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新文试读

新文试读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3130  |  更新时间:

第一章:卖身葬全家

细密的雨丝,无声洒落在姑苏城内每一个角落。

清明给人的印象便是如此。

仿佛只有下雨,才能烘托出清明的悲凉和伤感。

氤氲朦胧中,苏云欢和丫鬟翠儿,身穿重孝,一前一后跪在青石板的街道旁,各人头上插一根草标,身前用残破不堪的绸缎写着“卖身葬父”四个触目惊心的血红大字。

从穿越到现在,才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刚刚适应杜芸娘这个名字以及她的记忆,突如其来的变故便接二连三地发生在她身上。

全家被灭,房屋被烧,产业被夺,家族不容……

苏云欢觉得这世上大概没有比她更惨的了吧?

如今她只求把自己卖个好价钱,安葬全家之后,可以有路费到越都找她的未婚夫为杜家报仇。

“小姐,有人来了。”翠儿在身后小声提醒她道。

苏云欢快速扫了一眼,就见一个脑满肠肥的富家公子哥带着一帮狗腿似的跟班走了过来。

她知道这个人,是姑苏城内有名的“呆霸王”。

老话说,女要俏,一身孝!所以呆霸王一见苏云欢,立刻就走不动道了,大声念着绸缎上的字:“卖身……”四个字里,他只认得两个。

左边为他撑伞的跟班忙道:“少爷,是‘卖身葬父’。”

“这么惨呐!”呆霸王咧嘴,然后吩咐右边的跟班,“去问问,卖多少钱!”

没等那跟班开口,苏云欢便道:“我要一百两。”

“一百两!”呆霸王大叫一声,“我上个月在这买的小娘子也不过五十两。”

苏云欢懒得理他!

可呆霸王已然看上了苏云欢,于是一咬牙:“行,一百两就一百两,来福!给钱!”

苏云欢藏起一脸的嫌弃,感激道:“多谢公子施恩,三年之后,小女子必当信守承诺。”

“等等!”呆霸王拦住跟班,“怎么回事?三年?你是说三年之后你才卖给我?”

“是的。”苏云欢郑重点头。

“你脑子进水了吧?”呆霸王骂了一声,“女人多的是!爷我买谁不是买啊。”然后扬手一挥,“咱们走!”

“等等!”身后突然传来翠儿的声音。

苏云欢一惊,眼见着翠儿跪着爬到呆霸王跟前,匍匐磕了一个头:“公子,您买了我吧,我愿意做您的小妾。”可能是想到自己只是个婢女,又自降身价,“做通房也行。”

“翠儿!”苏云欢简直不敢相信。

“呦呵!”呆霸王正愁下不来台,这就有个送上门的。可当他细细打量翠儿的容貌时,又多了几分嫌弃:“就你这模样,我顶多出二十两。”

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被人当众贬低,无疑是一种莫大的羞辱。

但翠儿为了能够安生度日,不再跟杜芸娘风餐露宿,她只能忍辱负重。偷偷掩去眼中的泪水,朝呆霸王不住磕头:“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苏云欢险些跌坐在地上。翠儿是从小服侍原来的杜芸娘长大的,将近十年的感情,竟然不值二十两!不由自嘲一笑,这就是所谓的大难临头各自飞吗?

呆霸王给了翠儿银子,态度立马转变,拉长着声音催促道:“还愣着干什么?走吧。”

临走前,翠儿不忘跪在苏云欢面前,深深磕了一个头:“小姐,别怪奴婢忘恩负义,奴婢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不能没有依靠……”说着话,已是泣不成声。

苏云欢知道这也是人之常情,无力道:“我不怪你,你走吧。”

呆霸王可没功夫在这看主仆分别的戏码,催道:“行了行了,别墨迹了。”然后吩咐跟班,“拉走。”

“小姐……”

苏云欢直到看不见翠儿的身影,才瘫坐下来,看来今后只能靠自己了。

眼看雨势渐大,街上也没什么人了,她便打算“收摊”。

这时候,就听咣啷啷啷……

一锭十两的银子骨碌到苏云欢面前。

与此同时,头顶传来一个还处在变声期的少年的声音:“这是我家公子给你的。”

苏云欢闻声抬头,却在桐油伞下,看到一张矜贵清俊的脸庞。眉若远山,眼似幽潭,白净的脸上淡淡的没有太多表情;身穿织金锦缎长衫,腰束白玉腰带,头顶一顶精致的流云冠,看起来不过十**岁的年纪,却有着与他年纪不符的沉静和从容。

苏云欢不由多看了两眼,捡起银子:“多谢公子。可是我要三年之后……”

“谁要买你了。”他身旁的小厮说道,“这是我家公子善心,快去葬了你家人吧。”

听他语气虽不怎么好,却是这些天来唯一肯向她施予援手的人。

苏云欢望着他二人离去的身影,感激的心情无以复加。

虽然,这十两银子不能将杜家风光大葬,但买个墓碑,烧点纸钱什么的,还是绰绰有余。

杜家此次惨遭灭门,要不是母亲打发她到庙里还愿,估计也不能幸免。

如今家宅被烧,尸骨无存,苏云欢无法,只好象征性地找人砌了个衣冠冢。

跪在坟前,她发誓,定要找出真凶,为杜家报仇雪恨。

葬完杜家老小,这十两银子已用去大半。

苏云欢掂了掂手里仅剩的四两银子,要如何让这些钱最大限度地发挥它的作用呢?除了要把钱花在刀刃上,还要一番精打细算才行。

她首先找到一家不起眼的成衣铺子。

掌柜的岁数不大,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见苏云欢披麻戴孝的进来,不觉晦气地皱了皱眉,但开门做生意又不好把客人撵出去,只好硬着眉头上前问道:“姑娘要买什么?”

苏云欢环视一周,见店里大多是棉麻粗布制的成衣,心下一喜,她现在可买不起绫罗绸缎。可她随后发现,店里随便一件成衣的标价都在一两银子以上,又不禁肉疼。于是眼波一转,学着小丫鬟的语气,抱歉地对掌柜的施了一礼:“掌柜的,我家夫人说了,家中生变,她订的那批货先不要了。”

“不要了!?”掌柜的听了一惊,“难到是宋大人府上……”

苏云欢低头抹了两滴眼泪。

掌柜的便当她是默认了。当下擦拳磨掌,这可怎么办?那一百套布衫连定钱都没要,光本钱就二十几两,样式又普通,她说不要就不要了,叫他卖给谁去!

“姑娘!”掌柜的赶紧赔笑着给苏云欢作揖,“求姑娘跟你家夫人说说好话,不能不要啊,那一百套布衫老早就做好了,就在后头放着呢,不信我拿给你看。”说着,撩帘去仓房取了五套相同款式却不同颜色的布衫来,“姑娘瞧瞧,这可是我店里最好的双面斜纹布,瞧这光泽,瞧这手感。”

苏云欢摸了摸料子,确实比平纹布要光泽柔软一些,可为什么是男装啊!

“掌柜的,我也知道你的难处,可是这个节骨眼上,夫人手头也有困难。”苏云欢一脸为难地看向掌柜的,相信你懂的!

掌柜的反应比谁都快,立刻咂了下嘴:“这算什么事!咱们都是老主顾了。姑娘,你回去跟夫人说,只要夫人肯要这批货,我每件再降一百文,算七百文卖给她。”

苏云欢摇了摇头,伸出两根手指。

“两百文?”掌柜的求饶,“姑娘好歹也让我挣点。”

苏云欢笑了笑:“再降三百你也有得挣。”

她刚刚进门的时候,注意到柜台上摆放的斜纹布匹的售价是二百八十文,而一件衣服根本用不了一匹的布,也就是说,一件衣服的制作成本大约在二百文左右。

而像这种规模小的成衣铺里的裁缝,一般是按月给工钱,工钱也是固定的,也就是说,裁制衣服的手工费可以忽略不计。

苏云欢并不是吝啬的人,可如今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她必需能省就省。

掌柜的几番挣扎,叹了口气:“行吧,六百文就六百文,我这就叫人给夫人送过去。”

“现在不行!”苏云欢忙说道,“府里一团乱,夫人没功夫理会这个,这样吧,我先拿两件回去给夫人看看,顺便把掌柜的价格告诉夫人,若夫人觉得可以接受呢,我明天叫小厮来取。”见掌柜的有些犹豫,苏云欢又道:“你若不信,我可以先给你两件的钱,不过到时候你要记得还我哦。”一副很是担心掌柜的会私吞她钱的模样。

小丫头都这么说了,他再不答应,就显得自己小器了。

于是掌柜的便让她随意挑两件。

苏云欢给了钱,故意装作一副挑三拣四的样子,拿了一白一青两套布衫。

离开成衣铺后,她心虚地七拐八拐,绕了一大圈,才找了一间便宜又整洁的小型客栈。

-------------------------------------------------------------

这是我的新文《很萌很嚣张:第一女奸商》,是经商文,美男多多哦。

咳咳!书名有点“萌”,是在云,起,书,院首发的,据说可以互通搜索了,不过目前我还没有搜到,喜欢的小伙伴可以到那里去搜,顺便求收藏!

I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