自己也忍不住笑,捂着小嘴左跳右闪,就是不让宫吟飞抓着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