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84:失望

084:失望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100  |  更新时间:

许娡早上又起晚了。

她起床的时候,宫吟飞已经从宫里面回来,正坐在临窗的大炕上看书,陪着许娡。

许娡发现,不知不觉,宫吟飞不再到外书房去了,这是个好现象。

起身让紫烟服侍梳妆,吃过早饭,便回了许家大宅。

许世杰刚好无事在家,就和许娡到了他的院子。

许娡也不卖关子,简单问候几句,开始进入正题。

“我有两件事要麻烦二哥。”她正色道,“一件是将这封信带给我爹,一件是帮我约一下黎国江家在姜国的管事。”

许世杰不解,传信这种小事随便找个小厮就是了,不由问道:“出什么事了?”

许娡现在还不方便让他知道,只是说道:“这是侯爷的密函,他不信任别人,所以让我来找你。”

许世杰一听说侯爷这么信任他,当即应了下来:“放心吧,这事交给我,保准不让第二个人经手。”

许娡放心地点了点头:“至于第二件事,你也要抓紧办。”

许世杰为难道:“抓紧也要我送信回来啊。”

许娡摇头,拿出自己的名帖来:“你只须将这个名帖投过去便是,剩下的交给我。”

许世杰注意到名帖上并不是以侯夫人的身份标注,而是以许家的身份,更加觉得奇怪:“你这是?”

许娡说道:“二哥就先别问了,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许世杰点头道:“好吧,我不问,可是如今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你怎么还敢再江家的人?”

许娡不以为意道:“我是怕流言的人吗?他们愿意说就说好了,给百姓增添一个茶余饭后的话题也不错呢。”

许世杰抽抽嘴角,这心也太大了。

“可是我走了,婕儿怎么办?”他担心许婕一个人在京城没人照顾。

“把婕儿交给我吧。”许娡可没打算让许婕跟着许世杰回津州,她还有事找许婕呢。

如此最好不过,许世杰笑道:“既如此,那我明早就启程回津州。”

许娡却道:“反正有我在呢,不如二哥现在就启程吧。”

“现在?”许世杰看了看天色,都快中午了,“你不会这么急吧?”

许娡点头:“此事确实很急,不过也不差一天,那二哥就明天再走吧。”

留在许家吃了午饭,许娡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这个时候,老祖宗和太夫人都还歇着午觉没起来。

大热天的,连丫鬟婆子也都打起盹来,许娡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悄回到正房。

可是当她撩起卧房的门帘时,见小白正在将一条薄毯盖在宫吟飞身上,不由脑袋嗡的一声。

“你怎么在这?”许娡小声质问道。

小白像做了亏心事一般,忙缩手缩脚退到一旁:“夫人,我担心侯爷着凉,所以……”三伏天里怎么会着凉?连她自己都编不下去了。

许娡冷笑,来到宫吟飞身旁,发现他睡得倒是熟,便没再追究:“你下去吧。”

小白战战兢兢地退下了。

许娡暗自生气,真是防不胜防啊。

待宫吟飞醒来的时候,许娡也没告诉他小白来过。

宫吟飞见自己身上搭了个毯子,便以为是许娡给他盖的。

“什么时候回来的?”他问。

“一个时辰以前吧。”许娡歪在他旁边看书,随口答道。

一个时辰以前?宫吟飞回头看了下炕上的自鸣钟:“怎么没叫醒我呢?”

许娡不解:“又没什么事,让你多休息休息不好?”

宫吟飞听她说话有些冲,以为是她出门遇到了麻烦,问道:“事情不顺利?”

许娡回答:“没有啊,挺顺利的。”

那怎么还……

好吧,宫吟飞只当是天热气燥而引起的,便不再追问,而是说了另一件事:“中午的时候,丹青找我来说皇帝明天要到郊外狩猎,所以明天我不在家。”

“狩猎?”许娡觉得好笑,“皇上都多大的岁数了,还能骑马吗?”

宫吟飞笑着摇头:“最近皇上确实比较反常,听说前一阵还要亲征苗国呢。”

许娡抽抽嘴角,该不会是回光返照了吧,但这话她却不能说。

“那你要小心。”许娡说道。狩猎这种事情,女人不能参加,好在宫吟飞的身边还有丹青。

宫吟飞拍了拍许娡的手:“放心吧。”

第二天宫吟飞又是早早出了门,许娡对于这点不得不佩服,无论多晚睡,宫吟飞都不会耽误第二天的事情。不像她,没睡够的话就会有起床气。

眼下便是。

昨晚宫吟飞喝了点酒,要了她一次又一次,直折腾到深更半夜才放了她。

虽然之前也有过这样的事情,但是许娡却觉得眼下有些力不从心,日渐觉得体力不如宫吟飞了,难道是他虾仁吃多了?

说到起床气,不会无辜就爆发出来的,许娡生气是因为小白来找她。

“夫人,待会到我那里吃晚饭吧。”

吃晚饭……

许娡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睡到了傍晚,她最近简直要成睡神了。

可是这么晚了,宫吟飞怎么还不回来?

许娡不理会床边的小白,撩起床幔喊道:“花影?紫烟?”

花影和紫烟撩帘进来:“夫人醒了?”

许娡点头,下床穿鞋:“侯爷呢?”

花影回道:“侯爷没回来,奴婢派小厮去宫门口打听,说是都没回来呢。”

难道要在京郊住一晚?许娡隐隐有些奇怪,虽然以往也有这样的先例,但是她还是担心,于是对花影道:“你继续派小厮去打听。”

花影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紫烟服侍许娡起床,反正天已经黑了,也不出门,许娡只是简单梳洗了下。

而小白待在房里始终没走。

梳洗完毕,紫烟问许娡:“夫人想吃什么?我叫小厨房去做。”因为错过了晚饭时间,所以只能现做了。

许娡一边纳闷自己嗜睡的毛病,一边皱眉想着自己要吃什么东西。

小白这时候开口:“夫人,我那里的饭菜都是现成的,放在暖炉上温着呢,不如到我那去吃吧。”

许娡是被饿醒的,如今还要现做的话确实等不及了,而且见小白说了几次,便不再推辞,对紫烟道:“不用做了,我到小白那去吃点就行了。”

自从小白被抬做姨娘,许娡就很少到她的房里来,虽然是一个院子……

一桌子的酒菜是早就备好的,许娡不禁皱眉,只是她两个人吃,八个菜会不会太丰盛了些。

“你弄这么多菜干嘛?”她问。

小白羞愧地低头:“我只是想给夫人赔罪。”

原来如此,许娡了然,估计是为昨天她私自进正房的事情,于是坐下来:“赔罪就不必了,快吃吧。”

小白应声半坐在她对面,一边给她布菜一边说道:“夫人,其实我想通了,与其做这有名无实的姨娘,不如回到你身边来的……”

“现在后悔可来不及了。”许娡截了她的话,“要知道,你可是太夫人赏给侯爷的,不是你说做就做,你说不做就不做的。”

小白脸一红,抽噎起来:“我知道夫人在生我的气。”

许娡心中冷笑,知道就好。

小白继续哭诉:“可是我家里的情况夫人也知道,我娘卧病在床,我爹又是个嗜赌如命的,家里还有个弟弟嗷嗷待哺,全家都指望我一个人养家糊口,我实在是受够了。”

对于小白的身世,许娡多少了解,闻言心里就有些发软:“平时看你挺伶俐的,怎么就想不通的?以为做了姨娘就能帮家里解决问题了?”

小白的眼泪一串串往下掉,摇头道:“是我太傻,没有明白夫人的好意,如今我明白了,却也晚了。”

许娡叹了口气:“也不算太晚,只要你诚心改过,总还有转机的,等侯爷回来我跟侯爷说说吧。”

小白不着痕迹地摇了摇头:“只要夫人不生气,就有转机……”

许娡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小白笑着抹掉眼泪:“没什么,既然夫人肯帮我,我自是感激不尽,来,我敬夫人一杯。”说着给许娡倒了一杯。

许娡看了杯中酒一眼,然后抬头看向小白,认真道:“我说过,只要你成心改过,一切就有转机。”

小白端起许娡面前的酒杯递给许娡:“夫人放心。”

放心……呵!许娡心中冷笑,失望地摇了摇头,按下小白高举的手:“你如此不知悔改,叫我怎么放心?”

小白怔愣住了:“夫人说什么呢?”

许娡已经懒得跟她多费口舌:“下次放毒,切记剂量要小一些,你看,粉末都化不开了。”她用眼睛瞄了眼酒杯。

小白惊得一瞧,果然见杯中漂浮着一些粉末,可是这么晚了,灯光又被她故意放得远些,若不注意是觉得瞧不出来的,夫人又是如何知道这酒里有毒?难道是她早有察觉?

“夫人……我……”

许娡伸手制止她说话,如今小白再说什么她都不会听了,她给了她这么多次机会,结果换来的就是一杯毒酒。

许娡自嘲一笑,天底下大概没有比她更郁闷的主人了吧?R115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