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091:有喜(完结)

091:有喜(完结)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816  |  更新时间:

忙完了江影和许婕的婚事,许娡本以为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因为最近实在觉得太累了,即便是热热闹闹的喜事也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不想宫里又传来消息。

“皇上驾崩了!”

许娡扑哧一声笑出来:“这次又想骗哪位皇子造反啊?”

宫吟飞料到许娡是这个反应,双手握住她的手臂,神色凝重道:“这次是真的驾崩了。”

许娡的笑容瞬间僵在那里:“真的?”

宫吟飞深深地点了点头。

许娡喘了口气,问:“什么时候的事?”

宫吟飞说道:“早朝的时候,皇上突然昏厥,太医诊治了一下午,依旧无力回天。”

许娡表示惋惜,才对这个皇上的印象好起来,他就没了。

“节哀顺变啊吟飞。”她拍了拍宫吟飞的肩膀,安慰他道,因为她跟这个皇帝实在不熟,连面都没见过几次呢,更别说是感情了,所以他的死讯对她来说,不过是则新闻,听听而已。

但是随即又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问道:“皇上传位给谁了?”

却见宫吟飞的眉头越皱越深,许娡不禁担心起来:“难道不是太子?那会是谁?”

宫吟飞不说话,只是继续皱着他的眉头。

“你快说话好不好?别让我着急。”许娡是真的害怕着急了。

宫吟飞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摸了摸许娡的头:“笨蛋,都昏厥了,还怎么传位?”

许娡惊喜道:“那么皇位还是太子的?”

宫吟飞点头:“嗯哼!”

“耶!”许娡跳着扑上去,“太棒了,我们终于胜利了。”

宫吟飞借势抱住她转了一圈:“是啊。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

许娡兴奋地抱着宫吟飞的脑袋,吻了下他的额头道:“让我想一想,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呢!”是去游山玩水?还是游山玩水?

宫吟飞抱着她坐下来。神情**地瞄了一眼二人的坐姿,说道:“你说我们这样该做什么呢?”

许娡这才注意到自己是骑坐在宫吟飞身上的,但是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羞红了脸,因为今天实在是太值得她庆祝一番了。

非但没有推拒着他,反而两手一推,把宫吟飞给推倒了。

她以女王般的姿态勾起宫吟飞的下巴。挑眉诱惑道:“想不想来点刺激的?”

宫吟飞哪里见过许娡这般。顿时起了兴致,挺了挺腰身,也是一副邪魅姿态:“好啊。怎么玩?”

“哼哼!”许娡邪笑着靠近宫吟飞,轻覆在他耳边,小声道:“刺激的当然就是……”

“是什么?”宫吟飞已经等不及了。

许娡故意不说,就是想让宫吟飞迫不及待,故意将呼吸喷在他的耳边,不一会,他的耳廓便红了。

她一脸坏笑地用手指轻轻描画着宫吟飞的轮廓。从眉眼到锁骨,再到胸前……不过这衣服实在衣服太碍事了。

许娡挑了挑眉毛,双手扒住他的衣襟,笑道:“刺激的当然就是强暴你了!”

然后就听撕拉的一下,衣料破碎的声音。

花影在屋外听着声音不大对,正要进屋看看是什么情况。就被宫吟飞破碎的衣料遮住了视线。她拿下来一看。竟然是宫吟飞的雪白中衣!忙眼观鼻鼻观心地退了出去,留下一室的旖旎。

在这之后。宫吟飞又忙起来,不但要操持皇上的丧事,还要筹备太子的登基大典,亏了他还年轻,不然肯定就累垮了。

皇上出殡之后,悲伤的气氛就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新皇登基的喜悦之情。

许娡坐在家里感慨,自己年纪轻轻,竟然就成了两朝元老了,真是世事难料。

新皇登基的第二天,按例,新皇后要在后宫设宴,受群臣女眷们的朝拜。

可是太子还小,尚未大婚,但是这个礼节还是要有的,于是朝拜会就成了谈笑会。

许娡一直嫌弃宫里的饭菜难吃,无论姜国还是黎国,但是今天却不一样,她的心情包括她的身份都不同了。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先皇对宫吟飞一点表示都没有,原来是把这个拉拢的机会留给了新皇。

就在新皇登基当天,宫吟飞被封了宁国公,她也跟着水涨船高了,成了超一品的宁国公夫人。

一连吃了几个蹄髈,许娡意犹未尽地看着凤座上的宫若雪,明显发福了,眼下最得意的应该就是她了吧。

宫吟飞端着酒杯应酬,却不忘时刻关注许娡的吃相,见她吃了那么多还要吃,不禁问道:“你吃那么多肉,不腻吗?”

许娡摇头道:“不腻啊。”

宫吟飞就奇了:“平时你不是最爱吃素?”不然哪能这么瘦。

经她这一提醒,许娡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不是怀孕了吧?

宫吟飞看着她的眼神奇怪,随即联想这一段时间来许娡的反常,诸如贪睡贪吃,身体乏累,尤其是智商还便低了,不由怀疑道:“你该不会是……”

“怎么了?”宫若雪端坐在凤座上,看着下首的弟弟和弟媳妇眉来眼去,不禁好奇问道。

宫吟飞忙在许娡说话前先开了口:“太后,恐怕我夫人是有喜了。”

“真的!”宫若雪又惊又喜,赶忙传太医来给许娡把脉。

太医当然是太医院最好的,反复诊脉询问之后,很肯定的说道:“已有孕四个月。”

“四个月!”宫若雪诧异,责怪宫吟飞道,“你怎么不早说!”这四个月发生了多少事,万一害许娡小产或是什么,她这个做姐姐的,如何安心?

宫吟飞也很惊喜交加,上下看着许娡,却是不敢碰,害怕一不留神就碰坏了似的。激动道:“是微臣疏忽了,微臣该死。”

许娡却是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太医都说没事了,太后就别怪吟飞了。”其实从第一个月月事没来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只是她不想肚子被人盯上,才特意交待花影不要说出去。

不过花影有偷偷提醒过宫吟飞,告诉她许娡有贪睡乏累的现象,只是宫吟飞年纪还轻,没往这处想就是了。

许娡才出宫门。怀孕的消息就传到了许明的耳朵里。许明大掌一挥:“来人啊,把那块纯金打造的实心长命锁给大姑奶奶送去,就说是我这个准外公送给未来外孙的见面礼。”

“还没出生就送见面礼了。小心折了孩子的福。”何氏嗔他一句,“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外孙?万一是外孙女呢?”

许明摆摆手道:“生在那样大富大贵的人家,怎么会是没福气的?只怕福禄大着呢,无论是外孙还是外孙女,还有一半是我许家的血脉呢,他宫吟飞要敢对不住娡儿。我就撤掉国库里的钱。”好吧,现在国库吃紧,都被二皇子败光了,全凭许家支撑着呢,他确实可以用这个威胁宫吟飞。

宫吟飞撑着手肘歪在枕头上,陪着许娡看书。突然没由来地浑身一抖。

“怎么了?你冷?”许娡问了一声。如今已经怀孕八个月了,再过两个月就瓜熟蒂落了。

宫吟飞不在意地耸了耸肩膀:“大概又是你爹在说我的坏话吧。”

许娡笑道:“他老人家也是希望你对我好。”

宫吟飞哭笑不得道:“我对你还不好吗?”

许娡翻了翻眼睛。故意气他:“你现在对我好是因为我怀了你的孩子,谁知道孩子生下来之后你对我是怎么样的?”

“我的祖宗。”宫吟飞握住她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无论是你还是孩子,都是我宫吟飞此生的礼物,我会珍惜的,退一步讲,我可不想让江影钻了空子。”

许娡忍不住笑起来:“就知道你一直在吃他的醋。”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连婴孩的哭声都显得特别嘹亮。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是位皇子。”产婆从产房里出来,向皇上报喜。

“恭喜皇上了。”前来陪产的人纷纷道贺。

当初还只是小孩的太子姜齐,如今已经成人,娶了皇后,还有了自己的儿子。

作为宫家的人,终于能够彻底安心了。

宫若雪迫不及待想要抱抱自己的孙子,却不忘感谢前来陪产的许娡,问道:“宫艺和宫然怎么没来?”

许娡笑道:“他们太闹了,怕扰了皇后。”

“怕什么,人多才热闹呢。”

宁国公府的后花园。

两个半大的孩子正扭打一团,而两个眉清目秀的小女孩站在旁边焦急地“观战”。

“不许抢我妹妹!”一个年纪稍长,浓眉大眼的小男孩撕扯着一个矮他一头,同样很漂亮的小男孩的衣领,“妹妹是我的!”

那个漂亮小男孩丝毫不让那个浓眉大眼的,吵吵道:“我爹说了,你妹妹早晚是我的。”

“你胡说!”大眼小男孩抬脚就踹,“我娘才不会同意呢!”

那漂亮小男孩不服气道:“不信你问你爹去!”

“问就问。”大眼小男孩突然停下手来,跑过去拉起其中一个小女孩的手,“宫然,我们找爹评理去!”

正院书房,宫吟飞正在练习书法——年纪大了,爱好果然就不一样了。

突然两个小孩闯进来,宫吟飞扫兴地皱了皱眉头,故意作出生气的表情:“宫艺宫然,怎么这么没规矩!”

小女孩宫然走过去怯生生拉了拉宫吟飞的袖子:“爹爹,别生气了,是我们不对。”

宫吟飞的表情立即化开了,蹲下来搂着宫然:“还是宫然最乖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宫然看了宫艺一眼,宫艺立刻委屈地哭起来,扑到宫吟飞身上:“爹爹,有人要抢我妹妹。”

宫吟飞了然笑道:“哦?是谁这么大胆子,敢抢你妹妹呀?”

宫艺便指着门外后花园的方向:“就是江林宣那小子。”

宫吟飞忍不住笑出声来,点了点宫艺的小鼻子:“那你不会去抢她的妹妹来?”

小宫艺一听,咦?我怎么没想到呢?当即止住了哭声,抽搭着问:“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宫吟飞用另一只手搂着宫然。

“你就不能教点好的?”许娡端着点心走进来,“好好的孩子都被你教坏了。”

“娘!”两个孩子扑到许娡怀里撒娇。

许娡蹲下来拍拍两个孩子的脑袋:“江林宣和江婉榆是客人,难得才来咱们家玩,你是主人,要谦让懂吗?”随即起身将两个孩子推到门外,“去把客人叫过来,咱们洗手吃点心了。”

“吃点心喽!”宫艺和宫然一听说吃点心,刚才的委屈一扫而空,蹦蹦跳跳跑出去了。

许娡看着自己两个孩子欢快的身影,欣慰地笑起来。

宫吟飞搂着她的腰身,皱眉道:“这江影每隔一个月就把孩子送过来,目的不纯啊。”

许娡斜眼看他:“不是所有青梅竹马都能终成眷属的好吗?这种事情要讲缘分的。“

宫吟飞赞同的点头,伸手想要去揽她的肩膀:“就像我们?”

许娡啪的一下拍开他的手:“少贫了,快去洗手!”

(全本完)(未完待续)

ps:感谢各位小伙伴们一路以来的支持。新书《很萌很嚣张:第一女奸商》已经上传,喜欢的可以搜索一下哦,不是这个马甲啦哈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