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毒女为夫>新文试读二

新文试读二

本书:毒女为夫  |  字数:2761  |  更新时间:

选了走廊尽头最小的房间,苏云欢给了小二两文钱,跟他要了桶热水洗澡。

泡在温热的清水里,苏云欢长长地吁了口气。

这些天,接二连三的变故让她心力交瘁,但她没有自怨自艾,因为她坚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去做。

头一件大事,她要离开姑苏,到越都找她的未婚夫薛林坤。

从记忆中得知,杜薛两家是世交,所以苏云欢希望薛家可以助她找出真凶,为杜家报仇。

况且,她虽侥幸逃过一劫,但并不表示她就可以活下来。

好在这个杜芸娘,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见过她的人不多,今后只要隐姓埋名,应该就安全了。

这一夜,苏云欢睡了这些天来最安稳的一觉。

第二天起床后,到柜台结了账,苏云欢直奔运河码头——去越都最快的交通工具就是船。

结果到了码头被告知,上午那班船已经发走了,要等下午那班。

无奈,苏云欢只好掏钱买了下午的票,买完票便不敢走远,只在码头附近转悠。

可是码头的人实在太多,让本就不宽的道路更加难行。看着一辆辆寸步难行的华丽马车,苏云欢有感而发:还是没钱好啊。

中午的时候,为了省钱,苏云欢只在一个面摊上吃了碗阳春面。

即便如此,她手里的银子也所剩不多。光是船票就花掉她二两银子,还是下等“丙”舱里的末等“戊”位。

好容易熬到下午,苏云欢挤在排队等候上船的队伍中,摩肩接踵地往前移动。

她这个时候,脑子里是空的,是茫然的,只零星闪过一些杂乱无序的念头,直到听到水手的吆喝声:“丙舱戊位!”

苏云欢回神,以为轮到她了,正要招手示意,却见一个身穿玄色短褐,头发束得老高,手拿宝剑,腰间还别了个葫芦的俊俏男子将船票递给了水手。

船票!苏云欢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往怀里摸了摸,果然……

“他是小偷!”苏云欢想也不想,冲上前去想要抓他的胳膊,却被他不着痕迹的避开。

周围的人一听说有小偷,赶紧护包袱的护包袱,捂怀的捂怀。

苏云欢指着俊俏男子的鼻子道:“就是他,偷了我的船票!”

谁知,俊俏男子非但没有表现出做贼心虚,夺路而逃,反而厚颜无耻地回了她一句:“姑娘可不要诬赖好人哦。”

“姑娘!原来她是女的?”

“还真是!”

“让我看看……”

苏云欢心里一慌,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她并非刻意女扮男装,但被人当众揭穿还是觉得很难为情,恼羞成怒之下,挥拳就打。

谁知俊俏男子躲都不躲,抱着胳膊,一脸无赖地看着苏云欢的拳头举在半空。

原来是被身后的粗犷大汉抓住了手腕。

那粗犷大汉穿着码头统一的褐色马甲,露出的手臂比苏云欢的腰还粗。他轻易便将苏云欢拎了起来,怒道:“哪来的丫头,敢来码头闹事,没钱买票就滚远点。”

“啊!”苏云欢被他丢了出去,摔在地上,滚了几滚才停下。

待苏云欢忍痛爬起来,打算再与男子理论时,男子已经登上了甲板,并且堂而皇之地朝她挑了挑眉毛,一脸嚣张得意的表情进了船舱。

“混蛋!”苏云欢气得跺脚,她发誓,一定要宰了他。

可是接下来要怎么办?她的钱已经不够买船票了。

眼看着水手撤掉船梯,苏云欢急得团团转,正为自己的粗心大意懊恼不已时,一个还处在变声期的少年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姑娘,我家公子同意搭你一程。”

这个声音很熟悉,苏云欢闻声转身,见果然是昨天给她十两银子的小厮。

苏云欢顺着小厮手指的方向,见运河边停了一艘中等规模却极具考究的双层客船。

眼下也没有其他办法,苏云欢只好向小厮施了一礼:“多谢了。”

在小厮的带领下,苏云欢上了船,来到底层靠近船尾的客舱。

“委屈姑娘在这挤一挤了。”小厮说道。

这还挤?这里比她昨晚睡的房间还大呢!

苏云欢赶紧道谢:“这里已经很好了,替我谢谢你家公子好意。”

小厮摆了摆手:“不必谢了,到越都还要几天,姑娘先休息吧。”

船刚离了姑苏,苏云欢便光荣晕船了。

她也不想这样,可两辈子加起来也没坐过三回船,真的不能怪她。

好在出了客舱就是船尾,为避免弄脏人家的船,苏云欢毅然决定到船尾去吐。

直到把肠胃里的东西都倒蹬干净,她才好受一些,可被风一吹,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

这滋味比死还难受,却是随着一阵悠扬的琴声,稍稍有所缓解。

苏云欢不懂音律,却也沉浸在这优美的旋律中。

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定是那位公子弹奏的。

想到自己还没有亲自向公子道谢,苏云欢便不由自主的循着琴声,上了顶层的船舱。

这船的顶层,有一半是敞开式的,在船篷周围挡了青色纱帐,纱帐随风而动,带来一阵清凉甘甜的淡雅香味,是沉香的味道。

苏云欢好奇地往纱帐中瞅了一眼,果然见那位华冠丽服的贵公子坐在其中,虽然只是背影,却也清雅出尘。

与此同时,那贵公子也听到了苏云欢的脚步声,按住了琴弦。

苏云欢以为自己打扰了贵公子的雅兴,讪讪地缩了缩脖子:“不好意思,我听到琴声就上来了。”

那贵公子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倒了杯茶给她:“既然来了,坐下喝杯茶吧。”声音空灵悠远,仿佛从山谷中传来。

苏云欢光是听到他的声音就觉得神清气爽,再闻茶香更是沁人心脾,晕船感瞬间缓解大半。

于是鬼使神差坐到桌旁,捧起茶杯啜了一口,只觉清幽扑鼻,齿颊留香。

“那个……”苏云欢想着,总要说些什么才好,“我主要是来谢谢公子的。”

那贵公子也为自己斟了一杯:“举手之劳,不必挂心。”

苏云欢继续没话找话:“公子是第一次来姑苏吗?”

“不是。”那贵公子优雅地托起茶杯,闻了闻。

苏云欢“哦”了一声,忽然想起还没有自我介绍:“对了,我叫苏云欢,还不知公子名讳?”却见那贵公子的动作顿了顿,一副不愿与她有太多瓜葛的模样,不由撇了下嘴,暗骂自己讨了个没趣。

他却忽然开口:“在下韶华倾。”

韶华倾?好清冷的名字。苏云欢嘀咕一句,真是人如其名。

见她怔住,韶华倾闲问道:“之前听姑娘推说‘三年之后’,为何?”

苏云欢闻言,顿时脸色一沉,眼底闪过一道愤恨,紧咬牙关道:“是因为我在爹娘坟前发过誓,三年之内,必定找到仇人,为家人报仇。”

韶华倾听了,脸上并没有太多惊讶,他啜了口茶,表情淡淡道:“君子报仇,十年也不晚。”

“可我不是君子!”苏云欢冲口而出,敛眸看向自己紧握的粉拳:“我岂能让恶人逍遥法外十年!我要让他们如何拿了我的,就要如何还回来,并且加倍奉还。”竟是将这些天来郁结于心的悲愤宣泄出来。

韶华倾侧脸看向苏云欢,见她绷着个脸,情绪激动的样子,古井无波的表情终于起了一丝变化。

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韶华倾开口:“这么说,你已经有计划了?”

苏云欢见他那抹微笑几乎淡得看不出来,耸肩道:“还没,哪有那么简单。不过,还是要谢谢韶公子的帮助,等将来我有钱了,必当百倍奉还。”

韶华倾闻言,只是笑笑。

------------------------------------------------------

明天发最后一章试读,然后应该还会有两篇《毒女为夫》的番外,至此就会告一段落专心去码新文了。新文是《很萌很嚣张:第一女奸商》,希望各位小伙伴喜欢。

I954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