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88:太子

088:太子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264  |  更新时间:

宫吟飞却不以为然:“我们最初也不过五万精兵,既然我们都能想到从五万兵马扩招至八万,难道他就想不到吗?而且沧州离京城又有一段距离,所谓天高皇帝远,他更可以明目张胆的招兵买马,你别忘了,他岳丈可是户部尚书。”言外之意,可以“名正言顺”花国库里的钱。

正因为如此,贤德贵妃宫若雪才想到让宫吟飞也娶个有钱的做靠山。

丹青闻言也是一阵后怕:“还好我们赶在定安侯之前下了懿旨,不然夫人可就成了定安侯夫人了,到时候一公一私双管齐下……”他不敢再说下去。

宫吟飞靠在椅背上揉了揉眉心:“希望太子可以尽快成长起来。”

正说着,门外有小太监高声唱诺:“太子驾到!贤德贵妃驾到!”

宫吟飞忙起身相迎,和丹青跪在门口。

小太子姜齐蹦蹦跳跳跑进来,见舅舅跪着,忙去扶他:“快起来,快起来,我只是无聊过来瞧瞧,不必行此大礼的。”

“齐儿!”门外传来贤德贵妃的训斥声,“他虽是你的舅舅,却更是你的臣子,理应叩拜。”

监国这些天来,贤德贵妃无时不刻不在在叮咛他、嘱咐他、说教他、训斥他……

只怪她平时把姜齐保护得太好,如今想让他独当一面,真是难上加难。

到如今,姜齐还不大理解太子的职责,只是在贤德贵妃的叮咛嘱咐说教训斥之下,被动的做出一些与他年纪不符的,一国之君该有的态度。

一天两天还挺新鲜,可是时间一长,姜齐便起了叛逆之心。

越不让他做什么,他就越要做什么。

例如今日来找宫吟飞,也是他一时兴起的主意。

因为贤德贵妃再三告诉他,不要去烦扰舅舅,舅舅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做,公务繁忙。

于是他就跑来了。

行了跪拜之礼,宫吟飞起身,让丹青带着姜齐出去玩,然后把刚刚密函上的内容告诉了宫若雪,又说道:“就算打赢了,太子如此顽劣,也不会顺利登基的。”

不用宫吟飞多说,宫若雪担心的就是这件事情。

历史上,早有以皇帝年幼不能亲政为由,逼迫其退位的先例,若是有个位高权重的老臣做辅政大臣还好说,偏偏太子党的人都是年轻有为的,多数有才干却没有威望,这也是太子党的不足之处。

而二皇子那边刚好与太子党相反,其中不乏有元老级别的重臣在那边。

可是有利就有弊,那些重臣的后代多数都有官二代官三代的通病,也就是说,一旦这些年老的死了,二皇子一党就等同于一帮酒囊饭袋。

这也是太子党不去拉拢老臣的原因。

宫若雪一脸严肃地握着宫吟飞的手臂,说道:“无论如何,也要保住齐儿的皇位,不然我们宫家就完了。”

“这是自然。”宫吟飞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姐姐放心,我会尽力的。”

送走了宫若雪,又来了宫家的小厮。

“侯爷,黎国的江公子下午来找过夫人,两人在客厅谈了小半个时辰,许家二小姐也在场。”

真是一刻都不消停,宫吟飞真的要被这些事情搅得焦头烂额了。

这边还没处理完呢,家里又有事情,看吧,明天肯定有以此做文章的奏折出现。

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宫吟飞打算回府,因为政务再忙也不是一天就能忙完的。

回到正房,换下官服,沐浴之后穿上家常的直裰,宫吟飞感觉轻松多了。

吃饭的时候,他并没有提及江影来过一事,因为他想知道许娡会不会主动跟他说。

“对了,有件事跟你说一声。”许娡夹了一筷子虾仁放在宫吟飞碗里。

宫吟飞挑眉,是要说江影的事了吗?

许娡见他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便说道:“我明日将最后的八千万两银子给你提出来,这样一来,就正好够数了。”

对此,宫吟飞不得不佩服许家的财力,短短几天就可以筹集到这么巨额的财富,不愧是姜国的首富。

“好啊,也差不多够了,眼下只等海外的那批军火了,听说那大炮是纯铜的,一炮可以打很远。”宫吟飞心不在焉吃着碗里的饭菜,他想听的不是这个好么。

“还有一件事。”许娡又夹了一筷子菜到他碗里,“就是你妹妹宫若楠与我二哥许世杰的婚事。”

“很好啊,既然他们彼此喜欢,就成全他们好了。”宫吟飞皱眉,也不是这件事好么。

许娡放下筷子,一本正经道:“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打算在国丧前帮他们把婚事办了,不然还要等三年。”也就是说,在皇上的死讯还没有公布之前。

宫吟飞稍微回了点心思,点头道:“应该的,这件事情你看着办好了,家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许娡得了首肯,自是满心欢喜,这可是她第一次做媒,虽然是在国将大乱的前提下,不过还是让她小小的骄傲了一回。

撇开媒人的身份,她以许家大姑奶奶的身份对宫吟飞道:“放心,你妹妹到了许家不会受委屈的,我们许家可是上下一条心,和睦得很。”

宫吟飞皱眉道:“听你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呢?”

许娡小人得志似的吐了吐舌头,才不管他怎么想呢。

“你就没别的话要说?”宫吟飞忍不住问道。

“别的话?”许娡想了想,“没了,我饿了,吃饭。”其实心里知道宫吟飞想要问什么,但是她觉得她跟江影见面这件事情实在不值一提,说出来反而叫人起疑,不如不提。

晚上睡觉的时候,宫吟飞竟然失眠了!

他翻了个身,背对着许娡,自嘲道:“宫吟飞啊宫吟飞,小厮不是已经说了吗?当时许家二小姐还在场呢,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再说了,你要是疑心的话,自己可以问啊,问又不敢问,还纠结个没完,真是够了!”

“你怎么还没睡?”许娡用手肘撑着身子,“翻来覆去的,已经第十五次了。”

十五次?她居然数得清!宫吟飞听出她的语气有些不耐烦,问道:“怎么?吵到你了?”

当然了,我明早还要筹备许世杰和宫若楠的婚事呢!许娡这样想着,但想到宫吟飞可能是因为白天的烦心事太多造成的失眠,所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是说道:“没什么,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宫吟飞见许娡重新躺下,虽然自己还是睡不着,却是不敢再动弹了,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许娡的身影直到天亮。

由花影服侍着起床,简单吃了早饭,便去上朝。

朝堂上,二皇子一党果然参了宫吟飞一本,内容无他,正是昨天许娡会见江影一事,被说成了宫家与黎国暗中勾结这么严重。

虽然在宫吟飞的意料之中,却仍叫他哭笑不得。

事后,姜齐单独来找宫吟飞。

“舅舅,你信吗?”他拿了本奏折在宫吟飞面前晃了晃,稚气的脸上满是好奇。

宫吟飞见他手里拿着的正是参他的那本,不由反问道:“太子殿下如何看这件事呢?”大有试探他的意思。

“我当然不信了。”姜齐一副这还用问吗的表情,一双像极了宫吟飞的浓眉大眼眨啊眨的,“谁还没个远方的朋友?更何况舅妈是商女出身,而商人要将生意做大,必然要结交五湖四海的朋友,就像是我们这次从外海进的一批军火,若没有许家出面,会这么顺利吗?如果我是你,我不仅要相信舅妈,还要感谢她为我做的这些事呢!”然后他将奏折给了宫吟飞,悄悄在他耳边说道,“所以啊,我偷偷把折子抽出来了,没有递到皇祖母那里去。”

宫吟飞闻言不由讶然地看着身旁这个还不及他肩膀高的小男孩。他这一番话,虽然直白,却意味深长,竟是将他纠结了一宿的问题,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是啊,他和许娡现在不仅是夫妻,更是盟友,从盟友的角度去看,许娡确实是全心全意在帮宫家。

而他昨晚是以丈夫的身份去看,难怪泡在醋坛子里出不来呢。

可见同一件事情,从不同的角度去看,会是完全不同的理解。

“舅舅,你在想什么呢?”姜齐见宫吟飞半天不说话,歪着脑袋问他。

宫吟飞回过神来,摸了摸姜齐的脑袋,突然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齐儿,你想做皇帝吗?”

“奇怪。”姜齐觉得这个问题好傻,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我不就是吗?”

宫吟飞怔愣了一下,跟着笑起来:“没什么,我随便问问的,你去玩吧。”

“去玩喽!”姜齐便兴高采烈地跑走了。

宫吟飞直起身子,看着姜齐跑远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错了,他们不该以大人的角度去要求他,或许,姜齐会是个年轻有为的好皇帝也说不定。

毕竟,没有规定皇帝就一定非要是老成的。

宫吟飞突然觉得豁然开朗起来,连晚饭都忍不住多吃了几碗。

心情好了,也吃饱了,就该想歪歪了。

所谓饱暖思yin欲,就是他此时的写照。

许娡用布巾擦着身上的水珠,怨念地横了宫吟飞一眼:“警告你啊,不许再要了,不然你给我滚到炕上睡去。”

宫吟飞讨好地伸出一根手指:“最后一次。”

“不行!”

“就一次。”

“我说不行就不行。”

“来嘛,我保证是最后一次。”

“不行……啊!别碰我,走开走开……啊!讨厌死了你,嗯~~~啊~~~”R115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