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75:围攻

075:围攻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101  |  更新时间:

夫妻俩玩闹一会,见宫吟飞大字型地躺在床上,以为是他累了,许娡便上前想要拉他起来,让他好好休息。

谁知冷不防的,被宫吟飞拽了个趔趄,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

许娡捶了他一下:“要死啊,这里是驿站。”意思是不隔音。

宫吟飞不以为意,漂亮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怕什么,我们是夫妻,行周公之礼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管他们呢。”

“天经地义你个大头鬼!”许娡推着他,“快起来。”

宫吟飞也只是逗逗她而已,难不成真的就让外面的官兵免费听直播吗?笑着翻身躺在床上,枕着胳膊:“说起来,咱们这一路确实太平静了,只怕明天会有事情发生。”因为后天就能到达黎国的国都了。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许娡收了笑,“你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

宫吟飞抽出一只胳膊拉了许娡搭在床边的手:“黎国看似平和,其实内部也是暗潮汹涌的,魏王黎东海一直蠢蠢欲动,其他几位王爷也是各有所图,不比姜国消停到哪里去。”

“哪一朝,哪一国都是这样的。”许娡拍拍他的手说,“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欲望,有欲望就有野心,野心会蒙蔽一个人的心智。当一个人的心智都被蒙蔽了,那么亲情手足也就不算什么了。”

宫吟飞惊讶地坐起来,眼底闪过一道敬佩:“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

“咳咳!”许娡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咳了两声,掩饰道:“当然是我的《古姜轶志》了,上面可是百科全书,什么都有呢。”

宫吟飞挑眉:“有这样一本书?我竟然不知道?不如回去跟你一起看,免得我也总看我的《左传》了。”

许娡暗抽嘴角,一阵腹诽,我怎么可能让你看呢!那上面除了游记杂史,一点有营养的内容都没有。

宫吟飞见她表情有趣,揉了揉她差不多已经干了的头发:“没想到你懂得这么多,要是男的,倒可以考虑做我的军事。”

许娡不喜欢被人像狮子狗一样摸着脑袋,拨开他的手道:“谁说女的就不行呢?我虽智商不如你,但是懂得未必比你少,加上我身手一流,怎么就不配做你军事了?”

宫吟飞说道:“除了身手这一点不如你我承认之外,其他的……”他呵呵两声。

许娡不服气地掐腰道:“要不要咱们来比试一场?”

宫吟飞挑眉:“比什么?”

“兵法或是谋略,随便你挑。”许娡得意道。

宫吟飞笑着摇头:“不如说,你要跟我比背书来得恰当。”

许娡郁闷,又不好辩驳说自己不光懂书上的内容,于是话锋一转,说道:“有时候书上的内容未必就适用实际情况,有时候武力解决才是王道。”

对于这一点,宫吟飞却是认同的,不然按书上的内容,他早除掉那些觊觎皇位的党羽了。

于是点头:“说的不错,我可以考虑回去跟你学学武艺。”

许娡眼睛一亮:“何必等回去呢?我们现在就学起来,好歹你也可以防身。”

宫吟飞却笑:“要学也要等明天白天的吧,现在已经很晚了,再说了,到哪里去学?”

许娡不依:“就在这房间里也可以学啊,站个马步给我瞧瞧。”

宫吟飞才不要那么难看的招式呢,摆了摆手:“你不怕外面的官兵误会我们在房间里做什么吗?”

许娡反应过来,只好作罢:“那今晚饶了你,从明天开始,我教你一些防身的招式,就这么说定了。”

宫吟飞只笑着不说话。

许娡突然想起来:“对了,有件东西要给你。”说着,跑去打开装有自己衣物的箱笼,从里面拿出一个布包,拿给宫吟飞,“这个你穿上,以防万一。”

宫吟飞打开布包一看,是一个比普通略厚一些的背心,背心外面是普通的缎面,用手一摸,可以感觉到里面有网面的物质,不由问道:“这里边是什么?”

许娡献宝似的得意道:“这里面是用冰蚕丝织成的背心,我又在外面絮了一层鸭绒,然后才是缎面,这样穿在身上就不会觉得不舒服。”

宫吟飞新奇地研究起这个特制的背心来,发觉真如许娡所说,只是不仔细摸是感觉不出的。

兴奋道:“有了它,估计可以刀枪不入了。”

许娡却道:“一般的刀枪可以,但若遇到丹青给我的那把百魅,可就不行了。”

宫吟飞不以为意:“世上有几把百魅呢?只要不是你杀我,我就是安全的。”

许娡噗嗤一声笑出来:“快穿上吧,最好是时刻都不离身才好。”

宫吟飞点头:“嗯,多谢夫人的好意,你的那件呢?”

许娡听着莫名其妙:“这东西这么珍贵,自然只有一件了。”

宫吟飞立即收了笑容,把背心还给她:“如是只有一件,那一定就是你穿,我有丹青在,不需要这个东西,还是你穿更适合。”

许娡就急了:“我们三个就只有你不会武功,这当然是给你穿的了,不行,你得听我的。”

宫吟飞摇头:“若你和丹青受伤,我也活不成。我若死了,总要你把宫家传承下去。所以还是你穿。”

许娡拗不过他,但听他这话怪怪的:“你都死了,我还怎么传承?我都还没……”话说到一半,却见宫吟飞的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就听他道:“是啊,你都没怀孕,这是确实是为难你了,不如……”

“不如什么?”许娡想往后躲,却被宫吟飞一把抱在怀里。

“不如先把种子种下……”

“啊!”

第二天拖着疲惫的身体起床,许娡揉了揉酸疼的后腰,觉得这比她任何一次训练都要累。

简单吃了早饭,队伍离开了锡林,继续前行。

穿过一处贫瘠的沙地,终于见到了茂密的树林。

队伍行下来休息。

许娡下马车活络筋骨,却见远处林中群鸟惊飞的场景,不由退身到丹青身旁:“有情况!”

“嗯。”丹青应了一声,跟许娡护在马车左右。

宫吟飞便问:“外面怎么了?”因为他的马车是特制的,所以他不轻易出来。

丹青便将情形说与他听。

谁知宫吟飞却笑道:“前方未必就有敌情,还是担心眼前的吧。”

这是什么意思?还未待许娡反应过来,只见王丞相的官兵训练有素,迅速将宫吟飞的队伍围在了中间。

许娡咬牙,小声对宫吟飞道:“你明知道他们不是好人,昨天为什么不说!”

宫吟飞笑道:“他们人比我们多,说了又能怎样?难道你们两个能够以一敌百?”

话虽这么说,但是眼下……许娡恨自己没有三头六臂。

丹青对头领抱拳道:“官爷,我姜国素来与黎国交好,你这么做,不怕黎国皇帝降罪于王丞相吗?”

那头领哈哈大笑两声:“皇上派来的那批人真是废物,现在才赶来,哪比得上我们铁骑营的战士!”

这么说,前方树林里是黎国皇帝派来的援兵?

那头领又道:“王丞相本不屑与尔等往来,不过既然江家开了口,我等也只好听令。”

江家!许娡瞳孔一缩,这个江影,要是宫吟飞有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头领继续道:“不过侯爷放心,您的这位夫人是肯定安全的。”

屁话,江影敢动她一根汗毛吗?他巴不得他们全死光就剩下许娡一个人才好。

不过宫吟飞等人心里也十分震惊,想不到江家的势力已经大到可以动用兵权的程度。

唯独许娡,心里在研究回去要如何告诉许明,许家也可以效仿学习江家。

不等这边做出任何回应,那头领手一挥:“除了那个女的,杀无赦!”

接着,官兵们呼啸着围攻过来。

许娡早已将藏在马车里的百魅拿在手中,烈日当头,百魅的利刃仍散发着幽寒的锋芒,光是看一眼就能叫人浑身抖上几抖。

丹青足尖用力一蹬,飞掠过去,同时手中长剑出鞘,发出“铮”的一声,余音未落,剑过之处已倒了七八个人。

许娡这边也不含糊,伴着刺目的血花和一颗颗人头,百魅在人群中划出一道道绚丽优美的弧线,让在场之人心中巨震,没想到堂堂的永宁侯夫人竟然是个高手!

而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

许娡心中暗自测算刚刚群鸟与他们的距离,只要再坚持一刻钟的功夫,援兵就来了。

她这样想着,更是身轻如燕,众目睽睽之下,以极其刁钻而古怪的招式迅速突破重围,直奔头领而去。

那头领也不是吃素的,虽震惊许娡的身手,却也片刻不敢马虎,旋身下马躲过一劫,再看那马头,已经飞出老远。

太残暴了!头领腹诽一句,手持双刀,冲入战场。

只见马车周围剑舞刀飞,而马车却是安然无恙。

宫吟飞在马车内庆幸自己带了影卫来。

突然一声马蹄嘶鸣,远处传来“冲啊”的呼啸声。

许娡心中一喜,援兵来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