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82:腹语

082:腹语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097  |  更新时间:

奇怪归奇怪,许娡是绝对不会承认这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的。

思忖间,紫烟也已经为许娡大妆完毕。

看着镜中端庄而惊艳的许娡,宫吟飞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起身来到近前,假装殷勤地挽起许娡的手:“走吧,我的夫人。”

许娡得意一笑,跟着宫吟飞出了大门。

按照规制,他们是要乘轿进宫的,但是从古至今还没有发明过可乘二人的轿子,无奈,二人只好短暂的分开。

各人乘坐一顶四人台的华盖轿辇一前一后进了皇宫内院。

这时候,后宫早已是灯火辉煌,热闹非常。

各宫各院齐聚一堂。皇子们高谈阔论,皇女们争奇斗艳,嫔妃们搔首弄姿,表面上全都假装不在意,实际却翘首以盼着皇帝的到来。

许娡下轿之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奇异的画面。

她虽盛装,但在这些花枝招展的公主和嫔妃面前,也相继黯然失色起来。最重要的,她来了有一会了,居然都没有人跟她打招呼。

是不认识她吗?不应该啊,自己可是太后赐婚,在宫里应该也算有知名度的,正纳闷时,一声“皇上驾到”,许娡便随着众人悉悉索索跪在了地上。

待三呼万岁起身后,许娡发现皇上竟是由贤德贵妃宫若雪陪着来的,不禁挑眉暗自佩服起她的这位大姑子的手腕来。

随着宫若雪的到来,许娡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刚刚还视而不见的皇子公主嫔妃们,如今却成了苍蝇似的扑上来问候。她知道,这是做给宫若雪看的,可是今天明明是为宫吟飞立功而设的家宴好嘛,她才应该是女主角,怎么将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皇上和宫若雪身上了呢!

许娡对此表示深深的不满和浓浓的郁闷,发誓待会一定要多吃几个糟鸭舌和糟鸭掌来补偿自己。

宴会果然如宫吟飞所说,是家宴,能被邀请来的,多多少少都跟皇室沾亲带故。而她与宫吟飞也没有分开,而是坐到了一张桌子上,这让她很开心。

宴会上推杯换盏,你来我往,说的都是些虚伪恭维的话,极其的没营养。

许娡全然不顾形象地闷头吃饭,反正有宫吟飞在场,由他去周旋就够了。

吃着吃着,宫吟飞在桌下踢了踢她,暗道:“二皇子叫你呢。”

二皇子?叫我?我怎么没听到?

许娡带着一连串的问号抬头。只见一个三十几岁,长相俊朗却很削瘦的男子端着酒杯站在桌前。

他面带笑容,说道:“侯夫人,您吃得可真专心啊。”

许娡一愣,虽然这个二皇子长得不错,但是她却打心底的对他没好感,尤其听他那阴鸷的声音,更加对他有了疏离之意。

许娡赶紧起身,端着酒杯赔罪道:“是命妇失仪了,请二皇子殿下恕罪。”

二皇子却笑道:“你是我姜国的功臣良将,本皇子怎好罚你呢。”然后倾身低声道,“黎国的事情,本皇子已经听说了,想不到侯夫人还认识江家的人。”

许娡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若说跟江影只是普通朋友,估计没人会相信吧。

就知道这种事情不能随便让人知道的,她现在好后悔答应宫吟飞做这件事情,搞得自己多风流似的,实际她可是连江影一根手指头都没碰过的好嘛。

这个时候,她好希望宫吟飞可以替自己解围。

对了,宫吟飞!

许娡转头一看,发现宫吟飞被其他皇子们拉去皇上桌前敬酒去了。

竟然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应对这个她讨厌的男人。

岂有此理!

“诶?二皇子你也在。”这时候,从二皇子身后又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许娡表示自己的头都大了,一个还没解决掉,又来了一个,因为她听出这个声音,正是定安侯沈寒星。

她赶紧施礼:“命妇见过定安侯。”

“侯夫人不必客气。”沈寒星笑着虚扶了她一把,“就如二皇子说的,你是我姜国的功臣,我们可不敢受你这个礼。”随即又对二皇子道,“二皇子,今天又安排了哪些精彩节目表演吗?”

二皇子转身笑道:“别急,你的酒还没喝呢。”

沈寒星潇洒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将杯底给二皇子看:“这下可以了吧。”

二皇子掏出怀表看了下,确实也快到时间了,于是拍拍沈寒星的手臂:“那你先陪侯夫人说会话,我去后台安排安排。”然后转身离开了。

许娡听后表示咂舌,这种事情也要二皇子亲力亲为?

沈寒星将注意力放在许娡身上,感慨道:“不愧是我姜国首富家的女儿,跟江家认识也不奇怪。”

许娡脸色一黑,他耳朵倒是够长,不过二皇子叫你陪我只是客气客气,你还真赖着不走吗?

“侯爷没带家眷来?”所以才这么无聊找她搭讪?

沈寒星听出她的画外音,不禁摇了摇头,叹了句“可惜”。

“可惜?”许娡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沈寒星说道:“可惜有人抢先一步。”他故意把话说得模棱两可。

许娡哪里会知道,正要问,殿外有太监高声唱诺:“表演即将开始,请各位入席。”

无奈,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这样错过了。

等宫吟飞回来的时候,许娡便将沈寒星的话告诉了他,然后又问:“家眷跟‘抢先一步’有什么关系?”

宫吟飞看向沈寒星的方向,笑得讳莫如深:“确实是这样。”要不是宫若雪连夜让太后下得那道赐婚的懿旨,估计许娡这时候应该就是定安侯夫人了吧?不过这种事情他是不会让许娡知道的。

随着鼓乐声的奏响,一行穿红着绿的舞姬鱼贯而入,在殿中央摆了一个孔雀开屏的造型,静待表演开始。

二皇子走进殿内,拱手对皇上道:“父皇,母后,今晚的表演是儿臣特意为父皇准备的,希望父皇和母后喜欢。”

许娡便往丹墀上看了一眼,怪只怪宫若雪的光环太大,她居然都没有注意到皇后也在场,跟宫若雪坐在皇帝左右。

皇上笑着抬手:“那便开始吧。”

鼓乐再次响起,表演正式开始。

虽然许娡不喜欢看这些莺莺燕燕,但也不得不承认,歌舞表演确实有水准,一看二皇子就是用心在准备的。

随着歌舞的落幕,表演并没有结束,这时候二皇子再次登场,他身后,还跟了一个身穿斗篷,头戴鬼脸面具的男人。

因为这个人包裹的太严实,许娡也只是从体形来判断他应该是个男的,而且,她觉得这个人的装扮似曾相识,像是在哪里见过。

就见二皇子一副献宝似的表情,对皇上说道:“父皇,那些歌舞想必也已经看腻了,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

皇上的兴趣成功被他勾了起来:“哦?是什么游戏?”

二皇子故作神秘道:“我们就来猜猜是何人在说话,如何?”

“何人在说话?”皇上不明白这是个怎么样的游戏。

于是二皇子便做了个嘘的手势:“请父皇安静听听。”

这时候,全场也跟着安静下来。

随后就听到一声“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飘渺空旷的声音在殿内回荡。

众人一惊,因为他们虽然都听到了这个声音,却是并没有看到是从谁的嘴里说出来的,不禁又齐齐地看向了皇上。

皇上也觉得奇怪,在殿内扫视一圈,都没有能与这声音对号入座的人物,不由问道:“刚刚是谁在讲话?”

“是我。”那空荡的声音再次想起。

可是皇上并没有发现是谁,于是又问:“你又是谁?”他一边问,也一边在观察周围人的嘴巴,看谁在动。

“皇上,我就在你的面前。”那空荡声音又道。

皇上这时才将注意力转移向二皇子身后这个戴面具的男人,他命令道:“把这个人的面具除去。”

二皇子便听话的将那人面具摘了。

是一张很普通的脸,不足为奇。

可是殿内突然又响起那空荡的声音:“皇上您猜出来了吗?”

皇上一惊,因为这个男人的嘴并没有张开,也就是说,他又猜错了。

“皇儿,快告诉朕,到底是谁在说话。”皇上没耐心再猜了。

二皇子便拱手笑道:“父皇,您猜的没错,就是他在说话。”然后将身后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推到前面来。

皇上纳闷:“可是他并没有说话啊。”意思是说他连嘴都没张。

二皇子便笑:“此人名叫李良,会腹语,刚刚父皇听到的就是他用腹语所说,是儿臣专门献给父皇的。”

众人这才恍然,无不称奇。

皇上也觉得新奇好玩,命令他:“你再说两句来听听。”

那人上前一步,嘴没动,声音却已经传出:“皇上万寿无疆,姜国千秋万代。”

众人拍手叫好。

皇上很满意二皇子的“礼物”,于是叫人将自己新得的狮子骢赏给了二皇子。

一个人只换来了一匹马,宫吟飞笑着摇了摇头,转头看许娡,却发现她脸色惨白。R115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