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79:劫持

079:劫持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126  |  更新时间:

皇帝吓得瞳孔一点点变大,叫喊道:“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那你就做鬼去吧!”王丞相狰狞着笑容,伸手去捂皇帝的口鼻。

许娡在屋顶小声道:“我们要下去吗?”

丹青想了想,说道:“不用我们。”然后拿了个小石子,对着在下面乱跑寻找皇帝的黎东海方向弹了过去。

“谁!”黎东海警觉地躲了过去,看着石子飞来的方向,一个飞跃,上了房顶。

这时候许娡和丹青早就走了,黎东海一见瓦片下面的情形,“轰”的一下破了房顶,落在王丞相身边,一脚把王丞相踹开。

两个小太监一见有人来袭,纷纷拔出匕首就刺。

黎东海因为喝了不少酒,借着酒劲,想也没想就用胳膊去挡,结果被匕首划破了血肉,却片刻不敢耽搁,忙将皇帝拉起来,护在身后。

“皇上,你没事吧?”

皇帝大口喘息着:“我,我没事,杀了他们。”

“是。”黎东海应了一声,冲上去与两个小太监搏斗。

这两个小太监都是王丞相精挑细选的,武功身手都不错,待解决掉他们两个的时候,那王丞相已经逃走了。

黎东海懊悔地退到皇帝身边,检查他有没有受伤:“皇上,你怎么样?”

皇上惊魂未定,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让那王元给跑了。”

黎东海道:“皇上,王元是什么时候挟持你的?”

“今天早上。”皇帝将王元是如何胁迫他写退位诏书,以及用匕首挟持他的事情全部告诉黎东海,然后问道:“姜国的人呢?”

黎东海抱拳:“已经送出宫外,应该是回到驿站了。”

皇上握着黎东海的肩膀:“你马上去通知他们,让他们即刻离开,就说……”总不能告诉姜国马上有一场内乱吧。

“我知道怎么说,皇上放心。”黎东海再次抱拳。

皇帝又道:“你的手上有多少人马?”

黎东海想了想:“在黎都的只有三万。”

“三万……”皇帝面露愁容,他当初给王丞相的可是五万的御林军啊,加上近些年江家的资助,估计眼下有小十万的人马了。这可如何是好。

黎东海知道皇帝的心思,调来自己得力的护卫陪在皇帝身边,抱拳道:“我先送姜国侯爷他们出城,余下的,咱们只能尽力了。”

皇帝也只好放手一搏:“也好,这是备用的兵符,若是那批御林军没有被王元全部操控的话,这个应该有用。”

黎东海收下兵符,跪在地上:“臣领命,皇上保重。”

出了皇宫,黎东海跃上自己的良驹,直奔驿站而去。

待黎东海到达驿站的时候,许娡和丹青刚好也都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并将事情跟宫吟飞说了。

而黎东海的理由是皇上犯了旧疾,一时半会好不了,让宫吟飞他们先回姜国,至于文书上的事情,却是模棱两可。

自然模棱两可了,谁知道明天皇帝还有没有命了?

宫吟飞等的就是黎东海,事态紧急,也不跟他周旋,直言道:“刚刚那石子就是他仍的,王爷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推辞吗?”

黎东海虽气愤宫吟飞派人夜探皇宫,但若非他们,他也就发现不了皇帝,心底对他们尤其是许娡还是由衷的感谢。

“可是……如今王元叛乱,怕是今晚就会集齐军队,明日一早就要攻进皇宫了。”黎东海无不担忧道。

宫吟飞神色自若,说道:“相信御林军不会全部都归顺于王丞相的,不然他也不会等到这个时候,如果王爷答应说服皇帝答应我们的要求,那我自然有办法让王丞相败退。”

黎东海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宫吟飞挑眉,你都没答应,我自然是不会说了。

黎东海反应过来,一拍桌子:“好,我答应你。”

“口说无凭。”宫吟飞又是老一套,“还是签个字画个押吧。”

黎东海倒也痛快,大掌一按,整个印在纸上,然后问道:“说吧,到底是什么办法。”

谁知宫吟飞仍旧卖关子,笑着对他道:“你且拿着兵符去调动可用人马,有多少全都调到宫里,我呢,会想个办法,让王丞相发不了兵。”

“可是你没说用什么办法,万一……”黎东海挠头。

“不会有万一的,放心好了。”宫吟飞笑着吩咐丹青,“送王爷回去。”

丹青抱拳:“是。”

待丹青和黎东海出门后,许娡也很好奇,凑过去问:“到底是什么办法啊?你这么有把握?”

宫吟飞笑着为了顺了顺鬓边的长发:“有没有把握就看你了。”

“看我?”许娡指着自己的鼻子。

“是啊。”宫吟飞拉着她的手坐在凳子上,“你不是说,那王丞相的军费都是江家出的吗?”

许娡点头:“是啊,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宫吟飞一副你真笨的表情,说道:“我已经派人查过,江影就在府里,所以……”

许娡终于明白宫吟飞的用意:“所以,让我去以色诱之?让江影连夜撤掉军费?”

宫吟飞眉头一皱:“怎么是以色诱之呢?只是让你去劫持他。”

许娡腹诽一句,还不都是一样?

不过这确实是个好办法。

双兵交战的时候不也是要先烧了对方的粮草,断了他们的后路吗?

许娡一边想,一边穿好了夜行衣,早知道她就不脱了。

江家外书房。

王丞相想起江影还有最后一笔军费五千万两没有支付。

有了这笔军费,他的大炮就可以启用了。

所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所以他连夜来找江影。

江影请他在外书房就坐,沏了一壶白毫,燃了一炉降龙香。

江影开口:“王丞相这么晚来寒舍,不知所为何事啊?”他已经知道王丞相此来的目的,只是故事端着架子。

王丞相赶紧给江影倒了杯茶,客气道:“最近国库吃紧,江老弟恐怕也听说了吧。”

哪里是国库吃紧,我看是你的小金库吃紧了吧?江影腹诽一句,客气回道:“哦?皇上没跟我说啊。”

王丞相假装汗颜:“那不是皇上不好意思跟你开口嘛。”

他不好意思你就好意思了?脸还真大。

江影笑道:“国库吃紧可不是小问题啊。”

“正是呢!”王丞相迎合他道:“所以我连夜就赶来了,之前不是说还有一笔五千两的银票……这个……呵呵呵呵。”

江影挑了下眉梢,果然是为这个,想在我手上拿钱可不是这么容易的。

“王丞相啊,是这样的。”江影调整了下坐姿,“最近我有一批茶叶,就是你喝的这个,别看它陌生,却是千金难求的。我呢,打算把它推广出去,但是少了一个有分量的名堂,所以我想,不如命它为黎国的贡茶,这样一来,必定会受到海外的推崇。”

只是个批文的事情,再简单不过,不过王丞相却是不敢答应。因为黎国的贡茶都是皇室自己的茶场产出的,一单改为由江家供应,那岂不是受牵制于江家了吗?而且价格恐怕也不会便宜。

“这个……”王丞相有些犹豫,“我恐怕要回去问过皇上才知道。”

江影心中哼笑,什么时候权倾一时的王丞相要听皇上的意见行事了?他那点猫腻,想骗群臣骗百姓还可以,想要骗他江影?门都没有!

“既如此。”江影也不急,“那就等皇上批准了,我再把银子送过去吧。”竟然就这么拒绝了。

这下王丞相着急了。暗自衡量利弊,不就是个贡茶嘛,哪里比得上天下江山重要?只要他做了皇帝,喜欢喝就喝,不喜欢喝就不喝,大不了出兵讨伐了一个江家还是绰绰有余的。到时候就别怪他忘恩负义,用江家一手养起来的军队来踏平江家了。

忽然,烛火一晃,不带江影和王丞相反应过来,江影的脖子就是一亮。

“别动,再动就破了。”许娡冷冷说道。

江影一听许娡的声音就认出来,这么多天魂牵梦绕的女人竟然就在自己身旁,简直幸福得要死。

“娡儿,是你吗?你是想我所以来找我了吗?你放心,我绝对不动,绝对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许娡哼笑道:“是吗?那我要你马上撤掉给王丞相的军费,你撤吗?”

江影想都没想,说道:“这有什么,一句话,我马上就去拿回来。”

“不行!”王丞相这时才反应过来,噌的一下站起来,指着江影身后,“你是哪里来的女刺客,少在这蛊惑江老弟,快放开……啊!”又是一声惨叫。

王丞相只觉得手背剧痛,拿起来一看,一个半圆刀片血淋淋插在自己的手背上,疼得他想大叫。

“你敢出声,我就再赏你一刀。”许娡眯眼看着他,杀他简直轻而易举,但她不能这么做,毕竟自己是姜国人,她还要把这个意图弑君谋反之人交给皇帝处置比较好,毕竟是人家的国事。

那王丞相立时住声,但实在太疼,咬着牙,疼得眼泪都流出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求饶:“我不叫我不叫,女侠饶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