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90:全胜

090:全胜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339  |  更新时间:

然后再以许娡和丹青的冲锋小部队,逐批剿杀。

再以一批精兵又最外围包抄围剿,很快,二皇子的军队便成了一盘散沙。

但是二皇子一党也不是吃素的,在损兵折将之后,重新制定战略,打算用新购置的军火武器大炮来攻打他们。

许娡为此笑了一整个晚上。

并于三天后的晚上,率领全军冲入敌军军营来了一次毁灭性的打击后,活捉了二皇子。

二皇子被抓住的时候,还反咬一口太子党,污蔑宫吟飞弑君,并和黎国暗中联盟,蓄意夺权等等。

如此,宫吟飞也算知道那谣言是谁传播出去的了。

“好你个江敏!”身后传来一声厉喝。

江敏,是二皇子的名字。

二皇子一听有人竟胆敢直呼他的名讳,更是了不得,简直受了奇耻大辱一般,哭天喊地想要找皇后。

“让他找去,朕看他母后敢不敢替他求情。”又是从身后传来的声音。

二皇子一愣,刚刚就听这个声音熟悉,还没反应过来,如今再听,这声音怎么好像是……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营帐内的所有人,全都朝着二皇子的方向跪拜下去。

这下二皇子懵了,不可置信却又不敢回头,他知道他死定了。

心中咬牙,气自己一时失策中了宫吟飞的奸计了。

他告诫自己要冷静,不能因为父皇“死而复生”就自乱阵脚,为今之计,只有劫持了父皇,让他真正归天才有一线生机。

对,就这么做。

他思忖间,许娡已经悄悄起身溜到皇上身边,因为从二皇子的眼神中,她读出一些信息就是:无毒不丈夫。

果然,二皇子是这么做的。

可惜,许娡在他动手前,已经先行用薄薄的刀片在他手腕上划了一圈,结果他的整只右手就掉在了地上。

二皇子大愕呼痛。

皇上虽早有预料,却仍觉得心痛和失望,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大皇子死后,他一直把他看作是自己的嫡长子,且姜齐年幼,这太子的位置还指不定是谁的,他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

皇上踉跄几步才稳住了身形,脸色苍白,颤颤巍巍指着二皇子道:“朕的好儿子,朕的好儿子啊……”

这时候,侍卫也纷纷上前来保护圣驾,许娡便退出了营帐,因为她讨厌看到这种骨肉相残的场面,反正二皇子最后的下场,无非就是个死,知道已经知道了结果,她就不在乎过程是什么了。

看着晴朗的夜空,许娡并没有觉得轻松,反而是一阵阵的失落和担忧。如今虽除掉一个二皇子,但还有很多个像二皇子一样觊觎皇位的人存在,他们有能力除掉一个,但并不表示可以除掉第二个,第三个。

皇位之争本来就是很血腥的,即便小太子姜齐顺利登基,将来的路也不会好走,毕竟没人愿意与一个小孩子俯首称臣的。

在他漫长的成长过程中,就得全靠宫吟飞扶持了,如此,宫家的担子就又重了。

许娡突然叹了口气,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为何这般叹气?”宫吟飞早看到许娡偷偷离开营帐,将二皇子收押之后,便出来找她。

见月色下,一抹清丽的身影站在土坡上,宫吟飞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就好像,许娡并不属于这里。

于是他赶紧走过去,却是听到了她的叹息声。

许娡早就觉察到他的脚步声,听到他问,却没有回答,只是笑着看向满天的繁星:“吟飞,你觉得我们会过上平静的生活吗?”

宫吟飞也站到土坡上,同她一起仰望星空,沉默了一会,说道:“等到太子大婚之后,应该就可以平静了吧。”

许娡转头看他:“你也不确定是吗?”

宫吟飞与她对视道:“这就是依附皇室的宿命,既然选择了这条富贵路,就注定不会平静的。”

许娡“哎”了一声,点点头道:“是啊,老天其实是公平的,让你享受一生的荣华富贵,就要让你用其他重要的东西甚至是命来换。”

宫吟飞将她揽在怀里:“你明白就好,我会尽快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许娡靠在他怀里,伸手圈住他的腰身。她自然知道宫吟飞所说的“好日子”是指什么,但仍忍不住打趣道:“现在不是‘好日子’吗?”

宫吟飞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鼻子,宠溺道:“你说呢!”

随着二皇子被抓,二皇子一党算是彻底覆灭了。

许娡想不到宫吟飞竟隐藏得这样深,竟是同皇上联手演了这一出戏,为的就是叫皇上亲眼看看他的儿子们有多“孝顺”。

“其实你早该告诉我的。”许娡坐在临窗的大炕上,手里在剪一对喜字,嗔怪道。

宫吟飞歪在她对面,手里看着许娡的《古姜轶志》:“你说说为什么?”

许娡瞪他:“这样我几不用火急火燎忙着二哥与宫若楠的婚事了啊,害我以为要守三年的国丧。”

宫吟飞轻笑出声:“就算没有国丧,你难道会推迟?”

许娡做了个鬼脸:“你懂什么,这叫趁热打铁。”

宫吟飞笑着打趣她:“我看明个我该拟个折子,叫皇上别封你做一品夫人了,改做一品媒婆得了。”

许娡咂了下嘴:“别把我叫得那么老好不好,要是叫我红娘呢,我倒是可以接受。”

宫吟飞迎合她道:“是呢,我的一品红娘。”

忙完了许世杰和宫若楠的婚事,宫里那边传来消息,二皇子被发配远疆,永不召回。

许娡听到这个消息,却是松了口气,虎毒不食子,看来皇上还是很仁德的。

“对了,听说皇上派丹青押送二皇子?”许娡夹了一筷子虾仁放到宫吟飞碗里。

宫吟飞最近都在忙二皇子谋逆一事,还有许多二皇子的余党要清除,累是累点,但终于是解决掉一大障碍,而且今天终于有了结果,所以他连吃饭都觉得特别的香。

点了点头,动作优雅地吃着碗里的菜,说道:“皇上怕有二皇子的余党半路劫人,所以特命丹青去的,他本就是正四品的二等护卫,不过我看,回来之后恐怕要升官了。毕竟这也算功劳一件,再加上出使黎国,护驾有功等等,估计升到正三品是不成问题的。”

许娡就有些抱不平:“他都升官了,你呢?”

宫吟飞不以为意道:“该是你的就是你的,急什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句话没听过吗?再说了,登高必跌重,我现在过得挺好,没什么不知足的。”

话是这么说,但皇上一点表示都没有,许娡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

“对了,二皇子好歹也是皇子,不能太委屈了他,帮我带两个礼物过去。”许娡突然想到这个,说道。

“礼物?”宫吟飞有些诧异地看着许娡,“什么礼物?”

许娡用下巴指了指后院的方向:“那两个姓赵的,我不喜欢,把她们赏给二皇子吧。”

宫吟飞嘴角一抽:“这都被你想到了……”真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啊。

打发掉两个赵姨娘,送走了二皇子,许娡又在忙江影和许婕的婚事。

这件事情就比较难办了,因为江影的要求实在太过分!

“不行!我只听说女方管男方要聘礼的,没听说还有男方厚脸皮跟女方要嫁妆的,你爱娶不娶,我妹妹又不是嫁不出去!”许娡拂袖坐在椅子上,这已经是他们第五次谈判了。而谈判的内容竟然是为了嫁妆的问题,实在是够奇葩的。

江影假装不解:“我又没要你家的银子,不就是一块没人要的沙地嘛,干嘛那么小器!”

小器!那块地是许娡花重金聘人勘测出来的,那地底下可有石油,只是设备不足还来不及开采而已。

“谁说没人要了?你少给我动歪脑筋,要石油你自己不会找啊。”许娡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不得不佩服江影的眼光,因为目前无论是姜国、黎国还是苗国,对石油这种东西都知之甚少,只有少不分富贵人家用来照明和制墨,他是如何得知石油的前景的呢?

其实,这块地原本是算作许婕的嫁妆里的,可是许娡实在舍不得,最后用两个庄子给换了回来。

但这事被江影知道了,派人过去查看之后得知是一块油田,立刻过来找许娡评理。

“你也太贪心了吧,连你妹妹的嫁妆都要霸占。”江影不服气道。

许娡不以为意抱着胳膊道:“随你怎么说,那块地我说什么都不会给你的,反正已经过户到我名下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有本事你报官去!”

报官!官哪有你大啊!江影气得咬牙:“好歹我还帮你拖延二皇子呢,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是不是应该表示表示。”

许娡理直气壮道:“把许婕嫁给你就是表示了,你还不知足,信不信我许家悔婚啊?”

江影知道许娡一定做得出来,赶紧服软:“好好好,我不跟你计较这个,还是说那块地吧,你到底给不给。”

“不给。”许娡直接表态。

江影假装威胁道:“好,你不给,我就不打发我那两个小妾。”

许娡才不怕他的威胁:“你不打发,我们就悔婚!”然后高声向外道:“花影,去叫许婕来,告诉她咱们不嫁了,姐姐我再另给她觅个好人。”

“哎哎哎,不带这样的,我聘礼都下了好吗?”江影见她来真格的,赶紧拦住她。

“那算什么,反正又没动,再如数退还就是了。”许娡假装还要出去叫人的模样。

江影终于服软:“好了,我怕了你了,那块地我不要了还不行嘛。”就差跪下来给她磕头认错了。

许娡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嗯,我的好妹婿,孺子可教。”

江影便黑着一张脸。R115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