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86:筹资

086:筹资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115  |  更新时间:

许娡正纳闷呢,却见门口闪过两个妖冶的身影,心下了然。

上前施了一礼,叫了一声“太夫人”。

太夫人斜眼打量许娡头发松挽着,一副大梦初醒的模样,脸上就不太高兴。

扶起小白来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许娡在小白开口前,将事情始末告诉了太夫人。

小白本以为太夫人会因为讨厌许娡而袒护她,却见太夫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由一颗心就跟着悬了起来。

太夫人听许娡说完,又到厢房看到了小青的尸体,那脸色已经不能再看了。

小白自知已不得太夫人欢心,只得跪下来,听候发落。

太夫人并没有责问她什么,仿佛早有预料般地看着小白,当然,满脸的失望是不可避免的。

但许娡分明注意到太夫人的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仿佛是恨铁不成钢一般,可是太夫人不会因为想要扶持小白上位而让小白加害她啊。

她不禁又将目光撇向门口那两个还在偷看的身影,瞬间明白过来!

赵姨娘出谋划策是假,想借机除掉小白才是真!

这个小白,真是笨得可以!

许娡终于能够理解太夫人为何有那样的眼神一闪而过,因为她刚刚也是那样的情绪。

赵姨娘不费摧毁之力就除掉了小白,还有意外收获小青,对她们来说,简直是大快人心。

她们明知道许娡不好对付,也知道此次一定除不掉许娡,但是万一许娡就喝了那酒呢?当然了,喝与不喝,小白都难逃一死。

既然结果一样,她们就不纠结了。

本来太夫人想把她交给官府的,但是许娡却以“她是许家的人”为由,把人要了过去,最后还是按照许娡的想法,叫许家的人给接走了。

她之前问过许世杰,知道许家的下人犯错,大多是发配到边境一些贫瘠地区做矿工,自生自灭,她一个女孩子,估计在那里也活不长,权当是对她的惩罚吧。

如此,她也没有违背对小青说过的话。

闹腾了一宿,待天快亮时,许娡才想起问花影:“侯爷那边怎么说了?”

花影犹豫了一下,说道:“说来奇怪,一直没有消息传出来,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凭空消失?”许娡疑惑,难道还能像她一样穿越了?

“不行,我得去找找。”她担心宫吟飞的安危,起身想换夜行衣,却是一阵头晕目眩,跌坐在床上。

“夫人,你没事吧?”花影赶紧去扶,倒了被茶给她喝。

许娡从来没有这样的状况,估计是接连失去小青和小白的缘故,带给她的打击太大了吧。

她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稍稍定了定神,仍旧想要去寻找宫吟飞:“去把我的夜行衣拿给我。”

“夫人。”花影劝道,“你身体不太好,不如今晚歇歇吧,侯爷身边还有丹青,皇上身边也有侍卫,相信不会有什么事的,可能是小厮偷懒……”

见许娡摇头,她也没再继续说下去。

许娡怎会相信是小厮偷懒呢,那可是花影的跟班,办事最得力的。

可是她的身体又实在有些吃不消。

正挣扎矛盾间,门外传来紫烟的声音:“侯爷回来了。”

许娡立即来了精神,下炕去迎,见宫吟飞一脸凝重地走进来,就知道出事了。

打发丫鬟们下去,许娡抓着宫吟飞的手腕问道:“出什么事了?”

宫吟飞重重地叹了口气:“皇上他……驾崩了。”

“什么!”许娡不禁倒退一步,难怪一点消息都打探不到,若是平常,即便不派人去打听,宫吟飞也会想方设法派人来告诉她情况的。

宫吟飞点了点头,叮嘱道:“我们已经将皇上身边的人都杀了,没有人知道皇上已经驾崩,我们连夜又将皇上运回宫中,目前停放在皇上的寝宫。”

许娡能明白宫吟飞的担忧,毕竟太子还小,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她郑重的点头:“我知道,我不会乱说的。”

宫吟飞拍了拍她的手:“我们只能拖延几天的时间,他们迟早会知道的,所以一切都要提前准备了。”

许娡明白他的意思:“我待会就回津州一趟,争取明晚之前就回来。”

宫吟飞点头,以许娡的身手和速度,是绝对有可能的,虽然不想让许娡牵扯进来,但经过这半年多的接触,他发现许娡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女子,是不甘心依附于男人背后的女子,虽然说出去有些丢脸,居然叫自己的妻子抛头露面,但事到如今,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因为他知道,一旦让觊觎皇位的人得逞,那宫家都不会有好下场,连带着许家也不会好过。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也已经在这条路上走了这么久,不成功便成仁吧。

许娡强忍难受的感觉,换了夜行衣,连夜去了津州。

待许娡走后,花影将这一夜发生的事情说给宫吟飞听,宫吟飞对于如何处置小白表现的冷冷淡淡,反而是说到小青被毒死时,叹了句“可惜”。

然后花影又跟他汇报了许娡最近的身体状况,诸如贪吃贪睡,体乏等等。

因为许世杰是一早出发的,走的急,连夜就到了,下车却是见到了许娡,不由大吃一惊。

“娡儿!你怎么在这?”他还以为自己走错了路,又回到京城了,可是这里明明就是津州啊。

“我骑快马来的。“许娡也不多做解释,不过看自己的二哥马不停蹄地连夜赶回来为她传信,心里也是一阵感动,话不多说,拉着许世杰进了宅门。

天刚刚大亮,许明和何氏已经起身,见许娡拉着许世杰进来,还以为是自己做梦,忙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确实是他们俩。

“娡儿?世杰?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昨晚没听说啊。

许娡笑着给他们请安:“我们才到的。”

许明许久未见许娡和许世杰,拉着这个看看,那个瞧瞧,见一个也没瘦,不由欣慰地点点头。

眼下可不是思念亲情的时候,许娡挽着许明的手说:“爹,京城那边出事了。”

许明见许娡表情凝重,意识到绝非小事,便将许世杰和何氏打发出去,拉了许娡的手坐下:“是不是侯爷那边出事了?”

“不是,不过也快了,爹,你知道吗?皇上他……”许娡便将事情跟许明说了。

许明闻言起身在原地打转,一时慌乱不知所措:“如今要怎么办呢?”

许娡起身扶他坐下:“爹,你就别担心了,跟我们没多大事情。”

许明急得擦拳磨掌:“怎么会跟我们无关呢,这要是侯爷败了,你作为他的夫人,我们作为你的婆家,一定会受牵连的。”

许娡见许明这样说,便顺着他道:“既然有关系,总要做些什么才好。”

“是啊。”许明满面愁容,“可是咱家除了钱,什么都没有。”

许娡笑道:“这才是侯爷最需要的呀。”

许明听许娡这样说,明白过来,原来她是回来找自己拿钱的。

“也好。”许明挣扎了一下,“侯爷要多少?”

许娡伸出一根手指。

“一亿两?”许明一阵肉痛,“女儿啊,我已经给了他两亿两了。”

许娡晃晃手指道:“不是一亿两,是爹十分之一的财产。”

“什么!”许明大惊,眼神躲闪道,“你爹我十分之一的财产哪有这个多。”

许娡不以为然:“爹,你就别藏着了,吟飞他已经派人调查过了,不算你藏起来的,单是可是调动的十分之一就有十亿两白银呢。”

“混账!”许明听了生气,“他怎么可以调查自己的岳父!”

许娡假装生气:“还多亏他调查了呢,不然我都不知道爹是这么偏心的。”

许明不解:“我哪里偏心了?”

许娡便说道:“爹你口口声声说疼我,给我的嫁妆却是那么一点点,你觉得这不算偏心吗?”

许明赶紧澄清:“诶呦我的宝贝女儿,嫁妆那么多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被你家男人用了吗?放心,你的那份爹给你留着呢,等我死了,统统给你。”

许娡也只是开了个玩笑:“爹!什么死不死的,我只是随口这么一说。”

许明却不这么认为,只道嫁出去的女儿如泼出去的水,不过许娡既然肯帮宫吟飞,就证明宫吟飞对她还不错。

他挣了一辈子钱,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家人过上好日子么!既然女儿幸福,那十分之一的财产又算得了什么?

他深深地看着许娡,问道:“侯爷是真心待你好的吗?”

许娡不解:“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许明觉得这个问题简直是多余,自己的女儿,什么脾气他会不知道吗?若是宫吟飞有一丁点对她不好,她会忍气吞声到现在?

于是大掌覆上许娡的手背:“好吧,既然是为了姜国的江山社稷,爹也豁出去了。”说着掏出一个名牌给她,“这是爹的唯一名牌,你拿着这个牌子可以到家里的银号去划钱,随便多少。”

随便多少!许娡眼睛一亮,如此,便用不着江家帮忙了?R115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