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85:毒死

085:毒死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129  |  更新时间:

她知道小白这么做是打算等她死了之后做宫吟飞的继室,就算做不了继室,做名副其实的姨娘也行。

但是她低估了许娡的敏锐。

事实上,早在几天前,花影就跟许娡说过,说后院的两个赵姨娘经常来找小白,而就在前几天,小白还偷偷用自己的体己银子打发一个小厮出去买鼠药,说是自己的房里有老鼠。

可惜的是,打发的小厮正是花影的人。而花影得知这件事便觉得可疑,就悄悄告诉了许娡。

不过当时花影的重点是“不如买只猫来的有效”,并没有过多提及小白买鼠药一事,因为花影不想给许娡留下挑拨离间的印象。

而小白也一直以为许娡只是在家闲得无聊,所以偷偷跑出去学些三脚猫功夫的大家小姐而已,所以她犯了两个错误,一是所托非人,二是低估了许娡。

如今被许娡当众揭穿,人赃俱获,她没什么好解释的,只是希望许娡可以网开一面,不要把事情告诉太夫人。

因为目前唯一喜欢她的,就只有太夫人一个了。

“夫人。”小白扑通一声跪下来,拽着许娡的裙子说道,“是赵姨娘她们蛊惑我的,说我只要除掉夫人,我就可以做继室的,我一时鬼迷心窍,着了她们的道,哦对,这药也是她们让我买的,夫人,我不是真心想要害你,夫人……”她一边哭一边把责任推卸到别人身上,更令许娡讨厌。

许娡冷冷道:“我杀第一个人的时候,不知道挣扎矛盾了多久,你居然只是一时被迷了心窍就可以下决定了?小白,我不知道该说你心肠歹毒呢?还是心肠歹毒呢?”

小白知道眼下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了,继续哭求道:“夫人,原谅小白吧,求你原谅小白吧,别把这事告诉太夫人,剩下的你叫我做什么都愿意。”

“做什么都愿意?”许娡扳住小白的下巴,“那我让你即刻离开宫府,你愿意吗?”

“这……”小白犹豫不决。

许娡冷笑一声,反问道:“这也叫‘什么都愿意’?”

小白还不死心:“除了这个,夫人叫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谁要一个吃里爬外的牛和马?”许娡起身,如今也不用吃饭了,气都气饱了,“我明天就会跟老祖宗请示,让你搬出去,以后你就好自为之吧。”懒得再说其他,拂袖而去。

小白见许娡态度坚决,不禁跪坐在地上痛哭起来。

花影回到正房时,见许娡的脸色很不好看,问紫烟,紫烟只是摇头,她便斟酌着要不要把最新的消息告诉许娡,要知道这消息对于许娡来说,可不算是好消息。

小白的哭声虽然不大,但是在院里和蕊心巧玲玩的小青却听到了。

见许娡从她房里出去之后,她就一直哭个没完,以为是许娡训斥了她。

自从小白被抬了做姨娘之后,许娡对小白的态度就比较有敌意,这是人人都知道的,小青也能够理解。

她借口天色已晚,打发了蕊心和巧玲,进屋去看小白。

见小白哭得眼睛肿成了铃铛,忙搅了帕子递给她,又轻抚她的后背,安慰道:“怎么啦?又被夫人训了吗?”

小白用帕子捂着通红的双眼,点了点头:“夫人始终不肯原谅我。”然后起身坐在桌旁,她是无论如何不能告诉小青真相的。

小青听了点点头,看着桌上纹丝未动的酒菜,了然道:“没关系啦,一次不行就求两次,两次不行就求三次,总会求得夫人原谅的。”

却见小白只是灰心地摇头:“不会的,再也不会了。”

小青哪里知道小白的心思,只当她是被夫人的态度搅得心情有些沮丧而已。

于是拍拍她的肩膀,笑着坐在了她的对面,也就是刚刚许娡坐过的位置,笑道:“没关系嘛,夫人不陪你喝,我来陪你呀。”说着,拿起酒杯就喝。

“小青!”小白想要阻止已经是来不及了,“快吐掉。”

小青第一次喝酒,被辣得够呛,却是不以为意地咂咂嘴:“至于嘛,这么小气,明天我叫夫人再赔你一壶就是了。不过这酒的味道还真是奇怪,怎么这么……这么……呃……”她突然感觉胸口有些发闷,五脏六腑像被火烧了一样,抓着衣襟难受道,“我是不是醉了?”说着,开始大口喘息起来。

小白吓得猛拍小青的后背:“快吐出来,你这个笨蛋,这酒里有毒。”

“什……么?”小青不可置信地看着小白,连简短的两个字都发不出来了。

许娡正在房里郁闷的喝茶,忽然听见碗筷掉在地上的声音,看向花影。

花影也听到了,问道:“要不要去看看?”

许娡冷冷道:“不必了。”估计是小白在发脾气吧,“随她摔。”

“小青!”小白扶起一口血喷在桌上的小青,“你等着,我去叫人来。”

毒酒已经伤及腑脏,小青知道自己不行了,忙拉住小白:“等等。你告诉我,那酒不是你要给夫人喝的,快告诉我。”

却见小白默然地低下了头。

小青闭上双眼,留下两行失望的泪水,她紧紧攥着拳头,让指甲陷进肉里,好让她再坚持一口气。

“想不到我引以为傲的小白姐姐,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她眼里满是失望,却越想越气,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抬手给了小白一巴掌,“你不是人!”

“是,我不是人,我不配做你的小白姐姐。”小白抱着她哭。

花影听到有气无力的巴掌声,不由觉得奇怪,见许娡皱眉,上前问道:“夫人,要不咱们去看看吧。”

许娡也觉得奇怪:“走吧,去看看。”别闹出什么事来,宫吟飞又不在家,到时候太夫人就该怪到她头上来了。

前脚刚踏出房门,就听到厢房传来一声哭喊。

“小青!”

许娡意识到不对劲,身形一晃到了厢房,却见到小青已经不省人事倒在小白怀里,而桌上还有一大摊的黑红色血迹。

这是中毒的表现。

许娡赶紧跑过去推开小白,将小青抱在自己怀里,晃了晃,轻唤一声:“小青。”

这时候,花影也进来了,见状赶忙吩咐紫烟:“去叫大夫。”

“不必了。”许娡叫住了紫烟,那么大的剂量,丹青又不在,等大夫赶来,估计小青的身体都凉了。

小青听到许娡的声音,无力里微微睁开眼睛,艰难地扯出一丝微笑:“夫人,你来了。”

许娡强自隐去泪水,对她笑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小青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力气再说话。

许娡知道她已经是在弥留之际,问道:“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吗?”

小青听了,将目光落到了小白身上,却是再也没有力气说话了。

许娡知道小青和小白要好,猜道:“你想让我饶她一命?”

见小青深深地点头,许娡冷声道:“是她把你害死的,你也要原谅她吗?”

小青勾了勾嘴角,仿佛在笑。

许娡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即便这样,小青也要原谅小白吗?

“好,我答应你。”许娡颤声说道,却发觉小青已经没了气息。

她默默将小青的眼睛合上,起身看着小白。

小白感受到她冷冷的目光,禁不住身子发抖,她是真的害怕了。

跪在地上磕头:“夫人,我不是故意的,夫人饶命。”

到现在还想着饶命,许娡真想一刀抹了她的脖子。

不过她既已经答应了小青不杀小白,她就会说到做到。

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小白。”许娡开口,语气不带任何感情,仿佛是审判者一般冷冷冰冰的,“明天我会叫许家的人来接你。”

让许家的人来接?这对于一个已经做了陪嫁的丫头意味着什么,小白不会不知道,也就是说,不禁她的姨娘做不成了,连丫鬟的身份都不是了,而是作为戴罪之身,被随便发配到边关,然后自生自灭……

“夫人,不要,夫人原谅我吧,求夫人饶命。”小白一个劲的磕头,不一会,额头就见红了。

许娡能饶她已经是最大的底线了,不管小白如何求她,她只是转身往外走。

“夫人,你若赶我走,就让我再最后见一次太夫人吧。”小白在她背后说道。

许娡怒然回头,指着小白,厉声道:“事到如今你还有脸说这话,真是不知好歹,来人,即刻将她扔出去,谁也不许求情。”

眼下,厢房屋里屋外已经围满了人,听到许娡的命令,几个婆子上前架住小白就往外走。

“什么事吵吵闹闹的!”屋外突然传来太夫人的声音。

许娡暗道不妙,忙出去迎接。

小白却仿佛是见到了希望,忙挣脱开婆子的束缚,也跟着跑出去。

不等许娡行礼,噗通跪在太夫人面前,抱着她的腿道:“太夫人,求您救救小白,夫人要把我赶出去。”

按理说,太夫人的院子离正院有一段距离,不可能是听到声音赶过来的,而院子里的人都围在厢房,也不可能跑过去报信,太夫人难道是心有灵犀过来的?R115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